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67057杜甫五律《秋日寄题郑监湖上亭三首》读记

 小河西 2022-06-23 发表于广东

杜甫五律《秋日寄题郑监湖上亭三首》读记

(小河西)

秋日寄题郑监湖上亭三首

碧草违春意,沅湘万里秋。池要山简马,月净庾公楼。

磨灭余篇翰,平生一钓舟。高唐寒浪减,仿佛识昭丘。

新作湖边宅,还闻宾客过。自须开竹径,谁道避云萝?

官序潘生拙,才名贾傅多。舍舟应转地,邻接意如何?

暂阻蓬莱阁,终为江海人。挥金应物理,拖玉岂吾身?

羹煮秋莼滑,杯迎露菊新。赋诗分气象,佳句莫频频。

此诗作于大历二年(767)秋。时杜甫客居夔州。郑监即时任秘书少监兼江陵少尹(从四品)的郑审。详参《67051杜甫五排<秋日夔府咏怀奉寄郑监李宾客一百韵>读记》。时郑审与杜甫应有书信往来。

碧草违春意,沅湘万里秋。池要山简马,月净庾公楼。

磨灭余篇翰,平生一钓舟。高唐寒浪减,仿佛识昭丘。

碧草:青草。《招隐士》(汉-淮南小山):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贻袁常侍》(梁-江淹):幽冀生碧草,沅湘含翠烟。《春台引》(唐-陈子昂):感阳春兮生碧草之油油,怀宇宙以伤远,登高台而写忧。

阮湘:沅水和湘水。屈原遭放逐后,曾长期流浪沅湘间。

山简:晋大臣山简(253-312),永嘉三年(309)出任征南将军,都督荆湘交广四州诸军事,镇襄阳。《晋书-山简传》(卷43):山简字季伦。平雅有父风。出为征南将军。简优游卒岁,唯酒是耽。诸习氏,荆土豪族,有佳园池,简每出嬉游,多之池上,置酒辄醉,名之曰高阳池。时有童儿歌曰:'山公出何许,往至高阳池。日夕倒载归,茗艼无所知。时时能骑马,倒著白接䍦。举鞭向葛强,何如并州儿?强家在并州,简爱将也。

庾公楼:传为武昌南楼。《晋书-庾亮传》(列传第43):“亮在武昌,诸佐吏殷浩之徒,乘秋夜往共登南楼,俄而不觉亮至,诸人将起避之。亮徐曰:'诸君少住,老子于此处兴复不浅。’便据胡床与浩等谈咏竟坐。其坦率行己,多此类也。”

篇翰:篇简;诗文。《拟古》(南朝宋-鲍照):十五讽《诗》《书》,篇翰靡不通。

高唐:战国时楚国台观。传说楚襄王游高唐,梦见巫山神女,幸之而去。《高唐赋》(战国-宋玉):昔者楚襄王与宋玉游于云梦之台,望高唐之观。高唐观本在云梦泽,后人误以为在巫山。《谒巫山庙》(前蜀-韦庄):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似哭襄王。

昭丘:春秋楚昭王墓。在今湖北当阳县东南。《登楼赋》(汉-王粲):北弥陶牧,西接昭丘。李善注引《荆州图记》:当阳东南七十里,有楚昭王墓,登楼则见,所谓昭丘。《赠西府同僚》(齐-谢朓):驱车鼎门外,思见昭丘阳。

大意:没有春天的碧草萋萋,因为现在夔州阮湘万里皆秋。您的湖应像山简常往的高阳池,您的亭上月光皎洁或像庾公曾登的南楼。岁月磨灭俺只剩一些诗篇,平生始终留着那一帆钓舟。待冬天三峡江浪稍减(俺就出峡),俺现在就仿佛看到王粲荆州登楼所见之昭丘。

新作湖边宅,还闻宾客过。自须开竹径,谁道避云萝?

官序潘生拙,才名贾傅多。舍舟应转地,邻接意如何?

