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如今,我们为什么不能随便批评?

 闲野之家 2022-06-24 发表于天津

图片


人类之所以进步,
是下一代不听上一代的话。

——倪匡 


批评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特别是如今,更是如此。我有个法律行业的朋友,因为最近批评一些事情,被封号。

他找我痛诉,为什么不能批评呢?批评的事情岂不是合理且合法呢?

其实,我们的传统文化,本质上不会讨论应不应该批评,而喜欢讨论批评与不批评之间的度。

所以,我们推崇东方朔之类的人物。我们把这个度称之为“传统智慧”。

 01. 
 郑武公伐胡 
 有些批评意见,是需要有人垫背 


昔者郑武公欲伐胡,故先以其女妻胡君,以娱其意。因问于群臣:“吾欲用兵,谁可伐者?”大夫关其思对曰:“胡可伐”。

武公怒而戮之,曰:“胡,兄弟之国也,子言伐之,何也!”胡君闻之,以郑为亲己,遂不备郑。郑人袭胡,取之。

两个小故事,可以重新理解中国传统的“批评”。

韩非子其实是故事大王,除了削足适履这样的故事,他还讲了很多的故事。

其中有两个故事,非常有意思。一个故事是郑武公伐胡,说的是郑武公准备攻伐胡国,但是他先把女儿嫁给了胡国的国王。

然后,他还假惺惺地问,我准备攻打胡国,大家觉得可以不呢?大臣关其思说,大王整得好,胡国可以打。

然后,郑武公就杀了关其思,说这是我女婿的国家,你说打?啥意思!

这事胡国听着很高兴,觉得老丈人仁义;于是,郑武公趁其不备,直接攻击胡国。

你看,关其思说错了吗?没有说错!但是为什么还是被干掉呢?

因为,政治需要你这样的言论,需要以这样的话语来祭旗,来迷糊对手,如果你不知道这背后的核心逻辑,匆忙表达,大概率会被牺牲掉。

传统智慧中的批评,不在于你说得对不对,而在于如何利用你的批评达到他的目的。

图片
 02 .
 宋人失窃 
 有些批评的对与错,在于谁在说。

宋有富人,天雨墙坏,其子曰:“不筑,必将有盗。”其邻人之父亦云。暮而果大亡其财,其家甚智其子,而疑邻人之父。

此二人说者皆当矣,厚者为戮,薄者见疑,则非知之难也,处知则难也。

韩非子还讲了一个故事。说宋国一个富人,有天雨大围墙倒了。他儿子告诉他,不修好,容易被偷哦。他不听,然后邻居也提醒他,喂,注意哦,不修的话,容易被偷哦。

结果,真的被偷了。但是这个宋国富人的反应很有意思,他对儿子说,哟,可以哦,这么聪明,能够预料风险,不错哦。

但是他对邻居呢?哟,啥意思,你说偷就被偷了,是你偷的吧!这把邻居气得半死。

同样的批评建议,他儿子说的话,他觉得可以接受,觉得很聪明的;但是别人说的,他却觉得这是有问题的。

身份的不同,带来了批评的不同效果。就像河南红码的事情,别人说什么不重要,但凡你说什么,你就麻烦了。

为什么呢?自己人永远是自己人,说错了也是自己人;而别人永远是别人,说对了,也是别人。

结果是什么?大家都思考该如何站好立场,而不是如何做出批评意见。这就是我们今天的悲哀。

如今,我们不批评了,这个社会就更好吗?

法律的意义,是如何技术性保护批评,还是以技术的方式惩罚批评?

这恐怕也是一个更大,更重要的话题吧。

我们幸运的是,韩非子都死了2000多年;但是,我们遗憾的是,这些逻辑,依然在重演。

图片

一些另外的话

有人的地方,就有信心。
信心不在于某一个,而是一群人。
基于此,我们开启了特别活动:

东北三省,传统律所改革研讨会。
我们从哈尔滨、长春,再到沈阳,
做调研,与大家一起探讨变革之路。
第2站,明天下午,吉林长春。


另外,我们将这些调研,

这些不断探讨与研讨,

形成的思考,我们将在小范围分享。

这也是我们发起小范围的俱乐部初衷:

共同寻找面对未知的“未来地图”。

如有兴趣,

扫码加入「法律先生梦想家俱乐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