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汽研双碳系列之三】:《欧盟电池与废电池法规》解读

 一点进步 2022-06-22 发表于山东

随着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发展新能源汽车已然成为我国从汽车大国迈向汽车强国的必由之路,也是应对气候变化、实现双碳目标的战略举措。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关键零部件,受到的关注程度日渐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3月10日,《欧盟电池与废电池法规》(以下简称《新电池法》)在欧洲会议(全体会议)中投票表决通过,引发国内外电池产业相关企业的广泛关注。新法规要求远多于原欧盟《电池指令》,尤其是增加了碳足迹等要求,对此中国汽研政研中心就新法规做以下解读。

一、法规详解:新电池法规“新”在何处?

欧洲作为最早迈入工业时代的地区,最早遭受工业污染,因此欧洲特别重视环保问题,尤其是电池环保问题。早在2006年9月26日欧盟就提出了《电池指令》,此后不断加严对电池的环保要求。

《新电池法》在2020年提出的《新电池法规提案》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新增了部分要求。《新电池法》将电池分为便携式电池、车用电池、工业用电池、电动汽车用动力蓄电池和轻型交通工具电池五类,要求所有进入欧盟市场的电池都必须遵守该法规。

《新电池法》涵盖电池整个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在较多方面都提出了“新”要求:

一是“新”在碳足迹要求。《新电池法》要求轻型交通工具电池和内部存储能量超过2kWh的电动汽车电池与可充电工业电池计算产品生产周期的碳足迹,未满足相关碳足迹要求的,将被禁止进入欧盟市场。碳足迹要求分阶段实施:首先是信息披露,根据授权法案制定碳足迹声明;其次是进行分级,在电池上清晰地标注对应的碳足迹性能等级;最后是设定强制性限值,需附有技术文件证明声明的生命周期碳足迹值低于欧盟设定的最大生命周期碳足迹阈值。

二是“新”在电池生命周期各阶段的要求。

(1)在生产阶段,主要是电池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标签和信息两方面要求。针对电池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新电池法》要求:

①限制有毒有害物质含量;

②特定电池的碳足迹要求;

③电池需达到一定的电化学性能和耐用性,并且未来将逐步淘汰不可充电电池;

④再生原材料、便携式电池的可拆卸性和可更换性等。

针对电池的标签和信息,法规要求制造商应在电池标签上注明规定信息,以便终端用户使用和回收。

对于汽车产业需要重点关注的动力电池,其电池标签上应含有基本信息(制造商信息、电池类型等)、容量信息、分开收集符号与超限物质化学符号等信息。针对内部存储能量大于2 kWh的动力电池还应包括一个电池管理系统,该系统包含有关电池健康状态和预期寿命参数的数据。此外,动力电池还应有二维码标签以便访问相关信息。

(2)在质量把控阶段,电池制造商需按规定程序开展合格评定,其中碳足迹、再生原材料成分及供应链尽职调查需经有资质的机构验证。

(3)在经营管理阶段,市场主体(电池制造商、进口商、经销商)有义务制定供应链尽职调查计划,以评估和降低与原材料采购有关的风险。

(4)在报废回收阶段,电池制造商应自费组织废旧电池的分类收集、运输、回收处理等事宜。同时法案规定了最低回收目标,并提出随着回收技术的进步,欧盟将逐步提高最低回收目标。

三是“新”在电池的信息和市场管理要求。

为便于电池的信息追溯,加强审查管理,欧盟决定在2026年1月1日前建立电池全生命周期信息追溯平台。该平台将包含内部存储能量大于2kWh的可充电工业电池和电动汽车电池的信息,分为公众、市场主体和市场监督部门三个级别的访问权限。同时法规规定了欧盟市场监督流程、电池控制和保障程序,并要求缔约当局和缔约实体应采购低碳电池,在联盟内营造良好的低碳电池市场氛围。

同时相较于原有的《电池指令》,《新电池法》电池类型更细化、生产要求更多、目标要求更高、责任要求更为复杂,力图用更严格的要求驱动电池产业绿色低碳转型。

二、影响分析:推陈出新,欧盟意欲何为?

自法规草案提出以来,欧盟委员会及利益攸关方持续针对其内容进行讨论修改。虽然欧盟内部对于法案的某些部分意见不一,但总体目标都是加快《新电池法》的落地实施。欧盟如此积极地推进《新电池法》的实施进程,势必是有所图谋:

一是着力主导全球竞争规则。当今时代,汽车电动化趋势不可逆转,动力电池作为新能源汽车的能量来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在此关键节点欧盟“推陈出新”,势必是想主导电池领域全球竞争规则的制定,把握发展主动权。

二是构建壁垒,缩短身位差距。鉴于在电池生产规模上的劣势,欧盟“另辟蹊径”,制定电池相关法规和标准,通过构建壁垒来为其电池产业争取有利地位,缩短身位差距。

三是诱使外部资本在欧洲当地建厂。《新电池法》将促进对可持续低碳电池的投资,规定制造商需达到电池的碳足迹要求和目标回收比例,间接给电池制造商带来了压力。由于在欧盟本土能够实现更低成本的低碳制造和废弃电池回收,《新电池法》的实行将诱使大量外部电池企业在欧洲建厂,为当地带来大量资本。

四是加速实现电池产业的数字监管。随着法规要求的日渐严格,传统监管方式综合成本不断升高,数字监管正为监察工作的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欧盟拟通过建立电池全生命周期信息追溯平台来加速实现产业数字监管,达到公开透明、精准治理的效果。

五是强化相关企业主体生产责任。《新电池法》对于电池生命周期的各阶段都做出了明确要求,要求企业自行监测、定期报告、信息公开和组织回收处理,督促企业加大对污染治理的投入、提高绿色低碳生产水平。

三、国内应对策略建议

电池在整个新能源产业链中占据重要地位,是未来“双碳”道路上不可或缺的一环。虽然我国在电池生产技术和制造规模上具有优势,但在电池的环境监管治理方面还需补强。面对“来势汹汹”的《欧盟电池与废电池法规》,我国也应当及时“亮剑”,积极应对。

一是优化产业生态,紧抓回收利用。应结合产业实际情况出台相关政策,督促企业积极响应、切实执行,自上而下优化产业生态,做好电池回收利用工作,形成良好产业循环。

二是强化生产节能,实现低碳发展。动力电池制造阶段碳排占比较高,生产节能潜力大,应提高电池生产节能水平,建立绿色低碳电池产业链,助力我国电池领域实现低碳发展。

三是夯实技术研发,兼顾安全绿色。产业发展,技术为基。在提高产能的同时,应重视安全性能的同步提升,加强绿色低污染材料的研发,避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

四是加强数字建设,做好数据储备。应注重信息与数据管理,加强数字建设,搭建全生命周期信息追溯平台,从全生命周期角度分析电池产业链不足之处,加强电池市场管理,提出有效应对措施。

内容来源:政研中心

编辑:办公室(党委宣传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