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细说红楼梦里的洗澡,原来曹公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另有深意

 少读红楼 2022-06-28

天气越来越热,更多人都喜欢窝在家里,吹着空调吃西瓜,然而在红楼梦的时代,酷暑之际,古人所能想到的解暑方法,更多还是扇扇子,吃湃好的果子,喝解暑汤以及洗澡这些物理降温的方式。

提到红楼梦里的洗澡,不少人首先想到的是贾宝玉的那次洗澡,这件事是通过晴雯转述的方式交代出来的。

原文31回,宝玉晴雯因为跌扇子闹了别扭,宝玉喝酒回来后就邀请晴雯一起洗澡,没想到被晴雯拒绝了。

晴雯之所以拒绝宝玉,是因为她大概知道,伺候宝玉洗澡,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其实24回里就提到宝玉洗澡的事,他从北静王府回来,准备洗澡,而抬洗澡水的正是秋纹和碧痕。

晴雯说的大约就是上次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的事,她说,还记得碧痕打发你洗澡,足有两三个时辰,也不知道做什么呢。我们也不好进去的。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的,笑了几天。

晴雯言谈爽利,为人光明磊落,这段话应该没有夸张,转述的就是碧痕伺候宝玉洗澡的事实。

地上有水可以理解,大约宝玉洗澡时同碧痕玩水来着,可席子上都有水,就有点匪夷所思了,难不成宝玉中途从浴桶里出来过?还是洗完澡之后上过席子?晴雯当笑话无意说出的一件事,却隐隐透出了怡红细事。

前面我们说过,碧痕抬水那回,发现小红趁她们不在给宝玉倒了茶,立马就警觉起来,“将水放下,忙进房来东瞧西望,并没个别人,只有宝玉,便心中大不自在。”

脂砚斋在“只有宝玉”四字后有一句批语:四字渐露大丫头素日怡红细事也。把这段情节与碧痕伺候宝玉洗澡弄得到处都是水,合起来一起看,就很好理解了。

这大丫鬟伺候宝玉洗澡,可不是单纯的洗澡那么简单呀,也许正是一个借此上位的好机会也说不定呢。

袭人作为宝玉身边的首席丫鬟,也有过一次洗澡的描写,发生在原文第30回,曹公没有写她如何洗澡,而是通过写她洗澡这件事,交代了另外一件事。

这一回,宝玉因为挑逗金钏儿,导致母亲王夫人动了雷霆之怒,后来又遇到了伏中大雨,淋成落汤鸡的宝玉往回跑,却因丫鬟们开门迟了而罕见地发了脾气。

没想到,前来开门的袭人,就这么挨了宝玉的一记窝心脚。虽然宝玉并非有意要踢袭人,以为是别的小丫头开门,可这一脚终究还是落到了袭人身上。

宝玉这一脚可不轻,踢的袭人肋下疼的心里发闹,晚饭都没好好吃。“至晚间洗澡时脱了衣服,只见肋上青了碗大一块,自己倒唬了一跳,又不好声张。一时睡下,梦中作痛,由不得'哎呦’之声从睡中哼出。”

也就是说,宝玉的这一脚,不管踢到哪个丫鬟身上,都不轻,袭人尚且如此,其他小丫鬟可想而知。而这件事,大约也为袭人结局埋下伏笔。

袭人最终是离开宝玉嫁给了蒋玉菡的,有没有可能,从这时开始,她的身体就已经坐下了病根,甚至因此导致了后来的不能生育?因为这一脚导致袭人后来吐血,乃至争荣夸耀之心都灰了。

原文提到,她听人说过,“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命长,终是废人了。”这段话,似乎正是在交代袭人结局,以及她离开宝玉的根本原因。

