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会尊重一个人死的权力吗?

 心理咨询师拉拉 2022-06-26 发表于广东

昨天重温了一遍2002年的传记电影《时时刻刻》(《The hours》),影片从三个时空,讲述了三个女性的一天,弗吉尼亚.伍尔夫的1921年,劳拉.布朗的1953年,克拉丽萨.沃甘的2001年,探讨了从女权主义运动兴起到现在,束缚女性的,有什么东西?

伍尔夫所处的二十年代,正是女权运动兴起的时代,那个时代,女性已经不甘于做一个家庭主妇,比如伍尔夫,她已经作为一个全职作家开始写作,她的丈夫也很支持她,并为她开了一个出版社,专门出版她的小说。她虽然不用做家务,却还是要管家务,她害怕仆人,不敢对她们发号施令,引来仆人的不屑,姐姐的嘲笑。丈夫待她极好,给她请医生看病,并且为她搬离了伦敦市区到了郊区,只为能治好她的精神病。在外人看来,优渥的物质生活,体贴的丈夫,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伍尔夫应该感到幸福才对,可伍尔夫还是觉得压抑,困惑,焦虑。

她不想吃早餐,只想写作,可丈夫说为了身体健康,她必须吃饭;她不想管家务,可是仆人们没有主人的指令,却不知道该准备什么招待客人;她不想看医生,不想听医生的话,可是丈夫却觉得这一切都是为她好,她必须听医生的。这些细微琐碎的事情,让她感觉到了生命的不自由,她不能自由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她不能不吃饭,不能不看病,不能选择城市生活,虽然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可是,身体和精神健康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比自由还重要?换句话说,为什么死亡那么可怕?亲人们为什么那么害怕她精神病复发和死亡?她想自由地选择死亡,可是人们不让,虽然最后她还是自杀了,但人们依旧无法理解她。

而二战之后的家庭主妇劳拉.布朗,她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两个可爱的孩子,家庭生活幸福美满,可她却因为无法顺利地在丈夫生日当天做出一个蛋糕而倍感挫败,连家庭主妇都做不好,她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最后她虽然放弃了自杀,但在生完二胎之后就抛夫弃子,离家出走,在一个图书馆当了一辈子的图书管理员,她的丈夫,女儿,儿子都先后死去,晚年当她回首往事的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后悔,可是在当时,那是她唯一的出路,假如她不选择离家,那她可能也会自杀。谁能理解她的选择呢?即便二十一世纪的年轻女孩,刚开始都叫她“怪物”,无法理解她当初的选择。

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克拉丽萨·沃甘,她是个编辑,还是个同性恋,她选择了试管婴儿养育了女儿,并且和同性爱人住在一起,无论和爱人还是女儿的关系都很亲密,她也有很多朋友,喜欢办聚会,可是她的诗人男性朋友因为艾滋病无法生活自理,想要寻求死亡,最后也的确跳楼自杀的时候,她无法接受,也不知道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表面看,这一代女性够独立,也够自由,完全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在生活,可她们还是困惑,焦虑,迷茫,为什么?

女权主义运动的初期,我们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来自男性的压抑,所以我们的抗争对象通常是男性,但是到了后期,来自男性的压抑并没有那么明显或者已经消除的时候,我们抗争的对象又是什么呢?

是来自对生命意义的思考,作为一个独立的女性,或者说,作为一个独立的人,我们应该如何生活?我们应该如何去度过自己的一生?假如我们想放弃生命,我们可以吗?如果不可以,又是为什么?不是说好自由独立了吗?为什么我们不可以自由独立地处理自己的死亡呢?

很多男性说尊重女性,很多人们也说自己尊重他人,那么,你们是怎么尊重的呢?你会尊重妻子(亲人朋友)生病不看病的权力吗?你会尊重她不做家务不养育孩子的权力吗?你会尊重一个女人抛夫弃子只为了过自己生活的权力吗?你会尊重一个人变"坏"的权力吗?你会尊重一个人悲观消极,不努力(丧,躺平佛系等)的权力吗?你会尊重一个人选择

死亡的权力吗?

什么才叫尊重呢?尊重一个人的生命状态,到底应该怎么尊重?

而对于女性,或者每一个人,到底又该如何尊重自己呢?


想起在做心理咨询工作的时候,会有来访者说,他们觉得活得很痛苦,想死。初期的时候,我也会纠结,人们觉得咨询师是最尊重,接纳和包容的,那我要不要尊重他们选择死亡的权力呢?假如他们最后选择了死亡,那么心理咨询师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来访者选择死亡,对心理咨询师的冲击是那么强烈,他们似乎在否定你存在的意义,逼着你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思考这个问题。

那些总想帮助别人的咨询师(或者普通人),假如你的来访者们(别人)不想被帮助,你又该如何自处?

说到底,当我们脱离关系来思考存在的意义,这个意义到底是什么?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