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纹与李绮,匆匆而过的美人,同样有着悲凉的底色

 少读红楼 2022-06-27

李纹与李绮,是李纨的两个堂妹,《红楼梦》第四十九回时,李纨的寡婶带着两个女儿上京来了,大的叫李纹,小的叫李绮。

也是无巧不成书,在路上遇见了贾府的另外两门亲戚,一是邢夫人之兄嫂及其女儿,一是凤姐之兄王仁,后来,薛蟠的堂弟堂妹也来贾府投奔亲戚。一时间,贾府热闹得不得了,王夫人的上房里,乌压压一地的人。

来了这么多亲戚,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年轻漂亮的女孩们。本来嘛,贾府美女如云,但来到贾府的这些少女里,仍然不乏翘楚,令众人争相观看。

头一个是颜控贾宝玉,在看到这热闹的一幕后,就赶紧跑回怡红院,迫不及待告诉众人:“……更奇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他这妹子,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晴雯自己也是数一数二的美女,早去瞧了一遍后,还特地向袭人道:“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像一把子四根水葱。”

李纹、李绮在四美中,就占了二美,但给人的印象是淡淡的。相比于荆钗布裙,朴实而清淡的邢岫烟,以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堪称长在所有人审美点上的薛宝琴,李纹和李绮,相对而言就平淡许多。

邢岫烟不怎么受待见,从贾母起,众人对她的态度都是爱理不理的,偏偏她身上如闲云野鹤般的气质,渐渐地受到了人们的欣赏和喜爱,就像一杯好酒,初时无味,回味却长。

薛宝琴则是天生的王者,身上的光芒太耀眼,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成为焦点。而李纹和李绮,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背景墙一样,在这热闹之中,也有属于她们的一份,却并不突出,没有鲜明的个人特色。

贾母和贾宝玉一样,是超级颜控,贾母在这几个女孩儿中,最喜欢的是薛宝琴,一见面就成了宝琴的超级粉丝,逼着王夫人认作干女儿,还安排薛宝琴和自己同住同睡,这简直是贵宾中的贵宾啊。

而贾母王夫人是因为喜欢李纨贤惠,且年轻守节,令人敬服,今见他寡婶来了,便不肯令他外头去住。李纨寡婶推辞再三,才带着李纹李绮在稻香村住下来。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贾母坚持,李纨寡婶仍会带着女儿们去外面住。

读到这里,看出了点耐人寻味的东西。其他两家的女儿,都欢天喜地在大观园住下了,而李纨的寡婶,却十分守规矩,不肯轻易叨扰别人。当然也不仅是这个原因,还有就是,大观园里,居然住着一位男子!这个人就是贾宝玉,成日与姐妹家厮混在一起。

虽然贾府的人,尤其是贾母都觉得没什么,都把宝玉当作孩子看。但在李纨的寡婶看来,这其实并不妥,女儿家不适宜和外男见面,这样的事传出去,始终不好听。都是差不多的年纪,薛蝌就避开了,而贾宝玉却赶着趟儿似的看美女,这让李纨的寡婶看来,多少是不理解的。

若说这几家女儿,哪家的家教最严,最看重名声。那一定是李纨的寡婶家了。李纨出自金陵名宦,父亲为国子监祭酒。李纨从小所受的教育,是女子无才便是德,是正统的父纲夫纲那一套思想。这种思想,在贾珠逝后,更是成了她的做人准则。

未出嫁时,做一个乖乖女,出了嫁,做一个贤妻良母,丈夫死了,则洗尽妆容,心如槁木死灰,一心课子,人生好像一眼看得到头。李纨如此,而巧合的是,她的婶子也是一个寡妇。李家对出嫁的女儿是这样的要求,对于作为自己人的媳妇,当然更不能例外。李纨的寡婶,这么多年,日子不会比李纨好过。李纨尚有名字,而她的婶子,读者却不知其姓谁名谁,只是李家的一个寡妇而已。

