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薛宝钗的志气和痛苦,都在那首柳絮词中,她想要的人生不可能实现

 君笺雅侃红楼 2022-07-02 发表于辽宁

趣侃红楼432:临江仙,白玉堂前与东风,柳絮词,好风借力上青云

潇湘馆众人齐作柳絮词,每人各得一个词牌。结果贾宝玉的《蝶恋花》没作出,与贾探春合作《南柯子》,林黛玉作《唐多令》,薛宝琴作《西江月》,薛宝钗作《临江仙》,加上史湘云的《如梦令》,一共六个词牌五首词。


《红楼梦》里的诗词酒令肯定都是个人伏笔,但解读方式却很有趣。除了诗词本身的意义影射,最关键还要看诗词背后引用的典故。

比如史湘云的《如梦令》,除了词中对史湘云婚姻结局的伏笔,最要注意的是李清照作的两首《如梦令》反衬史湘云婚后[乐中悲]的契合。

再比如贾宝玉和贾探春合作《南柯子》而不用《南歌子》,就是“南柯一梦”的意义。更要从贾探春和贾宝玉的心境去理解兄妹二人各自婚后的人生况味和结局伏笔。

贾探春离开贾家从此天涯孤旅。贾宝玉离开薛宝钗,对林黛玉的承诺……

当然,《柳絮词》的主旨需要立住,就是影射作词人的各自婚姻结局。

贾宝玉的半首《南柯子》回应了林黛玉的《桃花行》,林黛玉的《唐多令》再回应《南柯子》。

按说应该薛宝钗作词再回应才对。但等来的却是薛宝琴的《西江月》。从词中意思看,分明一语双关,既是宝琴婚姻的写照,也是代替薛宝钗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回复。

薛宝琴为薛宝钗的“影”并不稀奇。当初的凫靥裘,《咏红梅花得花字》,西洋美人诗这些线索,都是薛宝琴代薛宝钗而“说”。

《西江月·柳絮》之所以被薛宝钗评为“丧败”,并不是说薛宝琴的人生。反而是“三春事业付东风”,“偏是离人恨重”那些薛宝钗被贾宝玉“抛弃”后的写照。上文解读过,不多赘述。


薛宝钗对贾宝玉和林黛玉的回复,之所以要通过薛宝琴的柳絮词表述,主要源于薛宝钗一直隐藏不露的真性情。

曹雪芹之所以再作一个薛宝琴,就是借以补写薛宝钗的真实面目。

以薛宝钗的性格,势必不会写出与林黛玉、贾宝玉唱和之语。让作者无法展笔,借由薛宝琴说话就一举两得了。

最关键还在于曹雪芹需要通过柳絮词,认真交代一下薛宝钗为什么在明知道贾宝玉和林黛玉有情的情况下,她还要作一个“恶人”,插足其中。

这也是贾宝玉作不出《蝶恋花》,以及林黛玉在《桃花行》中说“花解怜人花也愁,隔帘消息风吹透。风透湘帘花满庭,庭前春色倍伤情”,更是薛宝钗牡丹花签“任是无情也动人”的根本症结所在。

当日在解读牡丹花签时,就说明薛宝钗的“任是无情也动人”,并非“冷酷无情”,反而是她“为情所累、所苦”的体现。具体还要从《临江仙·柳絮》再说一遍。

薛宝琴作完《西江月》后,宝钗便笑着说:“终不免过于丧败。”就源于宝琴词中影射出她的婚姻悲剧。

薛宝钗说:“我想,柳絮原是一件轻薄无根无绊的东西,然依我的主意,偏要把他说好了,才不落套。”代表的是薛宝钗的不甘心,要为自己辩解的立场。


“柳絮”再怎么说好,终究是无根无萍,身轻随风之物,也注定为春天增一抹恼人的惆怅。再好又能如何?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临江仙原为唐代教坊曲名。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庭院深深”“采莲回”“想娉婷”“瑞鹤仙令”“鸳鸯梦”“玉连环”。格律俱为平韵格,双调小令,字数有五十二字、五十四字、五十八字、五十九字、六十字、六十二字六种。常见者全词分两片,上下片各五句,三平韵。代表作有苏轼《临江仙·夜饮东坡醒复醉》、李清照《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慎《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等。

薛宝钗的这首《临江仙·柳絮》为六十字词。需要注意的是她所选择《临江仙》的其他几个别名:“雁后归”“庭院深深”“采莲回”以及“鸳鸯梦”。

薛宝钗在《忆菊》中有: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是讲贾宝玉离家出走后,她遍寻丈夫不着,苦等贾宝玉归来的写照。也对应薛宝琴《西江月》中之“偏是离人恨重”

“庭院深深”所代表的是“几处落红院落,谁家香雪帘栊”的孤独与悲凉。

当日薛宝琴作《咏红梅花得花字》也是薛宝钗日后孤独的写照。“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也有“庭院深深深几许”的怅惘之情。


与李清照的“如梦令”影射史湘云一样,“庭院深深”也借守寡的李清照词,影射守寡的薛宝钗。

“采莲回”则要回到当日贾元春修改“蓼汀花溆”为“花溆”上。呼应了林黛玉作《唐多令》的正体《唐多令·芦叶满汀洲》之上。

“芦叶满汀洲”的汀州就是指“蓼汀”,意思是给大雁栖息繁衍的沙洲。典出唐代诗人罗业的《雁》诗。

蓼汀指贾家,雁指林黛玉,贾元春去掉“蓼汀”则预示她反对宝黛姻缘支持金玉良姻的立场。

蓼汀花溆改为“花溆”,出自唐代诗人崔国辅的《采莲》诗,“莲”又指林黛玉的芙蓉。香菱和晴雯都是“莲”的代表,所以她们为《金陵十二钗》三册之首,女儿薄命皆可怜的意思。

