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侄女高考后想报建筑学,亲友纷纷反对,作为建筑师我讲了5个经历

 北书房2014 2022-06-29 发表于四川

写在前面:

侄女昨晚从老家打来电话,哭笑不得地对我说:三叔,我们家都开锅了!目测都快打起来了!

我一问原因,才知道侄女正在跟家里商量高考志愿填报的事——侄女的高考分数能上本科,这在教育水平为“第三世界”的故乡的小城殊为不易;而6月29号也就是明天,就要开始第一轮的集中填报高考志愿了。

侄女刚把自己想填报建筑学的想法扔出来,家里的气氛瞬间就像是一瓢冷水浇入了滚油之中。

文章图片1

包括我堂哥堂嫂在内的亲友们纷纷表示反对:闺女,你学啥不好,非要去学建筑学?眼下全国的房地产多不景气呀!你可以读法学院当律师,你可以读医学院当医生,你还可以读师范大学当老师……

侄女还特别补充了一句:我妈反对的嗓门最大呢!

我暗自好笑。话说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堂嫂穿旗袍——高考那几天堂嫂不但华丽丽地穿着旗袍,还举着一根盛开的向日葵,寓意“旗开得胜”和“一举夺魁”。

文章图片2

作为一个在职的建筑师,我其实很理解亲友团的“集体炸锅”——别的就不多说了,单说截止到2022年的上半年,已有200多家房地产企业发布了破产公告。

侄女在电话里笑嘻嘻地说:三叔!现在的战况是我单枪匹马以一敌八,你要不出手帮我的话,我只有举手投降的份儿啦!

我苦涩一笑:帮你?怎么帮你?你爹妈说的话也对呀,难以反驳呢!

侄女急了,冲我开启连珠炮模式:三叔,我跟你一样喜欢建筑学呀!我跟你一样想当建筑师呀!我跟你一样想走南闯北看各种建筑作品呀……

文章图片3

我也顿觉为难,一时语塞。

其一,孩子自己对某个领域有明确而强烈的兴趣,这是难得的好事;在我眼里是好过那些对诸多专业一头雾水或毫无兴趣的人,只知道追着时下热门的专业去填报高考志愿的做法——道理其实很简单:一方面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和动力,能助力未来事业的成功;另一方面“时下热门的专业”,并不等于永远热门。

其二,孩子亲友团所言的建筑业的现实,也是无可辩驳的存在——不但房地产行业各种萎缩,而且由此释放到市场上的建筑业专业人士,确已过剩。

其三,老非我既不是智库,也不会算命,我哪知道五年之后(建筑学本科一般是五年制)孩子毕业,建筑业会是个啥光景呢?

认真想了想,我只好如此答复:丫头,三叔的大学经历都给你讲过了,就不啰嗦了;给你讲讲我走出大学校门,成为建筑师之后的5个职场经历吧。我也不知道对你到底该“劝进”还是“劝退”,听完之后你需要自己拿定主意呢!

以下就是我讲的5个故事——都是作为建筑师,我真实的职场经历。

文章图片4

都市剧剧照,仅作示意参考

1,

发生时间:我刚入职某国营设计院,还是个菜鸟。

当时有一个来自阿尔及利亚五星级酒店的设计方案招投标,整个设计院里没一个建筑师愿意做。

两个原因:其一是那个时候奖金与设计任务挂钩,实打实能收到设计费的项目都有奖金,而投标项目若是不中就等于白干。其二是所有人都觉得,跟诸多很牛的竞标设计院相比,本院毫无机会可言。

结果老非我九牛二虎殚精竭虑,独自完成了这个竞标方案——在此期间整个设计院没有一人过问过此事。

结果很意外,我的方案居然中标了!

当对方要求主创建筑师出国述标,详细讲解建筑方案及创意时,本院上报出国人员名单中多出来两个指导建筑师和两个主创建筑师——虽然这四个人根本都不知道老非到底设计了啥。

直到签证下来,大家上了飞机,还有两位都没有翻过老非的方案册。

回国之后我就给院长扔辞职报告了。

好说歹说被劝留。

文章图片5

2,

发生时间:被劝留之后,依然是刚入职某国营设计院的菜鸟。

话说上面提到的那个境外竞标项目拿下之后,集团在阿尔及利亚的首都阿尔及尔开了分公司,增加了必要的人手。老非我摇身一变,变成了首席建筑师——当然了,我不会告诉你分公司里就只有我一名建筑师,所以说是末席也没错。

我所在的设计院一直没有涉外设计业务,所以出国时我身上没带美元;而钱包里的那点人民币,在老外眼里跟手纸没啥区别,于是我买盒烟都得给集团海外分公司的财务打借条。

直到集团海外部的部长来驻地视察——老部长行伍出身,对我当时的方案以及与当地建筑师协会沟通的成果赞不绝口,晚上聚餐就以领导兼长辈的口吻问我:小非,你有啥生活困难吗?

