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贾宝玉离开后,薛宝钗的人生如何?宝琴替姐姐发声,讲出弃妇之苦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7-01 发表于辽宁

趣侃红楼431:梅花一梦,三春事业付东风,离人恨重,江南江北一般同

林黛玉作《唐多令·柳絮》,要注意从《唐多令》的正体《唐多令·芦叶满汀洲》结合贾元春当日修改“蓼汀花溆”为花,预示她来日在贾家没有立足之地,会被迫离开贾家,与贾探春远嫁海外异国为王妃。

潇湘妃子和芙蓉花签对此都是伏笔。更关键的是《桃花行》重写《题帕三绝》堪称林黛玉的绝命诗,也是黛玉远嫁后即将泪尽而亡之前的真实呈现。

贾宝玉没有作成《蝶恋花·柳絮》反而与贾探春合作《南柯子·柳絮》,则是对《桃花行》的回应。

贾宝玉借词告诉林黛玉,他终究会再去寻找她,哪怕她彼时已死。

林黛玉的《唐多令·柳絮》则是回复贾宝玉的回复:事实已然如此,便不要太过贪着,她走了也不要再留恋。与晴雯死后托梦“我走了,你们好好过吧”是一个意思,希望贾宝玉能够幸福。

《桃花行》《蝶恋花》《南柯子》《唐多令》是一以贯之的内容。词本身的意思不复杂,却要更多关注词牌背后的典故,再结合原文细节就能够洞察更多曹雪芹设定的巧妙伏笔。

《红楼梦》里的诗文往往平铺直叙,精华则多在典故,阅读《红楼梦》中的诗词,这点要多关注。

林黛玉的“唐多令”后,就是薛宝琴的“西江月”。这首词比较特别,在于薛宝琴其人并非代表她自己,而是更多影射薛宝钗。之前的《咏红梅花得花字》就已经是宝钗的心声。如今再作《西江月·柳絮》,同样是一词双关,为宝琴和宝钗双唱,也是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回复”。至于薛宝钗的“临江仙”,也是自诩而非回应。

(第七十回)因又看宝琴的是《西江月》: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众人都笑说:“到底是他的声调壮。'几处’'谁家’两句最妙。”宝钗笑道:“终不免过于丧败。

西江月,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名,又名“白蘋香”“步虚词”“江月令”等。唐五代词本为平仄韵异部间协,宋以后词则上下阕各用两平韵,末转仄韵,例须同部。以柳永词《西江月·凤额绣帘高卷》为正体,双调五十字,前后段各四句两平韵一叶韵。

《西江月·柳絮》里薛宝琴的起点很高,被人赞誉为“声壮”,就源于她行万里路的胸怀与众不同。

薛宝琴从“汉苑”到“隋堤”,由“三春”到“明月”,“几处、谁家”切换“江南、江北”,从历史的厚重之中插入空间的置换,最终是个人的感慨……要知道一个小小的柳絮,如此“大”描写代表出一种宽广的胸怀,就像李白、苏轼那般,是薛宝琴所特有的立意。

贾宝玉说薛宝琴写不出林黛玉的《桃花行》,林黛玉其实也写不出薛宝琴的《西江月》。

“汉苑零星有限,隋堤点缀无穷。三春事业付东风,明月梅花一梦。”

汉长安城的曲江池边虽然遍植杨柳,终究数量有限。不如隋炀帝沿着大运河修建的隋堤之柳由北到南为大运河增色无穷。

春天美好的景色随着东风消逝,蓦然有一天就像《龙城录》中的赵师雄从梅花树下一觉醒来时,但见“月落横,但惆怅而已”

薛宝琴的《西江月》与林黛玉的《桃花行》一样,讲得都是梦醒后的惆怅和哀婉。

不同之处是林黛玉梦醒则命终,是人生绝笔。

薛宝琴的梦醒则是失落和遗憾,其实代表了贾宝玉离去之后的薛宝钗。

“汉苑”和“隋堤”仿佛往日的美好与快乐,对应当下大观园姐妹相聚的“乐趣无穷”。

只可惜随着三春过后,春天终究随东风而逝。如今梦醒后,仿佛在梅花树下睡了一觉,只见明月星汉,怅然若失。

若是看“明月梅花一梦”,仿佛说的是薛宝琴自己的故事。是她对未来嫁给梅翰林之子的忐忑,与史湘云说得“且住、且住,莫使春光别去”是一个意思。

但薛宝琴终究是薛宝钗的,当她提到“三春”时,就暴露了这首词写薛宝钗的本质。

“三春”出现很多次,元春判词“三春怎及初春景”,秦可卿死后托梦“三春去后诸芳尽”,“三春”实际都是指贾探春。

贾探春出身、起点都不如贾元春,结果却是福寿绵长。贾元春的判词,需要全部倒装反义去理解。

贾探春远嫁离开后群芳凋敝,贾家抄家,是秦可卿给出的抄家信号。

薛宝琴再提“三春事业付东风”,其实指出了对薛宝钗至关重要的两件事。

一,贾探春与林黛玉二女同嫁海外异国为王妃,薛宝钗才等到嫁给贾宝玉的机会。

贾雨村[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内待时飞],就是说林黛玉远嫁与他和贾元春有关。

妙玉给薛宝钗喝茶的“(分瓜bān)瓟斝”茶具,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暗示金玉良姻距离当初还有三年,幕后推手是王家。就在贾探春和林黛玉离去之后。