关于洗澡,曹公还曾提过一嘴黛玉洗澡的事。36回,黛玉宝钗等人原本都在王夫人屋里吃西瓜说闲话,可知此时的天气有多热。

从王夫人屋里出来后,宝钗约着黛玉去藕香榭,“黛玉回说立刻要洗澡,便各自散了。”黛玉为什么那么着急洗澡呢?一定是太热了。

黛玉原本就体弱多病,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如果再加上炎热的天气影响,估计更是没什么精神和气力了,前面都要喝香薷饮解暑汤呢。此时,也许黛玉身上已经出了不少虚汗也说不定,所以她要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

让人有点不解的是,“体丰怯热”“体似杨妃”的宝钗,大热天里竟然一点都不热,与黛玉分手后,她没有回去洗澡,也没有去藕香榭,而是“顺路进了怡红院。”真是令人意想不到之笔。

还记得宝钗扑蝶一回,正是芒种时节,天气渐热,宝钗为了追赶那双月色蝴蝶,一路穿花度柳,结果累得香汗淋漓,娇喘细细,也没扑到。就这,宝姐姐也没说回去洗个澡呢。

刘姥姥二进贾府一回,也被鸳鸯安排着洗了个澡。原文第39回提到,“凤姐知道合了贾母的心,吃了饭便又打发过来。鸳鸯忙令老婆子带了刘姥姥去洗了澡,自己挑了两件随常的衣服令给刘姥姥换上。”

刘姥姥洗澡这件事里,让我们看出了鸳鸯作为贾母身边的首席丫鬟,是如何办事的,也看出了贫富差异。

刘姥姥是村妇,来到贾府这样门庭,如果只是打个秋风就走,自然不可能让她去洗澡,她是因为投了贾母的缘,要留下住几日,所以鸳鸯第一时间便安排刘姥姥洗澡。

在贾府上下人眼中,刘姥姥毕竟是乡下的亲戚,又是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在个人卫生上自然不可能像贾府之人那样注重和讲究,鸳鸯安排人带刘姥姥洗澡,也是为了后面刘姥姥能与贾府的太太奶奶、公子小姐近距离相处。

否则,刘姥姥身上若有什么气味,大家可以想象,这会是一个什么画面。鸳鸯第一时间安排刘姥姥洗澡,既避免了众人对她的嫌弃,也相当于替刘姥姥解决了最担心的问题。你我虽有贫富之分,但都干干净净的,可以坐到一起,岂不是好?

这既体现了鸳鸯的细心周到,把自己的衣服给刘姥姥穿,也表现了她的平和善良。到刘姥姥要走时,鸳鸯还说,“前儿我叫你洗澡,换的衣裳是我的,你不弃嫌,我还有几件,也送你罢。”

看到刘姥姥洗澡,忍不住想起小时候跟着父亲去住在城里的亲戚家,晚上睡觉前,也会被要求洗澡。倒不是他们嫌弃乡下亲戚,而实在是过去的乡下,尤其是冬天,洗个澡不容易。有机会洗澡去去风霜泥垢,睡个清爽的觉,谁不乐意呢?

令人想不到的是,曹公还写过一次香菱服侍呆霸王薛蟠洗澡,并由此惹出了一段闲气。

有天晚饭后,薛蟠“已吃得醺醺然,洗澡时不防水略热了些烫了脚,便说香菱有意害他,赤条精光赶着香菱打了两下。”

不过就是水热烫了脚,薛蟠何至于打香菱呢?因为在此之前,香菱被夏金桂设计,撞破了薛蟠和宝蟾的好事,所以把满腔恶怒都算到了香菱身上。

洗澡水烫脚不过就是个借口,他最终目的还是要打香菱出口气。你看这呆霸王,完全不顾廉耻,赤条精光赶着打香菱。香菱哪里受过这气苦啊。

所以,我们看,红楼梦里的洗澡,可不纯粹是洗澡。碧痕服侍宝玉洗澡,是交代怡红细事。黛玉洗澡是写其体弱多病不禁暑天。袭人洗澡写其病源伏其结局。刘姥姥洗澡是写贫富差异。薛蟠洗澡是写香菱处境。

洗澡这么件小事,被曹公借着壳子写了这么多婉转曲折引人入胜却又处处衔接得严丝合缝的情节,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