我就直言说自己没钱花,没有美元。

老爷子大怒:你们设计院就是这么对待人才的啊?财务小张,现在就去支3000美元给小非!回头我签字,算奖励!

好了,现在你们可以使劲笑话我了——聚餐过后回到房间,老非我把这叠美钞足足数了3遍!

毕竟那时候我的月工资还很低呢!

文章图片6

3,

发生时间:我从设计院辞职,加入某房地产公司。

我第一次加入地产公司时,带着建筑师的职业惯性,还不知道何谓职业经理人。

公司大会议室里扔满了项目的设计竞标方案,大家经过一番讨论,最终筛选出两个方案——我坚定不移地站方案A,总经理坚定不移地站方案B,其它人笑呵呵地坐看老非螳臂挡车。

我基于建筑美学、空间构成、设计原理、景观颜值等维度,滔滔不绝地阐述了我站方案A的理由。

总经理淡淡一笑:小非你学过政治经济学吗?那里面有句话十分经典: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这句话我知道,就点了点头。

总经理继续笑:建筑学角度我压根说不过你,我选方案B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粗暴——把刚才那句话去掉四个字即可:经济决定建筑。

然后散会,剩下我一个人在大会议室里各种凌乱。

这句话对加入地产的我而言堪称醍醐灌顶;但从建筑师的惯性角度,真应了一句歌词——啊,多么痛的领悟!

要知道你所看见的建筑,基本上都不是由建筑师说了算的。

文章图片7

4,

发生时间:还是这家房地产公司,两年后。

前一个地产项目在销售上取得了很大成功,整个团队开始重新操盘一个商业综合体——是从半路退出的一家公司手上接盘的。

这时候我也变成了公司的设计总监。

由于项目的进度压力很大,总经理的原意是不改方案直接出施工图,同步施工总包招标等等。

但我翻阅了商业综合体的原方案,觉得整个配置和动线都太落伍了,我就跑去跟总经理说:我知道再找设计方已经来不及了,您给我3天时间,我在原框架下出个草图方案,您看看再定夺是否修改。

文章图片8

我一口气闷头攻了3天,连改带做,扔出了一个排版很差的PPT,但整个商业综合体的产品分析、市场需求、设计应答、修改原因、修改后的方案等干货一样不少。

我把PPT讲完之后,总经理还有点犹豫。

又过了两天,总经理全员大会上宣布:按照老非的方案尽快完成修改!

会后总经理把我叫到办公室:这两天我找了圈子里的商业专家看了看,也找了美国商业设计的顶级资源看了看,人家都支持你的修改。你确实很牛啊,不过话说回来,你小子这PPT可真够烂的,拿出去找人家聊真丢人!

我笑了笑:时间不够啊,我把时间全用在产品设计上了。

总经理也笑了:月底给你发奖金!必须得奖励你——我有一个地产老师看完后对我说,就这个烂PPT,你给人家白开一年工资都赚大发了!

文章图片9

5,

发生时间:我供职于某知名大集团的时期。

这时候的我在某知名集团任总建筑师,直接向某知名大老板汇报。

你知道,中国式的大老板、小老板和不大不小的中老板,几乎都有一个特别一目了然的“美德”——就是作为成功人士,他理所当然地觉得自己十项全能并且啥都很牛,所以几乎无一例外地做派强势,什么事都习惯一个人说了算。

我伺候的这位老板亦复如是,虽然他有种种过人之处,但于建筑领域却是彻头彻尾的门外汉;即便如此,也并不影响他看齐江一燕——自打一头扎入房地产行业,老板就开始对各种建筑方案指指点点,自以为秒变建筑大师。

某次重要地块的公开招拍挂,老板锁定了四块地,A、B、C、D。投标之前最后时刻的封标是最紧张的,因为要由老板拍板每块地的报价,这也是整个投标文件中最为核心的点。

大半夜的集团各方诸侯济济一堂,专等老板来开会议定四块地的报价。

那阵式跟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一样,大会议桌端头中央的位置,当然是老板的专座,然后各部门老大分两边序班排开。

结果老板风风火火地走进会议室之后,直接坐在了大办公桌侧边的中央。很不幸的是,这一回老非我跟他脸对脸。

文章图片10

然后乌殃乌殃开会讨论,各种七嘴八舌。

老板开始总结:嗯,你们大家说的都有点道理,A、B、C、D四块地的报价额度,搞得我也有点拿不定主意了。这么着吧,咱们发扬民主,大家投票先给这四块地排个报价上的高低顺序,也别展开说理由了,直接说顺序。

我心想我没听错吧?发扬民主?天啦,这是太阳明个要从西边冒出来的节奏哇!