采莲意味着贾家最终要牺牲林黛玉作人生养荣丸。这些是林黛玉的结局,与薛宝钗无关。

但是“采莲回”则有[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意思。正是林黛玉被牺牲了,薛宝钗才等来嫁给贾宝玉的机会,结果如何呢?一地鸡毛而已。

所以,“鸳鸯梦”就像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云轩”一般,贾宝玉梦中扬言:“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姻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

薛宝钗在宝黛二人之间终究是:“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的[终身误]。

曹雪芹让薛宝钗写《临江仙》,就是借由这几个别名,在穿插和归拢前文的一些线索。交代薛宝钗注定无疾而终的姻缘。


以薛宝钗的出身,从薛宝琴嫁给梅翰林之子,到夏金桂嫁给薛蟠,就知道根本高攀不上贾府这世袭的贵族。无怪乎在贾母眼中是“野鸭子配孔雀”的笑话。但薛宝钗强行配合金玉良姻,她的心声全在《临江仙·柳絮》之中。

“白玉堂前春解舞,东风卷得均匀。蜂团蝶阵乱纷纷。几曾随逝水,岂必委芳尘。”

富贵豪门的白玉华堂里,柳絮伴着春风翩翩起舞,不急不躁张驰有度。不像那些狂蜂浪蝶一般轻浮没有分寸,既没有随波逐流,也不会落入泥土被掩埋。

薛宝钗的词立意不同凡响。直言她就像“白玉堂前舞”的柳絮一般,在贾家陪着笑脸迎合着。

但薛宝钗自诩有尊严,并不像刘姥姥或者傅试兄妹那样没有底线和尊严。当初她借《鲁智深醉闹五台山》反击贾母,也表达出这种“骄傲”。

她又说柳絮的命运不止是随波逐流或者落于尘土被埋没,她的人生将会有不一样的结果,是对自我的鼓励。

其实,金玉良姻给了薛宝钗巨大的压力和束缚。让她不得不配合母亲在贾家图谋。

尽管她表现出自尊自爱,终不免被人造谣诟谇,起码林黛玉早前就不认同她。那些“蜂团蝶阵乱纷纷”,何尝不是背后那些谣言的始作俑者。

薛宝钗告诉那些人尽管她确实在贾家有图谋,却不是低三下四的“求财者”,只要给她机会就会与众不同。

“万缕千丝终不改,任他随聚随分。韶华休笑本无根,好风频借力,送我上青云!”


柳树尽管有着万缕千丝,却终究不能够给柳絮以安稳,到底还要随风而去,聚散无凭。不要笑柳絮身轻无根无萍,年轻就有无限可能。只要有一阵东风借力,就能青云直上几万里,俯瞰世间皆尘埃!

薛宝钗的这首《临江仙·柳絮》无愧让人拍案叫绝,展现出了绝大的气魄。比之薛宝琴的《西江月》更加豪迈,也更加悲壮!

薛宝钗写得好,柳絮与柳树就像那子与父,儿女与家族。柳絮终究要离开柳树“自立门户”,家族的牵绊和枷锁也终究留不住儿女。一如鲁智深所言“赤条条来去无挂牵”,终将各自上路,演绎各自的缘法。

这里薛宝钗表达出对母亲牺牲利用她谋求金玉良姻的婉转批判。她累了也卷了,可却无人理解她。

家族的负累就像“万缕千丝”一样缠绕着,令她身心疲惫。她说儿孙自有儿孙福,终究不能强求。还是需要自己独立才行。是对哥哥薛蟠不作为的无奈和批评。

她又对那些背后指责和嘲笑她攀权附贵的人们回击,说“莫欺少年穷”,只是给一个机会借力就能飞上九霄,那时候俯瞰大地,一切不过是尘埃。

薛宝钗终究比之林黛玉“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要更积极的面对。这首柳絮词展现出了她的气魄和理想。


不过问题是理想太大,现实太小。柳絮终究还是柳絮,飞的再高也是无所作为。只是“空谈”一般的梦想,与贾探春恨自己不是“男儿”异曲同工,是薛宝钗有志又无奈的另一面。

薛宝钗与贾探春终究是被家族拖累最深的人,也最是苦不堪言。贾探春敢于表达,薛宝钗却不敢也不能,她早都丧失了机会。

生为薛家女儿,注定要为家族和兄长去牺牲和付出。傅试的妹妹傅秋芳就是薛宝钗的影。傅为附,也为付。攀附和付出而已。

于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就不是薛宝钗的野心,而是她的自由幻想。

如果能够青云直上九万里,是不是就能够摆脱那些“万缕千丝”的纠缠,获得属于自己的自由?

这与林黛玉说的“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岂非又是一样!

综上,了解了薛宝钗的自辩之词《临江仙·柳絮》,再看她“任是无情也动人”卷入宝黛二人的感情,就知她非是无情,而是为情所累。

他日贾宝玉离宝钗而去,在她追寻“几处落红院落,谁家香雪帘栊”时,在她“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时,薛宝钗的可怜和可悲又有谁能真正理解。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趣侃红楼》系列文章每天一篇,将为您持续更新!以上观点根据《红楼梦》80回前故事线索整理、推论。

文|君笺雅侃红楼插图清代画家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点赞、收藏、转发和赞赏一样重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