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夜老虎团威武杀敌!程世才发现:八成大刀沾血,有的刺刀捅弯

 兵说 2022-07-01 发表于云南

作者:慎独

夜战是战争时期我军一大利器。为了削弱敌人的火力与兵力优势,我军往往是白天让出阵地,在夜间发起反击,与敌人拉锯,或者趁着夜色偷袭敌军,比如八路军夜袭日军阳明堡机场。在大量的夜战实践中,诞生了不少擅长夜战的部队,其中红四方面军第88师第265团有“夜老虎团”之称,光从这个名字就能看出,这个团绝对是一把夜战尖刀。

1933年10月,刚刚形式上统一四川的军阀刘湘,得到了老蒋的重用,戴上了一顶“四川剿匪总司令”的帽子,同时老蒋为了让刘湘心甘情愿给他卖命,给了刘湘大量的军费与军火。刘湘为了报效老蒋,集结了川军110个团,近20万人,组成六路大军围攻川陕苏区。

12月15日,红四方面军第88师在达县石鼓寨抗敌,战斗中,第88师师长汪烈山不幸牺牲。全师上下悲痛。为汪师长送葬时,战士们足足抬棺几十里。继任师长是程世才,他深感敌军人多势众,红军装备简陋,白天作战损失巨大,下决心要加强夜战,但夜战比起白天作战亦有许多困难,比如如何行军联络,敌我识别等。程世才命令第265团团长邹丰明抽出一些人,专门训练夜战。

夜间比起白日,能见度低,但是夜间静悄悄的,小的响动会被放大,训练夜战首先就要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每晚训练前,战士们换上轻便的软底布鞋,然后披挂上所有装备,原地大跳,谁发出了声音,就重新着装,直到跑跳都不发出声音为止。战士们学会“销声匿迹”后,大家才开始练习夜间行军、爬悬崖。部队规定了夜间行军的纪律,跌倒不叫,滚到沟里不嚷,更不准抽烟和说话。

练习夜战很苦,每一次夜间行军后,都有不少战士摔伤腿,磕破脸,一个个浑身上下泥猴一样。但是大家士气很高,专挑坏天气巡逻,训练时找难走的路。每次向上级报告时,也都不谈大家受伤和困难,都说的是哪个班几分钟就爬上多高的悬崖,搭了人梯,或者哪个班行军时一点声音没有。

一日,程世才想要考验部队夜战的训练成果,就带着一个通信员藏在行军必经之路旁,晚上一点亮光没有,伸手不见五指,等了好久也看不见有人过来,更听不见脚步声。忽然,程世才发现前面出现了一百多个亮点,像是一群萤火虫。原来这是战士们自己发明的夜间联络信号,每人带一根竹筒,一根粗香,将粗香放进竹筒里,筒口向后,这样只有后面的人能看见燃着的香头。看着前面的香头,后面的人就不会掉队。

程世才看见亮光时,战士们已经从他们面前走过去了,程世才不由得赞叹战士们训练之精。大家还因地制宜,发明了一种联络哨,这哨子是竹子做的,声音很尖,即便是交火时,也能分辨出枪炮声中的哨音。在敌我识别方面,战士们约定在手臂上绑白毛巾,看见白毛巾就知道是自己人。

【开国中将程世才】

经过一阵训练后,战士们已经熟练掌握夜间行军、登悬崖、搭人梯等,又根据敌人部署进行演习,这些战士逐渐成为夜战好手。程世才还不满足,他从其中挑选最优秀的战士组成刀尖,叫夜老虎队。当时红军生活条件差,患夜盲症的战士多,因而不少战士不能入选夜老虎队。战士们要强,被选下去后,不断地去找上级申请加入夜老虎队,干部们只得耐心劝导,让他们先治好夜盲症,再参加夜老虎队。

1934年1月,红军不断收缩阵地,诱敌深入。第265团在登龙坪一带防御,来袭的敌人有一个旅,兵力有优势,装备更是优势巨大,老蒋还派了飞机支援川军。265团的战士从早上打到下午,硬是寸土不让。黄昏时敌人收兵,开始在265团对面的山上修筑工事。敌人知道我军擅长夜战,入夜后,敌人像惊弓之鸟一样紧张,不敢睡觉,等过了午夜,敌人想必是太困了,以为红军不会再来就安心入睡。凌晨一点多,敌人后方响起了枪声,原来是265团在团长邹丰明与政委黄英祥的率领下直插敌人纵深。