事实上我想多了,整个会议还是积年不变的画风,因为……

因为要“发扬民主”的老板,他自己先“发扬”了:我先说个顺序,A、B、C、D。

接下来大家是这么“发扬”的:

老板问1号选手:你呢?

1号选手:A、B、C、D。

老板问2号选手:你呢?

2号选手:A、B、C、D。

……

不罗嗦了,万一这篇小文有刊物要发表呢,老非我再将这个固定的画风粘贴复制100次。

虽然各方诸侯也并非全部外行,但只要被老板点名问到的,答案全都是A、B、C、D。

问到后来老板的脑袋都不带停的,缓缓从众人脸上扫过去,往往前一个人的话音未落,老板的眼光已经掠到了下一位选手脸上。

因为所有人的答案都是A、B、C、D。

A、C、D、B!

终于冒出唯一的一个不同答案——来自狗胆包天、毫无情商、爱出风头、不懂转圜的老非——这四个成语不是我当时的自责,而是事后关心我的领导们苦口婆心给我开导、拆解、分析职场守则后的大概意思。

文章图片11

好吧,回到这个该死的顺序哈!

按照惯性,老板的眼光已经从我的脸上移到下一个选手脸上了,又硬生生地转回来:啥?你说啥?

我硬着头皮:A、C、D、B!

老板持续笑呵呵的表情管理宣告失败:大家全都是A、B、C、D,怎么就你一个A、C、D、B!

我心想:你要真是一个建筑大师,不,你只要是个建筑师,就不会问这个问题了。因为限高、容积率、总规模等等建设指标都是死数,四块地的均好性都差不多,用不着拍脑袋,用计算器摁几分钟,正解就会一目了然。

费劲啊,真心费劲啊!不信换你试试——不能用建筑术语,老板听不懂;必须要讲清楚理由,因为每块地都价值不菲;还要兼顾老板的面子,还要兼顾前面一大堆跟着说“A、B、C、D”的人的面子。

我讲完之后,老板就撂下一句话:嗯,你这些个理由怪怪的!

然后呢?

然后继续刚才的戏码,老板目光所及,大家继续A、B、C、D。

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按照A、B、C、D的顺序填报价格了。

然后之后的最后,是全部的竞标方的报价收齐关门后,主办方当场宣布四块地的招标底价。

老非我前面说过——底价顺序对于建筑师而言,并不难。

底价的顺序就是我说的A、C、D、B。

文章图片12

都市剧照,仅作示意参考

当时我就默默地算了一笔账,如果这四块地老板全部都拿下来,因为底价顺序是A、C、D、B,而不是A、B、C、D,为了这个错误的、但是是老板发扬民主压倒性通过的顺序,公司要为此多支付10个亿的土地款。

当10个亿和我的一个正确的专业意见粘合在一起时,那种挫败感真的是足够震撼。

作为一枚建筑师,老非我的职业生涯再没有点式触及过这样的惊人额度。

后来,这件事在整个集团噤若寒蝉,无人敢触及。

你知道,这意味我该识相地滚蛋了。

文章图片13

写在最后:

讲完以上故事,我依然不知道我这个建筑师的职业经历,对一个即将步入大学、想学建筑学的孩子来说,到底是在“劝退”还是在“劝进”。

在第一个和第二个故事里,既有某些体制的不堪,也有某些体制的幽默;既有某些领导的低劣,也有某些领导的大气。

在第三个和第四个故事里,有建筑师加入房地产公司后的迷茫与不甘;也有建筑师加入房地产公司后的快乐与成长。

至于第五个故事,十个亿的额度不是老非有多牛,而是应了那句话——有时候你显得很牛,是因为你站在了某个很牛的平台上罢了。

你看,所谓“成就一番事业”,需要面临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而你最初的选择虽然很重要,但却不会是绝对的全部。

所以高考志愿填报这件事,我只想对包括我侄女在内的学子们说两句话。

你的未来,很多时候是不可控的。

而能够可控的那一部分,是你自己。


#话说职场##建筑师#

关注@老非2020,分享旅行以及其它。

文字原创;未经本人允许拒绝任何转载!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