分享

爱在无言间,父亲!

 城市的微光 2022-06-19 发表于河南

今天是父亲节,一个感恩父亲,或者重新梳理和父亲关系的日子。在中国这个男人不善向孩子表达的国度,大家看得最多的、听得最多的、谈得最多的,是母亲。

相较于母亲的碎碎叨叨,父亲的爱,往往安静无声。但有他在,不管你在哪里、干什么,总会感到一份坚定与心安。

或许,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里还有个“父亲的孩子”,还像小时候那样认为,“有老爸给我撑腰”。至少,内心的“小孩”是这样认为的。

那天和同事思宇聊天,他说,"我们一直在走一条路,那就是回家。"我深以为是。

回到家中,不管再乱、再简陋,都能一觉睡到自然醒。用思宇的话来说,超级“Relax”(放松)。

有父母在的家里,能治愈人,尤其是我们这些在外漂泊的浪子。

下面这篇小短文写于2022年5月28日,今天一字不改再次分享。祝天下父亲,节日快乐。

晚上爸打电话来,问我忙不,在干什么?

爸说他自己的秧插完了,进去帮外公插秧,明天还有一天就弄好了。我能想象,一个50多岁,一个70多岁,在田里弯腰插秧,是怎样的样子。

爸还说,苏家角的苏宝比他年纪还小,但瘫痪在床。他儿子和我小弟关系好, 爸就去他家帮衬插一天秧。爸说,“看着他家那么不容易,咱也没什么钱,出把力还是可以的。”

从我初中开始,他开始生病。心中的“英雄”不再。而我,从那时起,成了最懂事的孩子。也很少向别人提起他。

然而,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他对老人孝顺的行为,对他人善良的、憨厚的、甚至被其他人称之为“笨的”、“无能的”农民形态等等,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

永远记得2018年秋天的一个晚上,在操场和博士文慧姐散步的场景。她说,“想一下他也不想自己生病,也想出去挣钱,也想让家里过得更好......然而,他不能。”


(习惯如此,爱也是,太重,会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告诉自己,“不努力、不出人头地你就等着像他一样被周围人笑话吧!”所以我一直走,一直做,一直学,不敢停下。和女孩子谈恋爱,都成了“浪费时间”。

这么些年来,人生的重大决定、如何抉择,都是自己。心里总感到,无人依靠,也无人可请教。

在外“混”久了才发现,浪子之所以成为浪子,是因为心里有家。我持续前进的动力,大都源于此。

虽然现在不为了出人头地、避免被人笑话而努力,但还是会为了“能因为我而变得更好”而努力。如果有余力的话,还是会继续像我爸一样,尽可能的去帮助,去治愈,尽可能的“甘为人梯,近我者好。”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