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秦仁昌贺兰山植物采集记略

 涧水常蓝屋 2022-06-29 发表于内蒙古

秦仁昌贺兰山植物采集记略

秦仁昌著,华莱士译

摘要:

民国十二年(1923年)春,美国华府国立地理学会派吴立森氏(F.R.Wulsin)来华组织甘蒙科学考察团,分人文及动植物三组。余承东南大学陈焕镛、胡步曾两教授之介绍,主植物组事。自包头出发,经内蒙之大青山、河套、金沙滩、吉兰泰盐池等地,于五月初抵达阿拉善旗之定远营(王爷府),其东南有一大山曰贺兰山,横亘约二百里,为昔日宁夏与内蒙古天然分界线。余于五月十日前往山之北部采集植物,自哈拉湖沟入,经五子沟,王得林子沟,水磨沟而远北寺沟,为时凡七日,因时季尚早高处积雪未化,仅得早春著花植物标本百余种。全山景象,殊为干燥荒凉,其外表为尤甚,然入其内部高处,云杉及短叶松森林尚富,供宁夏及定远营两地之需,惜因滥伐无度,行见童山濯濯矣。

正文:

1923年,我参加了由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组织的内蒙—甘肃科学考察团。主要的一次植物采集是在定远营(又称王爷府)以南,贺兰山北部的西坡。根据我的采集记录和经由各国专家鉴定的标本,以下是自5月10日至5月16日的简要纪录。其中一套标本保存于斯密森研究院,采集植物名录由沃克博士发表于学会会报。

贺兰山位于黄河以北,地处宁夏—内蒙边界,呈东北—西南走向。位于定远营和银川两个重要城市之间。山的西北部由一些几乎平行的峡谷分隔,每个峡谷大约宽20—300码,长约14—40里不等,间有大致宽度的溪流而出,灌溉这山下的平原地带。

植物组考察的第一个地点叫做哈拉湖沟,从定远营衙门经过大约30里的一个缓坡和驴道,我们于5月10日到达沟口外约7300英尺的地方。沟内道路崎岖,间有巨石、溪流纵横。我们的驴子在这样的路上走起来非常吃力,徒步倒还可以忍受。沟口内几里路都是裸露的山坡,间或有一些云杉(Picea asperata)幼树, 谷底主要覆盖者几种有花灌木(Salix capreaL.、S. miscrostachyaTurcz.、Populus cathayanaRehd.)沟谷中每隔10—15里便有伐木人的小窝棚。

哈拉湖沟有两条岔道,一条在沟内13里处,往东南方向,叫五子沟。另一条往正北方向,叫王得林子沟,可以通向水磨沟。我沿着五子沟前行了约15里,爬上山脊,花了3个半小时爬到了12,200英尺。令我惊讶的是,距离其它山脊还有很远,估计海拔在15,000—16,000英尺左右。冰雪仍然覆盖者背阴的北面山坡和峡谷,10,000英尺以上的树林被冰冻的苔藓覆盖者,地面的腐殖质刚刚解冻,高处的山脊依然积雪。唯一的道路就是沿着几乎垂直的山坡上的伐木道,攀爬极为困难,砍伐的木材沿着山坡一直滚到谷底。哈拉湖沟南面的森林为云杉纯林,一直倒海拔14,000英尺,再往上,除了一些坚韧的低矮灌木几乎没有什么植被了。

第二天,我沿着哈拉湖沟前行10里,采集植物,然后,转向另一条岔道,王得林子沟。这条山谷坡度较昨日为缓,但同样崎岖难行。跨过突出的大石头时,驴子不断绊倒,我们不得不经常卸下驴子身上的负重。经过4个小时费劲地攀爬,到达11,200英尺的一个山脊顶峰。在一个伐木工窝棚里,我们休息了2个小时。右侧是一个圆形的山峰,大约15,000英尺,在它侧面有条山路供运木材的驴子将北坡砍伐的木材运到南边,再下山运到黄河岸边的银川。

在下山前往水磨沟的途中,我们穿过一片云杉密林,这是一条与王得林子沟近乎平行的贺兰山最大峡谷,有40里长。在峡谷尽头,又与另一个朝向东北的山谷相连,其长度未知。

水磨沟尽头甚为崎岖,我们又续行8里,日落前宿于另一处伐木者窝棚旁。帆布床、包被褥的包袱和一些标本夹都在日间行走于崎岖道路上时磨坏了。

水磨沟与先前经过的峡谷有着显著的区别,这里全部是油松(Pinus tabulaeformisCarr.) 纯林,而并非云杉,不知如何解释这种变化。Populus tremulaL.常见于低处山坡,常与松林形成混交。两条峡谷林下的灌木较相似,只是水磨沟的紫丁香Syringa oblatavar.giraldii(Lemoine) Rehder 为数较多,正值花期,开出大量的紫色花朵,令人愉悦的芬芳,随风飘荡,仿佛人间仙境。

午后,我们经过一个利用松树伐桩熬制松香的蒸馏锅。 这个蒸馏锅象个烧木炭的窑,是个埋在地下有5英尺深的圆柱,直径也有5英尺。侧边一个小洞,冒出浓烟,深褐色焦油一样半流体的树脂流进下面一个柳条筐。每个蒸馏锅大约可以容纳600斤砍好的木材,12小时出产60斤松香,就地销售,主要用来治疗骆驼的创伤。

在距离峡谷出口10里的地方,生长着大量亮黄色花朵的黄刺玫(Rosa xanthinaLindl). 晚间,我们在那里宿营。

第二天,我们为雨水和寒冷所阻。直到下午,当风暴渐缓,高处的山上覆满积雪,我们被告知,即使夏天的雨季,也常常会如此。

水磨沟的峡谷出口距离另一个大峡谷—北寺沟,有40里远。我们经过了一个小峡谷—木清杨子沟,因为这里的植被与先前山谷较为相似,所以没有深入考察。北寺沟得名于山谷内有一座喇嘛庙。大约10里长,有道路可以通行,路上星散的种植着榆树(Ulmus glancescensFranch). 周围的山也较低,大约8,000—10,000英尺。植被也较其它峡谷更为稀少。由于喇嘛庙的保护,这里的松树比水磨沟的要粗大的多。虎榛子(Ostryopsis davidianaDecaisne)在8,000—9,000英尺的山坡上形成一道稠密的灌木丛带。

5月16日,我们返回了定远营。

总的来说,贺兰山北部的西坡相当荒凉,但是在其高处和人迹较少到达的部分,还是有较多的云杉和油松。尽管这两种树的材质都较差,但事实上,自第一批移民迁居至此,砍伐是如此的彻底,以致于途中所见之树少有直径1英尺以上的。这里没有政府管制,任何人可以随意砍伐木材。这里砍伐的木材,绝大部分运往定远营。木头非常的便宜,尽管其它几乎任何物品都相当的昂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