刘姥姥讲述“雪下抽柴”故事后马棚失火和茗玉小姐的故事,也暗示林黛玉死于十七、八岁。薛宝钗以续弦之礼嫁给贾宝玉,给因黛玉、探春远嫁而病入膏肓的贾母冲喜,不久贾家大祸临头被抄家。

“杏子荫假凤虚凰”,梨香院三官故事指出黛死钗嫁、贾宝玉以续弦之礼娶薛宝钗。

二,薛宝钗嫁给贾宝玉后,贾家先是被抄家,夫妻困难。随后贾宝玉在中秋时节感知到林黛玉去世,践行“你死了,我做和尚去”的誓言,不久后离家出家为僧,不知所踪。

薛宝琴的这首《西江月》就是回复贾探春与贾宝玉合作的《南柯子》。

“落去君休惜,飞来我自知”,贾宝玉告知将会在林黛玉死后,出家寻到妹妹贾探春和林黛玉的坟墓,再践行第二十三回“驮碑一辈子(守墓余生)”的誓言。

贾宝玉离去后,留下薛宝钗在家苦等丈夫不归,只得“明月梅花一梦”。

当日菊花诗的《忆菊》:“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薛宝钗和贾探春“射覆”,“鸡窗”“鸡人”“鸡栖于等,都是她在贾宝玉离开后苦候丈夫归来的写照。

此处还需要注意《西江月》词牌正体,薛宝琴之所以代薛宝钗写了“西江月”,还在于柳永的《西江月·凤额绣帘高卷》,同样是借一个梦,写出渴望觅得如意郎君幸福余生的感情。其中“渴盼丈夫”之离丧苦,分明就是薛宝钗的心路历程。

薛宝钗在“三春去后”得偿所愿嫁给贾宝玉,所以叫“三春事业”。可惜“付东风”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意思,终究得到后失去,只留下梦醒后的怅然若失。

此处失望的是薛宝钗而不是薛宝琴。宝琴只有待嫁新娘之忐忑。“三春”则点出“丧败”属于薛宝钗。

“几处落红庭院,谁家香雪帘栊?江南江北一般同,偏是离人恨重!”

春尽时多少人家庭院里百花凋谢,谁人家里门帘、窗帘上沾满带着清香如雪一般的柳絮?江南江北的“隋堤路”都是相同的晚春残景,让经历过离愁痛苦的伤心人更添伤情恼恨。

薛宝琴当日在《广陵怀古》中就借了隋堤影射过秦可卿,这里偶提一句。

闲言少叙,上半首词提到汉苑和隋堤的柳,却没有写到柳絮,反讲了没有“梅花”的梅树,烘托出形单影只的孤寂。

下半首的“几处”“谁家”,借疑问又表明词人自己没有“陪伴”的遗憾。

落花坠落庭院,柳絮粘挂帘栊这种事,与她都没有关系。她问“谁家,几处”其实就是羡慕人家的拥有。反观薛宝钗没有。岂非就是贾宝玉离去后“雪洞”一般的孤独和寂寞?

落花和柳絮都是“重复”得到,奈何薛宝钗已经失去。

贾宝玉离家出走后,薛宝钗成为丈夫失踪的生妻,不能嫁人也等不回丈夫,一切思念和回忆的美好,都结束在贾探春与林黛玉远嫁离去之后。

薛宝琴用落花和柳絮表达出对春尽的惋惜,但又说天下的春天都是一样的,年年复年年,只是对离丧之人太不友好。那么,谁离丧谁心痛?

薛宝琴进京出嫁,本是母亲病入膏肓不得已的“冲喜”行为。她若不嫁,万一母亲去世再守孝三年就是大姑娘了,也不好让梅家等太久。

所以,薛家自行决定出嫁,并不一定不知道梅家外放为官没回来。

薛宝琴从南京进京,走的就是大运河。从江南到江北,与母亲生离死别,如今待嫁之人终究有着相思离之意。也是她对未来姻缘的质疑。

整首词,以薛宝琴的角度有对未来婚姻的忐忑,有对亲情的不舍,正是她待嫁新娘的复杂心情。与史湘云的《如梦令》类似。

但是,更多的是被薛宝钗称之为“丧败”的隐喻则与薛宝琴无关。完全是林黛玉出嫁之后,薛宝钗虽然得以嫁给贾宝玉,却又很快被抛弃”成为生妻的悲凉写照,是薛宝钗的痛苦。

还记得之前说贾宝玉作不出《蝶恋花》,要回看第二十七回的“宝钗扑蝶”情节。薛宝钗终究只能看着贾宝玉和林黛玉生前死后“双宿双飞”,这就是宝黛钗三人的[终身误]。

薛宝琴的《西江月》是替薛宝钗回应林黛玉的《唐多令》和贾宝玉的半首《南柯子》。他们双宿双飞,她则苦守在家里。

当然,薛宝琴提到的“明月梅花一梦”,引导出那首《咏红梅花得花字》。“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暗示薛宝钗日后与史湘云姐妹扶持终老。林黛玉的《折足雁》酒令“落霞与孤鹜齐飞”也是印证。

那么,薛宝钗得到的离丧结局又是什么样的原因,她终究甘心么?一切答案还在《临江仙·柳絮》里。那才是薛宝钗的自我剖白。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以上观点仅依据《红楼梦》80回本解读。

文|君笺雅侃红楼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