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平儿生活在琏凤夫妇之间有多难?

 少读红楼 2022-06-24

本文音频:平儿生活在琏凤夫妇之间有多难?

宝玉服侍平儿理妆一回,他对平儿是充满了同情和怜悯的,原文有这么一段话: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帖,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

因此,可以想象,夹在琏凤夫妇之间的平儿,活得有多么不容易了。平儿之所以活得不容易,是因为她的身份太特殊了。

首先,她是王熙凤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鬟,这个身份决定了,平儿必须要忠于凤姐,因为只有忠于王熙凤,她在贾府才有活路。

螃蟹宴一回,平儿曾说过这么一句话,跟着凤姐一起嫁过来的丫鬟原来有四个人,后来死的死,去的去,就只剩下她一个孤鬼了。

这句话就很值得深思啊,什么是“死的死,去的去”?为什么会这样?平儿这话很可能是指向王熙凤的,只不过凤姐毕竟是她的主子,她不可能背后对着众人直接抱怨凤姐狠毒。

贾琏小厮兴儿曾对尤二姐说过王熙凤,丫头们多看贾琏一眼,她都能打个烂羊头,可以想象,如果跟着凤姐陪嫁过来的丫鬟中,但凡有两个与贾琏眉来眼去没有保持距离的,凤姐会怎么收拾她们。

四个陪嫁丫鬟,结果只剩下平儿一人,她一句“死的死,去的去”,写出了平儿能在王熙凤身边活下来,有多么不容易,她但凡与贾琏走得近一点,也许王熙凤都不会留她到今天。

按王熙凤醋妒的性格,平儿稍微对贾琏主动一点,估计也早就成了“死的死,去的去”中的一员了。要么将你治死,要么把你赶出去配人,这样的结局,也是那个时代,大多数与男主子有染的丫鬟的下场。

你看金钏儿如何,王夫人身边的大丫鬟,仅仅只是与宝玉调笑了几句,就被王夫人打了一巴掌赶了出去。未必她们真的与男主子们有什么实际上的越礼行为,可奈何女主人宁可错杀不会放过啊。

其次,平儿是贾琏的通房丫鬟。其实她这个通房丫鬟,名不副实,只是凤姐后来发现贾琏太风流,与其让他在外头拈花惹草,不如用一个平儿做了她的屋里人,来拴住他。

凤姐这样做,基于两点考虑,一个是显出她贤良的名儿,意思好像在说,我可不是那不容人的人。一个是平儿是她的心腹,即便是做了贾琏的通房丫鬟,也不会翻出什么大的浪花,还多了一个人管贾琏,何乐而不为?

只是苦了平儿,她明知王熙凤并非真心要自己做贾琏的通房,完全就是为了她自己的私利考虑。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有这样的名分了,无论平儿怎么想,贾琏自然会对平儿有想头。

也正是这样的想头,害苦了平儿。说出去她是贾琏的通房丫鬟,与贾琏亲热很正常,但平儿比谁都清楚,这不是凤姐本意啊,所以她对贾琏的感情是矛盾的。

她既不能完全不搭理贾琏,又不能时时让贾琏如了意,大约一二年之间,两人也没几次机会能到一起,就这样,凤姐口里还要掂十个过子呢。

其实即便是平儿忠于凤姐,也难免会因为其他的事被怀疑,甚至受到凤姐的打骂,这对平儿来说,也都是家常便饭。

凤姐为了害死尤二姐,没少下毒计,可平儿看不过去,就私下多照顾了一下尤二姐,因为她本性善良,而且她觉得尤二姐有今日下场,跟自己也不无关系。

但当秋桐将平儿的行为告诉了凤姐,凤姐便骂平儿,人家养猫拿耗子,我的猫只倒咬鸡。平儿听了这话,也不敢多说,从此也就远着尤二姐了。

虽然只是个下贱的丫鬟,可她也是人,她对王熙凤那么忠诚,尽心尽力做她的心腹和助手,可到头来,一个外来的秋桐一句话,她就成了凤姐眼里的阿猫阿狗,平儿怎能不难过呢?

贾琏与鲍二家的偷情一回,原本不干平儿什么事,是王熙凤的醋妒,贾琏的好色导致了夫妻之间的一场大战,可两人都没发泄的地方,于是王熙凤打平儿,贾琏也打平儿,可怜的平儿,成了夫妻俩的出气筒。

面对王熙凤,既要忠诚,又不能像她那样过于狠毒,背着凤姐之时,平儿难免就会按照自己的行为准则来为人处世,不被凤姐发现还好,一旦被凤姐发现,她的平和善良也会成为一种错。

面对贾琏,她不能完全拒绝,但又不能太过亲近,即便她能保持理智,拿捏好分寸,可用下半身思考的贾琏不会啊,一旦二人走得太近,打得火热了,可以想象,最终受伤害的不会是贾琏,还是平儿啊。

贾琏和王熙凤,一个又俗又风流,一个又妒又狠毒,只能说,夹在琏凤夫妇中间做人的平儿,简直是太难了啊。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