战士们的苦练有了成果,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敌人丝毫没有察觉到我军的行动。战士们前半夜安心休息,后半夜精神昂扬地杀向敌人,而敌人白天打了一天,前半夜又熬了一晚,到了后半夜都睡得和死猪一样。听到了枪声后也是晕晕沉沉的,敌人一个预备团还没做出反击就被消灭。

与敌人正面对峙的我军主力趁机发起攻势,与265团前后夹击敌人。手臂上绑着白毛巾的夜老虎们,在敌人阵中横冲直撞,挥舞着大刀劈砍惊慌失措的敌人。没等天亮,敌人这一个旅就全垮了,敌人旅长也成了刀下之鬼。

战斗结束后,程世才去一个连队视察,发现8成以上的大刀都沾满了血,有的刺刀都弯了,足见战斗的激烈。登龙坪一战后,夜老虎声名大振,敌人害怕我军夜袭,往往是下午3点多就鸣金收兵,准备防夜袭。而夜老虎们也玩起了心理战,有时敌人整晚不眠不睡,夜老虎们却在营地里睡得安稳,有时敌人觉得红军晚上不会再来,夜老虎们却突然从天而降。以至于敌人到了晚上就风声鹤唳,稍微有一点响动就紧张起来,甚至有几次敌人自己人之间打起来。

265团越战越勇,在不久后的毛坝场之战中再立战功。2月初,徐向前审时度势,认为红军反击的时机已经成熟。其中红88师与红10师的反击目标是敌23军郝耀廷旅,考虑到敌人兵力强大,工事坚固,突击任务就交给了擅长夜战的第265团。突破口选在了毛坝场以西陆米岩左侧,敌人在此地有一个团,东南侧有一个团的预备队,再往后便是郝耀廷的旅指挥部。

2月10日,我军开始反攻,265团的战士们换上软底鞋,用棉花包住马蹄,马嘴也绑住,趁着夜色静悄悄地向敌人后方穿插。敌人大概是知道我军夜战本事,又不敢派兵外出巡逻,只是对着附近的山路随意地放枪放炮。正在穿插的战士,不少受了伤,但没有一个人吭声,默默地包扎,重伤的独自爬到路边,一声不吭。

265团的夜老虎们爬到陆米岩下,分两路登山,战士们搭起木梯人梯,爬上悬崖,然后垂下绳索,战士们很快就都上了悬崖。此时敌人仍未察觉,战士们开始锯敌人营房外的木栅栏,声音惊动了敌人的哨兵,但为时已晚,夜老虎们一拥而上,冲进敌营,再夜色中猛打猛冲,一口气打散了敌人两个营。

【毛坝场战斗遗址】

263团、268团见敌人纵深大乱,立即投入战斗,打垮了敌人的预备队,很快打到了郝耀廷的指挥部,敌人已是溃不成军,郝耀廷也来不及逃跑,被我军击毙。指挥部被毁,敌人全线崩溃,我军趁势夺取敌军阵地,占领了毛坝场东侧的一座高山。天刚刚亮时,发现敌人两个团的援军正向我军刚刚占领的山头涌动,敌人还不知道郝耀廷的部队已经全军覆没,以为山顶是自己人,喊着“自己人,不要误会”。山顶我军派出两支部队迂回,待敌人快到山顶时,三路出击,敌人顿时大乱挤作一团,不少敌人都失足跌下悬崖,两个团的敌人不多时就被消灭干净。

此战大胜之后,为之后的胜利开了个好头,徐向前与陈昌浩率红25师消灭敌人第7旅,一口气地将战线向前推进了30多里。毛坝场一战,红88师还发了笔横财,抛去一个旅部四个团的武器弹药不算,还有3万斤腊肉。敌人的仓库里有大批货物,都是丝袜、香烟、肥皂等。一问俘虏,原来是敌人军需官带人从城里掠来的,想着快过年了,把这些东西卖给士兵,发一笔财,没想到,全都被红军缴获,成了红军的军费。红88师265团则荣获“夜老虎团”这一荣誉称号。从此,夜老虎团的名声叫响。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