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读破金瓶梅之五十:西门庆为何说李瓶儿要嫁,吴月娘偏说“要娶”

 文化佳园 2022-06-29 发表于江苏

本文提要

“要嫁”与“要娶”,一字之差,显现出西门庆与吴月娘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博弈关系。

50

要嫁与要娶藏心机

    西门庆向吴月娘谈起与李瓶儿婚事时,“把李瓶儿要嫁一节,从头到尾说一遍”。吴月娘的回答则不啻是向热头热脑的西门庆泼一瓢冷水:“你不好娶他的。”这里特别值得玩味的,是他们分别用两个不同的词来表述李瓶儿的婚事。西门庆说李瓶儿“要嫁”,吴月娘说西门庆“要娶”。一个“嫁”,一个“娶”,看似都符合男娶女嫁的传统说法,但因为出自不同人之口,心态迵异,别具深意。

李瓶儿的确非常想嫁西门庆,特别是在花子虚死后,简直到了奋不顾身、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地步。西门庆同样非常想娶李瓶儿, 既看中她的人,又看中她的钱财,也是朝思暮想,梦寐以求。他主动来找吴月娘商谈这件婚事,按理,应该说如何娶李瓶儿。但“娶”字表明他是主动的,这会引起吴月娘的强烈反感,不利说服吴月娘,于事不利。所以,他把自己要娶李瓶儿说成李瓶儿要嫁,把主动的一方,推给李瓶儿,由此引发的反感嫉恨,自然也就落到了李瓶儿身上。他西门庆似乎无可奈何,是被动的,是无辜的,是不情愿的。所以他来与吴月娘商议此事,并不是真想娶李瓶儿,只是苦于找不到拒绝的应对之法。这其实是在投石问路,看吴月娘的态度再作下一步打算。如果吴月娘认可这桩婚事,他就顺水推舟,成其好事,还可让吴月娘自以为掌握了这桩婚事的决定权,从而博得吴月娘的同情与理解,减轻对自己纳妾的反感,有利于吴月娘网开一面,支持自己再一次纳妾。

果然,吴月娘情绪上没有激化,反而心平气向西门庆分析这桩婚事的不利因素,说得西门庆心服口服。不过,作为正室娘子,看着西门庆不久前刚刚纳了孟玉楼、孙雪娥和潘金莲为妾,现在又打朋友之妻李瓶儿的主意,无论从哪方面说,都不可能会真心支持他的。但吴月娘见西门庆以退为进,不说自己想娶,而说李瓶儿想嫁,是心虚的表现,正处在进退维谷的矛盾中。在这种状态下,强烈反对只会激起西门庆的烈性儿一意孤行,于事无补。于是吴月娘便采取绵里藏针战术,把西门庆嘴里的李瓶儿“要嫁”说成西门庆“要娶”,点出西门庆在其中的主动性:你不想娶,她再嫁也没法;还是你想娶,她才想嫁的。而且,她的三点分析,全是从“娶”的角度着眼,点出西门庆主动迎娶的严重后果,“说的西门庆闭口无言”。

“要嫁”与“要娶”,一字之差,显现出西门庆与吴月娘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博弈关系。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