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吴昌硕晚年行书,排山倒海之势、无可匹敌之气!

 聽雨軒sjh 2022-06-21 发表于福建

吴昌硕(1844.8.1—1927.11.29),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今湖州市安吉县)人。吴昌硕与虚谷、蒲华、任伯年齐名的“清末海派四杰”。吴昌硕是晚清著名画家,书法家、篆刻家,为“后海派”中的代表。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长。初名俊,又名俊卿,字昌硕,又署仓石、苍石,多别号,常见者有仓硕、老苍、老缶、苦铁、大聋、石尊者等。

吴昌硕的书法以篆书、行草为主,以篆书成就最高。今天,我们欣赏的行书。吴昌硕晚年以篆隶笔法作行书,笔势奔腾,苍劲雄浑,不拘成法。

图片

吴昌硕《行书风波尘土五言联》

纸本行书 130×32cm×2 1922年 西泠印社藏 

释文:风波即大道,尘土有至情。 
款署:一亭先生崇仰禅宗,潜心精奥,谨以佛祖劝励勉语为坐右箴,是可见其玄妙独到处也。壬戌人日,吴昌硕年七十又九。 

吴昌硕晚年内心多数时间还是平静安定的,他等来了一生中难得的安定富足的生活,艺术上的地位如日中天,还有诗、画等艺事上的好友常常来往交游。

也就是在这一年(吴昌硕79岁时),1922年壬戌年的人日,正月初七,他为挚友、虔诚的佛教徒王一亭书写了一副很著名的对联:“风波即大道,尘土有至情。”在款署处吴昌硕写道:“一亭先生崇仰禅宗,潜心精奥,谨以佛祖劝勉警语为座右铭,是可见其玄妙独到也。”可见这两句是佛经上的话,是王一亭喜爱的。吴昌硕生平虽不信佛,但中国文化中儒、道、释三家本是相通相融的,加之常与精通释典的沈曾植、笃信佛教的王一亭来往,吴昌硕对佛家也并不陌生。

图片

吴昌硕《行书七言联》

款识:金钟大镛在东序,青海黄河卷塞云。

本联句集自杜陵〈寄裴施州〉及〈喜闻盗贼总退口号五首〉,以大字行书张之。笔道遒劲,精气盈贯,墨韵淋漓,烟云满纸,乃昌硕晚岁应友所嘱之力作。

缶老笔砚生涯甚勤,为他人作品题跋不少,惟本身书法具同期艺友亲题者却极稀。本联即有于右任楷书长题于上下联,概述缶老生平并论其艺事,而沈寐叟门人谢凤孙题于裱绫上,细述与缶老交往之因缘。两跋皆书于一九二四年,即本联写竟后两年,时缶老高龄八一,仍活跃于海上艺坛,地位正如于右老跋上曰「海内外艺术家望若山斗」,创作力仍旺盛如昔,不逊壮年之笔,从本联之大气磅礡堪证之。

图片

吴昌硕《行书十二言联》

此幅行书楹联为吴昌硕八十三岁时所作。通观之,此联行书纯任自然,一无做作,下笔迅疾,痛快淋漓。虽为楹联,却有排山倒海之势。恰如其晚年时的壮心不已,因而用墨浩然,用笔豪肆,老辣苍劲,力能扛鼎,以波状线条出之,跳荡灵动,富有韵律,不计工拙,不斤斤于细部点画的描绘,从而体现出“豪迈、爽利、泼辣”的崇高之美。用笔老笔分披,穷尽变化,中锋为本,亦善施侧笔,形成苍茫高远、立体感极强的笔致。

独观上下两联,结字较为狭长,体现字势,用笔老辣奔放,熟中有生,气长神旺。下笔转多藏锋,坚挺凝炼,不涩不疾,亦涩亦疾,更得“锥划沙”、“屋漏痕”之妙趣。正如沙孟海先生所说:“常是正锋运转,八面周到,势疾而意徐,笔致如万岁枯藤,古朴拙见。”这与他早年的作风迥然相殊。正应了其自言“所作隶、行、狂草也多以篆籀笔法出之”之语,别具一种占茂流利的风格。

图片

吴昌硕《行书十四言联》

题识:铁禅属句,幸指正。时丙寅良月,同客芦子城北隅。安吉吴昌硕,年八十三。

《行书十四言联》作于1926年,是缶老去世前一年的作品。联文语出《菜根谭·应酬篇》。

《菜根谭》是一部论述修养、人生、处世、出世的语录世集,揉合儒家中庸,道家无为,释家出世三教精髓。文辞优美、对仗工整、含义深邃。顺应机缘即遣用机缘,好似飞舞的蝴蝶与飘飞的落花共同适应;顺应事机自然没有事情,宛若完满的月亮与杯盂的清水一样圆满。联文意涵可谓代表了缶老历经人生顺乎自然,无为自在的心境。十四字长联甚为特殊。

图片

吴昌硕《行书七言联》

纵133. 5厘米横32.5厘米 

南京博物院藏

释文:倒卷黄河作飞雨,招呼明月到芳尊。

图片

吴昌硕《八十自寿联》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书法字典网◎有益分享

图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