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珍为什么对贾蔷格外疼爱?

 少读红楼 2022-06-27

本文音频:贾珍为什么对贾蔷格外疼爱?

贾蔷是宁国府的正派玄孙,原文说他父母早亡,从小跟着贾珍过活,又说他仗着有贾珍溺爱,便到处斗鸡走狗,赏花玩柳。

也就是说,这贾蔷虽然没了父母,但是贾珍这个长辈对他非常疼爱,所以整个宁府的族人,没有敢来触逆于他。

至于贾珍对贾蔷为什么格外疼爱,历来也有不少解读,有一种说法似乎得到了不少读者认可。

贾珍这个人什么德行,我们都清楚。他虽然是贾府族长,可完全是个没有人伦和品行的败家子弟。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一回,就明确说了,这珍爷哪里肯读书,只一味高乐不了,把宁国府竟翻了过来,也没有人敢来管他。

冷子兴对贾珍的这番评价,不是无中生有,原文有不少例证。比如众所周知的贾珍与儿媳秦可卿爬灰之事。这件事,宁国府人人知道,但如果不是焦大醉骂了出来,人人都装作不知道。

后文贾敬死亡,贾珍还在服丧期间,但早已忍不住了,于是借着习射的名义做聚赌宴饮之实,还专门找了两个粉妆玉琢的娈童来伺候。

基于这些事实,不少人推断认为,贾蔷也曾是贾珍的娈童,所以才那么疼他。原文也有相关证据指向了这个结论。

原文说,贾蔷“如今长了十六岁,比贾蓉生的还俊俏风流。”又说“宁府人多口杂,那些不得志的奴仆们,专能造谣诽谤主人……”所以,后来贾珍听着风声不大好,自己也要避嫌,这才让贾蔷搬出去自立门户过活去了。

原文的这段情节,似乎是指贾珍和贾蔷之间的关系,不是叔叔与侄子那么简单,还有某种更深层更隐秘的关系。

这种推论到底可不可信呢?我们先不着急下结论,我们继续分析贾珍疼贾蔷的另外一个可能,这个推论可能不少人都没想到。

焦大醉骂一回,曾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句话该怎么理解,也存在不小的争议,尤其养小叔子这句话。

爬灰的爬灰,目前多认为就是指贾珍和秦可卿之间,而养小叔子具体指谁,没有统一答案。有人认为是秦可卿与贾蔷,也有人认为是贾珍与贾蔷之母。

秦可卿与贾蔷我们且不说,就说贾珍与贾蔷之母,如果这个推论属实,那么贾蔷的身份就很可疑了。有人据此认为,贾蔷也许并不是贾珍的侄儿,而是他的私生子,所以他才那么疼贾蔷。

这样的推断,虽然从逻辑上来讲,没什么毛病,但最大的bug是,原文并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指向此事。

也就是说,这个推论,从根上来讲,缺乏有力证据。而且,原文交代的很清楚,贾蔷是父母早亡。关于其母,后文也没有任何文字提及,所以这个无中生有的推论,很多人并不认同。

那么,贾珍对贾蔷的格外疼爱,还有没有别的什么靠谱的原因呢?当然有!

贾珍这个人,虽然在私生活上十分混乱,爬灰、娈童,与两个小姨子打得火热,在乱伦这件事上尽情发挥着人类的禽兽行径,但人都是多面的,就办事能力和对族人的关心上来看,贾珍还是靠谱的。

乌进孝交租一回,贾珍亲自指导并看着将年货分给族中贫寒子弟,就是很好的例子。

贾珍没有将乌进孝交的租子全部私吞,而是分成了几份发出去了。先是留出供祖的来,接着将各样取了些,送到荣国府去。再就是自己留了家中所用的。最后将剩下的一份一份都分好了,让族中的子侄来取。

而且,贾珍训斥贾芹时,也说了:我这东西,原是给你那些闲着无事的无进益的小叔叔、兄弟们的。那二年你闲着,我也给过你的。

贾芹也是宁国府的子孙,但论关系,他比贾蔷似乎又远了一层,但即便如此,贾珍过去也从没亏待过他,可见贾珍对族中子侄都还算不错的,而且像发年货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一次,而是年年都发。

这么来理解的话,我们就很好懂贾珍为什么格外疼贾蔷了。他原本就是宁国府正派玄孙,与贾珍有很近的亲缘关系。贾珍都能格外照顾族中其他子弟,更不要说贾蔷了。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一回,在提到宁国公生了四个儿子时,有一句脂批说,贾蔷、贾菌之祖,不言可知矣。也就是说,贾蔷也是宁公之后,正如原文说的,他是宁府正派玄孙。

什么是玄孙?就是孙子的孙子,从第一代宁国公算起,他的孙子属于贾府的文字辈,而文字辈对贾蔷来说,则正好又是爷爷辈。因此,贾蔷属于宁国公的四世孙,也是宁府第五代。

私以为,这应该才是贾珍格外疼爱贾蔷的真实原因。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