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侃侃而谈| 解密30多档头部综艺的收入利润表

 昵称71217366 2022-06-30 发表于北京

近日,星空华文(灿星制作与香港星空华文传媒电影重组后的公司)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披露。此前,灿星已数次向IPO发起冲击,因为过于复杂的股权结构、梦响强音的商誉减值等种种原因未能如愿。不过灿星数次披露的招股书却为我们研究综艺行业提供了很好的信息来源。做产业研究最大的挑战之一便是如何搜集到公司微观经营方面的准确数据,毕竟这往往涉及到公司机密,而招股书、上市公司报告等则是真实度较高的数据源,尤其是上市公司面对证监会问询时的回复函,往往会披露很多机密信息,此外,通过查阅相关公司的法律诉讼判决书,也可以获知很多商业秘辛。

今天向大家展示的便是灿星历次招股书里所披露的2017-2021年间30余档综艺节目的收入利润情况,我们从中可以洞察到综艺节目市场近五年的一些走势。

说明:表格中节目为灿星历次招股书中所列的年度主要节目,其中《了不起的长城》和《蒙面唱将猜猜猜2020》出现在了连续两年的报表中,对两年的数据进行了合并计算。

这30多档节目根据合作模式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收入分成模式,灿星与电视台/视频网站共同进行节目广告招商,并以总广告创收为基础,根据协议约定的分成比例分成。《中国好声音》、《蒙面唱将猜猜猜》、《蒙面舞王》等采用的是合作分成模式。灿星也在招股书里列举了跟几个主要平台采用的分成模式,其中平台合作门槛最高的是央视,广告分成要先扣除同频道同时段原有节目所销售的广告收入,只有增量的部分才可以分成。

另一种则为委托制作模式,即由播出平台或相关公司出资,灿星承担节目的创意和制作,在节目交付后根据合同约定方式经委托方确认后结算收入。例如《这!就是街舞》第一季、《一起乐队吧》《了不起的长城》《追光吧》《街头音浪》《中国潮音》等采用的是这一模式。

这两种模式各有利弊,前一种模式自2012的《中国好声音》所开创,对灿星来说风险较大,但一旦节目收视率高、广告收入上涨,能取得丰厚的收益,而且在这种模式下灿星往往会拥有节目新媒体端的独占开发与经营、发行权,收入来源更为多样化,例如2018年灿星三档主要台播综艺视频网站授权收入就达到3.11亿元。后一种模式对制作公司而言则基本上没什么风险,但收入的天花板也是非常明显的。下表中列出了2017-2021年期间灿星采用两种模式所取得的节目收入情况(2017年、2018两种模式分别的毛利情况未披露)。

在广告市场景气,品牌方也热衷于投放综艺节目的前些年,灿星曾凭借“收视对赌,广告分成”的模式赚的盆满钵满,其与电视台合作的绝大多数项目也采取了这一合作模式。2017年,其节目通过分成模式达到的收入达到16.48亿,而委托制作收入仅0.29亿。到2018年,随着网综市场的爆发,灿星也凭借《这!就是街舞》试水网综,并取得了成功。但当时初入网综市场的灿星谨慎地选择了根据委托制作模式制作节目,以确保收入稳定。委托制作收入2018年增长到1.45亿。

2019年时,灿星开始在网综领域也尝试收入分成模式,包括《这!就是街舞》第二季、《这就是原创》均与优酷展开分成合作。通过分成模式达到的收入从2018年的10.87亿增长至2019年的11.38亿。

但2020年之后,随着疫情袭来,综艺广告市场受到冲击,除老牌IP仍采用收入分成模式外,在招股书列出的2020-2021年主要新综艺中,灿星已很少采用这种方式与平台合作,仅有《点赞!达人秀》这一新项目采用收入分成,但结果不如人意,1.1亿收入,毛利润仅200万元,如果计算上公司的日常经营成本,项目必然出现了亏损。

总的来看,在当下市场环境中,如果不是有稳定客户的“综N代”,不宜选择以收入分成模式和平台合作。这从灿星两种模式的毛利率也可以看出,2019-2021年,收入分成模式的毛利率已从28.4%下滑到17.1%、13.5%,近三年的毛利率均显著低于委托制作。

其中《中国好声音》作为灿星最重要的项目,对其利润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2015年时,《中国好声音》节目制作收入达到了11.43亿,占公司年收入的46.43%,2016年因为模式版权纠纷,更名为《中国新歌声》后,收入有所下滑,为10.1亿,占公司年收入的37.33%。2017年之后,《中国好声音》的节目制作收入持续下滑,2021年时仅2.52亿,毛利润仅600万,除广告招商形势的原因外,由于原定拍摄《中国好声音2021》 的城市出现新冠病例,而不得不在其他城市租用录影棚并重新进行舞台布置,从而产生额外制作成本。不过如果计算上《中国好声音》通过音乐授权、线下活动及衍生授权所产生的收入,应该还不至于赔本。灿星给证监会的回复函中曾披露,由于音乐版权的累积效应,《中国好声音》的这一块收入从2016-2019年处在逐年上升的状态,2019年时的收入达到1.86亿元。

在2015、2016年综艺节目市场的黄金岁月,灿星节目制作的毛利率曾达到46.64%、41.27%,而2021年其节目制作的整体毛利率仅有15.3%,手握头部IP的大公司尚且如此,可以想见综艺节目制作的小公司们日子更不好过了。靠广告赞助便能赚得盆满钵满的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如何想尽办法开拓综艺节目的收入来源,成为平台和制作公司们都必须突破的课题。

说明:本文中用到的所有数据均来自灿星历次公布的招股书,因为数据四舍五入的原因,本文中呈现的数据可能与招股书中的数据略有差异。毛利率数据直接取自招股书,未根据收入毛利四舍五入的数据进行调整,因此可能存在不能严格对应的现象。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