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白月季‖文/丁恩翼

 522小窝 2022-07-03 发表于河北

红白月季

“姐,好奇怪哦…”
姚锐嘴里嚼着饭菜,边向窗外瞥了一眼,边把一块鱼肉丢给脚边的小黄猫咪咪。
“什么好奇怪?”
姚婷夹起一筷子炒西芹放到碗里,不解地问。
“这家人家阳台上的月季花,一开始是一盆红的,隔了几天换成白的,再隔几天又换回成红的,你说是不是很奇怪?”
姚锐看着姐姐,眼里充满了世事洞明的严肃神情,“会不会是想要暗示什么啊?”
“暗示什么啊?”
“就比如像…外遇…之类的事。”
姚婷顺着弟弟的视线望向窗外,对面独栋别墅的二楼阳台上,一盆白色月季迎风轻舞着枝叶。她漫不经心地回过头来继续吃着碗里的饭,好像完全没有在意似的。
姚锐见状有点急了,“我注意他们很久了,这家人家住着夫妻两个人,妻子是个全职太太,长得很漂亮、很甜美、很和善的那种,丈夫看上去彬彬有礼,但实际上,听邻居们说,他是个除了写小说之外其他事情一概不会也一概不过问的那种人,所有家务都是他妻子一个人在打理。”
“你怎么对这家人家那么了解?”姚婷问。
“我敢不多了解些吗?姐夫和那个女的这么熟…”
“你姐夫?你姐夫和她认识?”
“当然啦,上次咪咪走丢,其实是跑到他们家去了啦,后来那个女的打了咪咪项圈上留的手机号码,不就是姐夫的吗?”
“哦这样啊,怎么从来没听你姐夫说起过,我一直以为咪咪是在外面玩了一圈后肚子饿了才自己找回来的。”
“看到吧?姐夫一个字都没和你提,说明什么?哼…”
“喂,你到底想说什么啊?”姚婷咽下一勺汤,看了姚锐一眼。
“姐夫大部分时间都是居家工作的,你白天在出版社坐班又看不到,幸亏我替你多长了一双眼睛哦…”
“什么意思嘛?”
“我是想告诉你,自从他们俩认识后,肯定互相加了微信,白天你不在的时候,我经常看到姐夫捧着手机疯狂打字,还不时微微一笑的样子,再后来,他就经常跟我说要回公司开会,叫我一个人好好看家,接着就出门了。在咪咪走丢之前,姐夫一个月最多去公司一两天,其余时间都在家里敲代码,哪里像现在这样隔三差五的就去开会…”
“你是说他们家月季花的颜色…”
“我就怀疑是这女的发出的暗号!”
姚锐打断姐姐,抢先说道,“比如说,放一盆白色的月季,就代表我丈夫在家,你不能来;反之就代表我丈夫出门了,你过来吧…”
“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原来是怀疑你姐夫出轨了?”姚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反正我觉得是,你别不相信!”
“好啦,你啊,侦探小说看多啦,有这点时间,不如出去好好找份正经工作,你看看你现在,还不是你姐夫在养着你?还说人家坏话…”
“总之我可是为你好!别这么小瞧我的侦察分析能力…”
姚锐见姐姐不仅不相信他的忠告,还调侃起自己来,心里气鼓鼓的。
两个月后的一天下午,那户人家的妻子意外身亡了,至此以后,阳台上的月季花,每天都洋溢着夺目的红色。警察问询她丈夫时,他是这么叙述的——那天他正在房间里写作,妻子突然闯进来,直言自己已经出轨长达两年之久,并提出与他离婚。丈夫非常震惊,当场拒绝了她的要求,两人发生了剧烈的争吵,妻子一气之下跑出房间,他也跟了出去,妻子哭着转身推搡他,可能是用力过猛导致身体失去了平衡,她滚落下楼梯,不幸酿成了事故。
警察对妻子微信通讯录里的每个人都一一走访了解情况,其中根本没有姚婷的丈夫。而与此同时,姚婷的丈夫喜上眉梢地在晚饭席间宣布了自己升职的好消息,他说部门前不久新换了领导,这位领导对他的技术能力十分赏识,很长时间来一直在和他单独进行深入沟通,升职的事情,是今天才正式宣布的。
姚锐这下有点懵,人家妻子或许确实有了外遇,但却和姐夫无关。不过,至少对月季花色变换的分析是正确的,所以,也算具备一定的分析能力,他自我安慰地想。
姚婷的丈夫升职以后,便很少居家工作了。姚婷也向他坦白了因为出版社裁员,实际自己已经离开单位很久了,因为不想让丈夫小觑,也不想让弟弟戏谑,一直瞒着他们在便利店打零工,工作一天休息一天,休息的日子就去图书馆借阅小说来读,毕竟当年入职出版社,也是为了能第一时间读到更多的好书,阅读一直以来都被她视为人生最大的享受。
姚婷始终忘不了第一次在图书馆里见到他时的情形。他坐在她对面,查阅着一本旧版的古典戏剧著作。他专注的样子和儒雅的气质让她着迷。
而后,他们经常在一起探讨俄罗斯文学,分享自己对某本书里某个篇章的理解,她读过他写的每一本书,她告诉他,关于对生命的痛苦与怅然的描绘,你的笔力不下于陀思妥耶夫斯基,他曾为这些赞扬与肯定激动不已,紧紧抱着她,说着相见恨晚,相见未晚…
他说他妻子是个十指不沾书本,只会埋头做家务的工具人。他向她许诺,明天就向妻子提出离婚…姚婷或许很难忘记那个让她充满期待又忐忑不安的“明天”,那一天下午,警车就停在自家对面,随后救护车也跟着驶入,他的阳台上,摆了一盆白色的月季花。他说,是妻子承认出轨,向他提出离婚;
他说,是他在震惊之余,严辞拒绝了妻子的要求;
他说,是妻子推搡他时,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平衡…
姚婷今天休息在家,终于,每天假装去上班的日子结束了。丈夫一大早就出了门,在他的新职位上努力拼搏着,弟弟还赖在床上睡大觉,咪咪的猫粮也快吃完了,姚婷打算这就开车去超市买,隔着车窗,她抬头望去,二楼阳台上红色的月季花依然迎风招展,她想起弟弟的侦察与分析结论,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然后表情变得沉默,踩下油门,安静地、远远地驶离了。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