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俄罗斯人为何那么多叫“诺夫”“斯基”的,他们的起名逻辑是什么?

 cat1208 2022-06-29 发表于广东

Image
本 文 约 4000 字
阅 读 需 要 11 min 

在不少人的认知里,俄罗斯是一个特别有“辨识度”的国家。

不说别的,只要看看名字,或许就能从一堆人名里找到来自俄罗斯的那一位。毕竟,诺夫、斯基、波娃之类的“标志”实在是显眼。不过,看出来谁是俄罗斯人倒也不难,可你知道列夫·尼古拉耶维奇·托尔斯泰这个姓名,哪个是名,哪个是姓?

Image

托尔斯泰肖像。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说来话“长”的姓氏


有人做过统计,在莫斯科,与诗人普希金同姓的居民大概有三千人左右。要按中国文化来理解,这岂不是一个支脉庞大的巨型家族?真不是。只不过俄罗斯文化中的姓氏,说来有点话长。

Image
诗人普希金画像。来源/普希金之家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俄罗斯地区的人们并不知道什么是姓氏。故事在14-16世纪中叶发生了变化。这一时期,一批拥有世袭领地的王公贵族开始琢磨起一件事情——怎么才能保证自己家族对土地的永久占有权?这番思考直接促成了沙俄最早的姓氏诞生。无独有偶,16-17世纪,一些拥有土地但没有贵族封号的领主也照搬这个法子,将自己头顶的姓氏幻化为刻在一片片土地上的印记,标志着家族性的利益拥有和继承。正因此,俄文的“姓”本意便是家庭(CeMbg),也就是血缘关系和家族身份的证明。

那姓从何来呢?早期俄罗斯的姓氏很接地气,都是就地取“材”。比如,14世纪的公爵和世袭贵族很多是照着河流来给自己找姓,如著名大臣舒伊斯基的姓源于苏雅河、公爵库尔布斯基姓氏的灵感则源于库尔巴河。

当然,这样的“特权”不久便被打破,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大方登上经济舞台的商人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姓氏。这一次,琳琅满目的商品帮助大家打开脑洞,许多姓氏都是直接化用商品的名称。其后,神职人员也渐渐拥有姓氏,直到1861年农奴制被彻底废除,姓氏权才扎扎实实地到了全体民众的手里,俄罗斯的姓氏文化也才算真正发展成熟。颇有趣的一点是虽然此时的姓氏已经剥离了等级色彩但许多平民仍会照着贵族的姓氏学样子比如早先贵族很青睐的地域+斯基在这一时期也成了不少民众的心头好


俄罗斯姓氏着实寻不到什么逻辑。比如,戈尔巴乔夫的原意是驼子,赫鲁晓夫的原意是金龟子,高尔基表示的是痛苦,斯大林直接意指钢铁。不是这些名人把自己的姓玩出了“花”,相反,动物、植物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俄罗斯民众的姓氏来源。

这种“随意性”在“绰号姓氏”上体现得最为明显。简单来说,便是直接根据人的外表特征来形成姓氏,发色、身高甚至是性格,都能在“姓氏”问题上“横插一脚”。譬如,一个人拥有一头浅发,还得了一个暗指白色的绰号“别里亚克”,于是,“别里亚科夫”便可以成为自己甚至是后代的固有姓氏。如果脸有点歪,可能会有“克里沃谢科夫”之姓;走路一快,能给自己冠上“斯科罗霍多夫”之牌。佩图霍夫也是俄罗斯最常见的姓氏之一,源自“公鸡”,描述的正是好斗之人。这也能证明,为何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的姓氏,翻译过来却是“肥胖”一说,莫斯科大学的创始人罗蒙诺索夫就更“无厘头”了,因为意思是“鼻子受伤的人”。