宾客过:典郑驿留宾。《史记-汲郑列传》(卷120):郑当时者,字庄。孝景时,为太子舍人。每五日洗沐,常置驿马安诸郊,存诸故人,请谢宾客,夜以继日,至其明旦,常恐不遍。以此典称颂喜贤好士,礼敬宾客。

云萝:藤萝(藤茎屈曲攀绕如云之缭绕)。《游思赋》(南朝宋-鲍照):结中洲之云萝,讬绵思于遥夕。《送清远上人归楚山旧寺》(唐-孟郊):水寺一别来,云萝三改阴。

官序:官吏的等级次第。《送李补阙摄御史》(唐-孙逖):官序惭先达,才名畏后人。

潘生拙:像潘岳拙于为官。《闲居序》(晋-潘岳):弱冠涉乎知命之年,八官而一进阶,再免,一除名,一不职,者三而已矣。虽通塞有遇,抑亦拙者之效也。昔通人和长舆之论余也,因谓拙于用多。称多则吾岂敢,言拙信而有征。方今俊乂在官,百工惟时,拙者可以绝意乎宠荣之事矣。《酬王履震游园林见贻》(唐-张九龄):既负潘生拙,俄从周任官。

贾傅:汉贾谊,因曾官长沙王太傅。

大意:您新在湖边建了住宅,还听说您曾在新宅接待宾客。自然应有竹荫小径,谁说需要避开藤萝?您做官像潘岳一样笨拙,您才气名望比贾谊还多。在俺舍舟登岸转赴它处之前,咱们在江陵做邻居如何?

暂阻蓬莱阁,终为江海人。挥金应物理,拖玉岂吾身?

羹煮秋莼滑,杯迎露菊新。赋诗分气象,佳句莫频频?

蓬莱阁:借指秘书省。详见《67051杜甫五排<秋日夔府咏怀奉寄郑监李宾客一百韵>读记》。郑审兼秘书省秘书少监。

江海人:指浪迹四方,放情江海之人。《自叙》(南朝宋-谢灵运):本自江海人,忠义感君子。《晦日游大理韦卿城南别业》(唐-王维):与世澹无事,自然江海人。

挥金:挥霍钱财。《饮酒》(-陶潜)虽无挥金事,浊酒聊可恃。

拖玉:衣襟下垂带玉佩。喻指显贵。《西征赋》(晋-潘岳):飞翠緌,拖鸣玉,以出入禁门者众矣。《季夏送乡弟韶》(唐-杜甫):舍舟策马论兵地,拖玉腰金报主身。

莼羹:《晋书-文苑列传-张翰》(卷92):张翰字季鹰。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露菊:《饮酒》(东晋-陶潜):秋菊有佳色,浥露掇其英。西京杂记》:菊花舒时,并采茎叶,杂黍为酿之,至来年九月九日始熟,就饮焉,故谓之菊花酒。

大意:暂在秘书少监位置上受阻,毕竟是放情江海之人。挥霍金钱只要符合道理,俺那是拖玉腰金之身?秋天煮莼羹清香滑嫩,杯中迎露菊味道清新。赋诗也看气节景象,佳句难道不是频频而来?

这组诗是寄题诗。首章想象秋日湖亭,表达向往之意。首联想象大环境。万里秋天,碧草凋落。(以碧草起,让人想象郑审遭贬。)次联写湖亭。湖如山简去的高阳池。亭如庾公登的南楼。(用典贴切。)三联写自己。光阴荏苒,岁月磨灭,俺唯篇翰可寄,扁舟可往。末联表达向往之意。待天寒浪减,俺要出峡。

次章想象湖边之宅,表达为邻之意。宾客过暗赞郑之热忱。竹径写宅之高雅。云萝写宅之自然。三联写郑虽拙于官场却才名天下。末联表达为邻之意。

末章想象湖亭相会。首联写郑。暂在秘书少监遭贬,毕竟是江海之人。次联赞郑监建湖亭住宅。花钱只要有道理,咱这种人不是拖玉之身。后二联想象会面。莼羹滑嫩菊酒清新,一起吃喝。分景赋诗佳句频频,一起题诗。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