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李绛谏宪宗二事(资治通鉴卷二三七之七)

 德昌馆 2022-07-02 发表于北京
昭义节度使卢从史,一方面和成德节度使同平章事王士真、卢龙节度使兼侍中刘济暗中交往,一方面向朝廷献计,以图谋太行山以东的魏博、恒冀等藩镇,为此他擅自率兵东进。宪宗皇帝传诏命他返回昭义镇,卢从史却假托准备移兵邢州、洺州获取补给,不肯按时奉诏,迁延了好久才返回昭义镇。后来,唐宪宗在浴堂传召翰林学士李绛前来谘询。宪宗对李绛说:“有件极为反常的事,朕本来是不愿意提起的。朕和郑絪商议敕令卢从史返回上党,接着便征召他入京。郑絪却将此事泄露给卢从史,让他假称上党缺粮,需要移兵崤山以东,就地取得粮食补给。为人臣子却辜负朕到如此程度,该当怎么处治他呢?(事有极异者,朕比不欲言之。朕与郑絪议敕从史归上党,续征入朝。絪乃泄之于从史,使称上党乏粮,就食山东。为人臣负朕乃尔,将何以处之?)”李绛回答道:“假如确实如此,那这个罪就是诛戮全族也不为过。然而,郑絪和卢从史自己肯定不会对外宣扬的,那么陛下又是从谁那里听到消息的呢?(审如此,灭族有馀矣!然絪、从史必不自言,陛下谁从得之?)”宪宗说:“是李吉甫秘奏的。(吉甫密奏。)”李绛说:“我私底下里听到士大夫们的议论,都称许郑絪是一位德才兼备的人,恐怕他是不会泄露朝廷机密的。或许是他的同事中有人打算独揽朝廷大权,所以不希望郑絪得到宠信并位于自己之前吧,希望陛下认真验察此事,不要让人说陛下听信谗言啊!(臣窃闻缙绅之论,称絪为佳士,恐必不然。或者同列欲专朝政,疾宠忌前,愿陛下更熟察之,勿使人谓陛下信谗也!)”宪宗沉默了许久才说:“的确如此,郑絪肯定不至于干出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你这一席话,朕几乎要做出错误的决定来了。(诚然,絪必不至此。非卿言,朕几误处分。)”
不久,唐宪宗又询问李绛说:“谏官经常毁谤朝廷政务,他们说的话全然没有真凭实据,朕打算从他们中间找一两个典型人物给予贬谪,以便警告其他的人,你觉得怎么样呢?(谏官多谤讪朝政,皆无事实,朕欲谪其尤者一二人以儆其馀,何如?)”李绛答道:“这恐怕不是陛下的本意,肯定有奸邪的臣子想蒙蔽陛下的视听。臣子的死生,系于君主的喜与怒,因而有勇气开口进谏的臣子又有几人呢!即使有人进谏,也都是经过日日夜夜的思量,朝朝暮暮的删减,等到谏言送达天听时,所剩已经不到十之二三了。所以,君主即使勤勉不怠地寻求规谏,还要担心无人进谏,更何况要对谏官处以罪罚呢!倘若如此,就会让天下之人闭口不言,这可不是国家之福啊。(此殆非陛下之意,必有邪臣欲壅蔽陛下之聪明者。人臣死生,系人主喜怒,敢发口谏者有几!就有谏者皆昼度夜思,朝删暮减,比得上达,什无二三。故人主孜孜求谏,犹惧不至,况罪之乎!如此,杜天下之口,非社稷之福也。)”宪宗对李绛的话十分赞赏,于是再也不提贬谪谏官的事了。
翰林学士虽然官位不大,但在皇权日益加重的背景下,作为皇帝身边的人,其影响力不容轻视,其人选的优劣对朝政的影响也是非常大的。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