话又说回来,俄罗斯的姓氏随和“任性”,却也藏着玄机。比如,有的姓氏就像一张名片,无需多言,就能把一个家族的来龙去脉说个七七八八。

这就得提到俄罗斯姓氏文化中独具一帜的“父称”。所谓富人有父称,穷人有绰号,古俄罗斯文献记载,相当长的一段岁月里,无姓的俄罗斯人打交道,靠的就是父称和绰号。父称,回答的便是“父亲是谁”“你是某某之子女”的问题,时间长了,一些父称流传下来,成了俄罗斯姓氏的“最强养料”。苏联时期的人名学家弗拉基米尔·安德烈耶维奇·尼科诺夫就做过统计,俄罗斯人最常使用的父称姓氏有十个,分别是伊万诺夫、库兹涅佐夫、斯米尔诺夫、波波夫、瓦西里耶夫、彼得罗夫、费德罗夫、索科洛夫、米哈伊洛夫和肖斯塔科夫。值得一提的是,父称在语法上往往是在父亲的名字后面加上后缀,但男女的父称语法是不同的,一般来说,男性的后缀多被翻译为维奇,女性的父称多以阴性结尾,翻译过来便是X娜、X娃。

Image
俄罗斯前外长伊戈尔·谢尔盖耶维奇·伊万诺夫。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这么来看,“诺夫”的遍地开花,往深里论,还真能牵扯出一大家子的血脉传承。

循序渐进的名字


俄罗斯有这么一句谚语——有名字的是伊万,没名字的是傻蛋。其中的伊万正是俄罗斯最常见的男性名字之一,这也说明,比起“姓”的随意,名字对俄罗斯人来说尤为重要。正因此,在“姓”的面前,“名”的历史反而成了一条流经十多世纪的长河。

10世纪以前的古俄罗斯时期,这片广袤地域上的民众就有了自己的名字。这时候的名字没什么花样,怎么方便怎么来。于是,外貌、性格、行为、职业都成了人们取名的“参考资料”。据研究,这时的人们还会给孩子取一些不怎么能入耳的名字,比如傻子、麻子。大家相信,名字越“难听”,越能产生神奇的保护力,至少魔鬼一听这些名字,前来掳走孩子的愿望必定少了一大半。不过,也有不少人反其道而行之,将古老的图腾崇拜融入名字中,或者直接让人与野兽同名,坚信这样就能“攀”上亲戚,让二者和平共处、相安无事。

10世纪,东欧国家基辅罗斯发生了一件大事,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斯维亚托斯拉维奇(基辅罗斯颇有作为的君主,俗称弗拉基米尔一世)为了抵御游牧部落的骚扰,与拜占庭正式结盟。公元988年,东正教也彻底敲开了基辅罗斯的大门,成为国教。这样的大事件不仅改写了地区的命运,比如沙皇一词便来源于拜占庭文化,意思便是最高统治者。更直接的是,当地民众的取名活动,为此直接变了路子。

基辅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为了抵御游牧部落的骚扰,与拜占庭正式结盟。公元988年,东正教彻底敲开基辅罗斯的大门,成了这方国度的国教。这样的大事件不仅改写了地区的命运,更直接让当地民众的取名活动变了路子。正如俄罗斯著名语言学家善斯基的描述,要谈人名学的研究,绕不开《圣经》。的确,此后俄罗斯的人名与教名开始紧密联系起来。一个个孩子被送进教堂接受洗礼,他们的名字也在圣水涤洗中染上了浓厚的宗教色彩。许多孩子的名字就与东正教的文献产生联系,比如俄历5月9日正是圣徒尼古拉的纪念日,这一天出生的孩子便会取名尼古拉,如果是俄历5月5日出生的女孩,也会因为圣徒伊莉娜的纪念日而得名伊莉娜。

Image
10-11世纪的基辅罗斯。来源/张芝联 《世界历史地图集》

除了东正教文献,俄罗斯人名中还出现了神奇的“融合”。许多希腊语、拉丁语、古犹太语也跋山涉水而来,在与俄语碰面后,催生许许多多特殊的人名,其中很多描述个人品行的名字便是希腊语的手笔,比如亚历山大,意思是勇敢;叶卡捷琳娜,表示的是春节;维克多,说的是胜利者。古犹太语则是上帝的“铁粉”,由此衍生的人名也是旗帜鲜明,比如安娜、玛丽亚。有人统计发现,今天95%的俄罗斯人的名字都和宗教有点关系,这或许也可以解释,列夫·托尔斯泰笔下为何会出现安娜·卡列尼娜这样一个名字。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后,情况又发生了改变。政府颁布法令,允许父母给子女自由取名。这时候,名字脱离了早日的随意和规约,成了父母的自由发挥,一大批新名开始涌现,比如有人会被取名和平、五月,也有人顶起了“英雄”“自由”“玫瑰花”之名,在称谓中种下了更多的俗世生活与历史想象。都说名字是民俗文化和历程的缩影,在俄罗斯,这点倒是正正好好。