李家的风气,氛围,让李纹和李绮,不会有着多么跳脱的性子,而且李纨的寡婶,必然也会对女儿更加严格要求,三从四德的那一套,也会言传身教,教给女儿们。李纨带的是男孩子,贾兰还有机会可以上学,可以练习弓箭,和贾环到处玩,可以另有一番天地。而李纨的寡婶带的是女孩子,女孩子是不用读书的,她们的天地更为狭窄,成天与母亲在一起,受到的影响也更深。

这或者可以解释,李纹和李绮,虽然人数上占据了优势,可她们却没有什么表现力,既比不上光彩夺目的薛宝琴,也比不上淡然飘逸的贫女邢岫烟。这不是因为她们长得不好看,宝玉和晴雯早就为她们的美貌盖了章,而是因为,她们太中规中矩,安于本分了。这种安分,也许是一贯以来的性情,也许是来到贾府之前,母亲特意地提醒。母亲生怕麻烦了别人,而女儿们也是低调谨慎。

每个人的人生,都不是完美无缺的,比如薛宝琴丧父,母亲也病重,与哥哥相依为命,与梅家早年订下的婚约,也迟迟没有落到实处,女方家反倒追着男方要出嫁。但薛宝琴走过无数的地方,见多识广,身上自带一股洒脱不羁之气。

而邢岫烟家贫,父母虽在,却不把女儿当回事,但好在邢岫烟曾经拜师于妙玉门下,学得文化的同时,思想境界也提升了不少。而李纹和李绮,可能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还有这么好玩的一个地方,叫作大观园!与同龄人在一起,她们也渐渐地放开了,在大观园里欢快追逐。但到底,她们不能忘了自己的身份。

大观园的玩法很多,赏雪吃烤鹿肉、联诗、赏梅,写诗,花样多多。李纹李绮,依旧并不出彩。当然她们应也是通笔墨的,但从她们的表现来看,貌似对诗词没有太多兴趣。倒是史湘云、林黛玉,薛宝琴占尽了风光。

李纹李绮以及邢岫烟在芦雪庵联诗最少,众人便让她们三人作梅花诗。此时,李纨说,绮儿不大会作,还是让琴妹作罢。真是太谦虚了。于是,两姐妹中,李纹作了一首梅花诗,其中有一句“冻脸有痕皆是血,酸心无恨亦成灰。”倒是颇有心酸凄凉之意,若说以诗识人,李纹的诗,倒颇有林黛玉之风了。

李家的女性们,好像逃不脱命运的捉弄,从李纨到李纨的寡婶。一个“寡”字,就夺走了女性所有的光芒和希望。李家的女儿们,皆以布料为名,取丝绸织物绚烂高贵之意,然而李纨自从守寡后,穿着素淡,连脂粉都不用了。

李纹与李绮,虽是青春正艾,却仍染上了淡淡的悲凉底色。李纨与其寡婶的宿命,对于两个如花的女孩来说,既是鲜明的对照,其实也是一种悲哀的示范。寡妇门前是非多,李纨的寡婶,也会更加看重自己与女儿们的名声,这也造成了,她们的个性比较内敛。

李纹和李绮,住在稻香村时,却被堂姐李纨给宾住了。这是李纨的丫环碧月无意间说出来的。为什么会被宾住?因为李纨不玩啊。可在大观园里,在那些集体活动里,李纨也是挺爱玩,挺会开玩笑的嘛。怎么到了自家侄女面前,李纨就变得无趣了?

大概,她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也颇为忌讳,毕竟跟堂妹们也不常在一起,还是要端一端的。还有一点,应该是两个女孩也不怎么爱玩,比较文静,再加上李纨的身份是寡妇,她们也摸不着底,只好规规矩矩的,免得闹出尴尬,或是被李纨责备。

李纹和李绮,这两个匆匆而过的美人,虽然也是千金小姐,却折射出了一个家族,女性的悲剧,这悲剧貌似离她们很远,但她们的人生,却已被染上了淡淡的底色。但愿这样的悲剧,不要继续上演。

然而在“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的大环境下,她们又真的能幸免吗?有时候,不幸也会像传染病一样啊,当它汹涌而来时,多少人连呼喊都来不及,就被彻底淹没了!

作者:阿五,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