会讲故事的姓名


有来头的姓,有历史的名,组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

俄罗斯民众的名字,就这样讲起了故事。

一般来说,俄罗斯人的名字会分成三个部分——名字、父称和姓氏,十月革命后,这样的结构作为规范被固定下来。比如俄罗斯总统普京,其全名为符拉基米尔·符拉基米洛维奇·普京,严格说起来,只有符拉基米尔是他的名字,意为支配世界,而符拉基米洛维奇是父称,我们俗称的普京,则是如假包换的“姓氏”。

Image
俄罗斯总统普京。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处身当地,姓名并不非得同时出现,大家相互之间称呼什么,都得看年龄、身份还有具体场合。一般只有在公文中才会用到人们的全称,也只有晚辈对长辈的敬称才会囊括名字和姓氏。婚后的女性可以保留原姓氏,但大多数时候也得被冠以夫姓。如果称呼的对象是赫赫有名的人物,大家也约定好了直接叫姓氏,比如斯大林、托尔斯泰、普希金。不过整体来看,姓的出场率要远远低于名字和父称。甚至有时候,父称还可单独使用,高尔基笔下的《母亲》一文中,主人公尼洛夫娜就是顶着父称出场,背后凝结的,正是作者对母亲深藏内心的尊敬。

Image

马克西姆·高尔基画像。来源/Memorial Museum of Maxim Gorky - Moscow

这种极富特色的名姓选择也扎实生长在当地民众的生命历程中。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这个名字对很多人而言并不怎么熟悉,他就是列宁。据传,列宁是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的笔名,1901年12月俄国社会民主党的机关刊物《曙光》上,“列宁”第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这个名字的来源,很可能就长在大河里头。勒拿河,西伯利亚的一条大河,曾经见证19世纪末期列宁被流放西伯利亚的那段岁月,于是,青年以此为名。也有人猜测,这是列宁对俄国马克思主义之父普列汉诺夫的致敬与仿效。伏尔加河的河水,润养出普列汉诺夫的笔名“沃尔金”,追思先人的列宁,则选择“勒拿河”遥呼响应。无论哪种,终能让人寻到几世纪前化山为名、傍水为名的文化延续。

Image

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来源/《新世纪中学生百科全书》

有的姓名还能讲述更多的故事。比如斯维特兰娜·阿利卢耶娃。身为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的唯一女儿,她与父亲的关系却算不上太好。父亲去世后,她也与自己的母国决裂,投奔他国。此后,她坚决拒绝使用父亲斯大林的姓氏,然而,面对自己的儿子,她仍然为其取名约瑟夫,有人评论,这便是这位“离经叛道”的女儿,掩饰不了的家族情结。

的确,中国有句古话,“姓者,统其祖考之所自出;氏者,别其子孙之其所分”。这个理,跨洋过海,翻山越岭,仍然能和许许多多的地域国度,共鸣共情。

参考文献:
隋虹著. 跨文化交际 理论与实践[M].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18.
张文兰.谈谈俄罗斯人的姓氏[J].学理论,2014(12):152-153.
李淑梅,程树群编,五洲访奇,青海人民出版社,2004
谢宇主编,世界历史之未解之谜,中国档案出版社,2003.
赵世锋等著,俄罗斯留学、旅游  学习、生活与安全指南,上海文化出版社,2019.
王祥修主编,上海合作组织国家的习俗文化,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20.
白文昌,俄语教学与研究论丛  第20辑,黑龙江大学出版社,2017.
孙小金主编,名人后代大追踪  第5卷,中国古籍出版社,2009.
Image

END
作者 | 念缓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彦文

*本文系“国家人文历史”,欢迎读者转发朋友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