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谁说老了只能跳广场舞?她们,70岁出专辑、画插画!

 新用户16539053 2022-07-03 发表于四川

你设想过70岁以后的人生吗?

5点钟起床去公园晨练,浇浇花看看电视,6点钟吃完饭下楼遛弯儿,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在平凡中度过日复一日... ...

这或许就是大多数老人的日常,但大家应该都曾幻想过,要做一个“很酷”的老太太。

今天鸟酱想为大家分享,3位女性艺术家,不一样的老年生活。

 生活旋律收集者 

她叫Sigridur Nielsdottir,年轻的时候,她做了很多和创作毫不相干的职业:保姆、收银员、遛狗人。

过着普通人的生活,选择一个合适的人结婚生子。

70岁生日那天,她收到了她女儿送的一架电子琴和一个录音机,没想到这两个物件却成为了改变她的契机。

从此,属于她自己的新人生悄然来临。

她对身边的一切声音都充满了好奇,怀里小猫的咕噜声、院子里的狗叫声、水管的滴水声和壁炉里柴火燃烧时发出的啪啦声....

这些日常生活中无法构成旋律的声音,此刻在她耳中都是一个个美好的音符。

她用电子琴弹着跳跃的节拍,并融合录音机录下的日常声音,竟然在6年内录制了59张专辑!

她的音乐不追求世俗中所谓精致的音效,更喜欢加上生活中常出现的“噪音”,以此来烘托。

这种音乐完美契合了Lo-Fi(低保真) 流派的质感,所以大家都亲切地叫她Lo-Fi奶奶。

她的音乐好像永远都在歌唱着童真、幽默和真诚,像一个阳光午后,沐浴在阳光下的老奶奶在给一群小朋友们讲诉过去的故事。

做音乐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可以说创造力让她重生了。

她在短短的11年音乐生涯里,已经拥有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歌迷,其中不乏很多资深音乐人都成为了她的粉丝。

纪录片导演Kristín发现了她,立马想要了解这位神秘又才华横溢的奶奶。

纪录片制作团队花了很久时间打动了她,并花了8年时间拍摄了一部有关Lo-fi奶奶的纪录片——《Amma Lo-Fi》。

在记录片中,Lo-Fi奶奶去厨房、后院、所有她日常生活的地方采集声音,带领着大家探索声音的世界。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传统乐理知识的桎梏,她的音乐非常自由和轻松。

她也和大家一起制作自己专辑的封面,明快的颜色和可爱的小插画很直观地将她丰富的内心展示在了银幕上。

纪录片里我们也能看到Lo-fi奶奶的浪漫。她用摩斯密码打出I Love You,送给逝去的爱人。

“对于我们爱的人,我们应该有一个美好温暖的告别,因为你知道你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这位白发老太太,心里一定住着一个纯真的小姑娘。

是谁说女性的变老注定意味着人生黯淡呢?

对于这个这个平凡的老太太来说,属于她的冒险在70岁时才刚刚开始。

人生仅有一次,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以童真拥抱苦难 

上图这样鲜明快活的插画,很难想象是出自一只因先天性关节炎而变形的手。

莫娣(Maud Lewis),1903年在加拿大的郊外出生,先天性得关节炎让她的生活痛苦不堪,严重的驼背让她的下巴压到了接近胸口的位置,还因为手指扭曲而无法正常生活。

这双从未被天使眷顾的手,却能画出孩子般纯真的画面,实在是令人惊叹。

疾病的痛苦限制了莫娣的行动,她无法出远门去尽情感受这个世界。

莫娣和丈夫居住在一个非常狭小并且没有供暖的房子里。生活虽然艰苦,但幸运的是,丈夫弗利特给了莫娣足够的温柔。

弗利特支持她绘画,用微薄的收入给她买了绘画工具。

之后夫妻俩便一起进城,出售莫娣手绘的圣诞贺卡,赚了钱又用于买画材。

莫娣的画很多都是透过小房子的窗户瞥见的景色,还有童年寥寥无几的出城的回忆。

莫娣画中的世界总是像童话一样:牛戴着铃铛,两侧的树开着粉色的花,车里坐着戴着围巾的乘客,海鸥在平静的湖面飞翔,郁金香花丛里闲逛的白猫...

终于,小小的卡片框不住莫娣的才华了,她把画笔瞄准了小房子里的墙壁、窗户、壁炉。

从此以后,他们生活的地方不再是小小陋室,而是充满着可爱事物的乐园。

莫娣的世界很小,可她似乎能感受到全世界的快乐。明亮纯净是莫娣的标志,她从不调色,而是直接从颜料管中蘸取颜料来涂抹。

愉悦的色彩与简陋的房子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本来令人沮丧的生活状态,在她的画中从未被体现出来。

遗憾的是,莫娣一生中,作品并没有大卖,直到她生命的最后几年,画作的价格最高也不超过10美金。

晚年时莫娣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直到1970年,她离开了这个世界,在那之后她和他的作品才渐渐闻名于世。

新斯科舍省美术馆接管了房屋的保养和保存的工作,把整个房子移到了展馆内,被永久展览。

她坚强的内心在支撑着她,用灿烂来回馈这个残酷的世界。

 从不忘记生活本质 

与前面几位“半路出家”的国外女艺术家不一样,她出生于中国的名门之家,齐白石的入室弟子,郁达夫的侄女,既是画家也是散文家。

1956年,齐白石获国际和平奖金,是郁风扶老人上台领奖的。那年齐白石96岁,郁风40岁。如今,郁风已是88岁的老太太了。

当她听到一些同龄人哀叹时日不多时,她却从来不想这些。因为她总能沉浸在自己的一小块自由的空间里,供她的爱好、思绪、欣赏和想象,附着于缩减的美景美物而驰骋飞扬。

这些小品就是随机记录下来的一鳞半爪。

她说:“我爱故乡的春雨,也爱塞外的秋阳。我有幸曾经飞越天山,走在浩瀚无边的沙漠戈壁滩中,亲近交河古城的遗址,看到克孜尔崖洞中的壁画,吃到吐鲁番民居庭院中的葡萄,感受到夕阳下的群山喷吐火焰的灼热。”

“当我远游在海外,却更深地思念故乡。并将这份思念寄托于画作之中。”

今天分享的女艺术家们,她们一生当中凭借着强大的内心,面对阴晴不定、无法掌控的命运,从未放弃过对美好的追寻。

人生有太多不可抗力,我们手握着一点点光亮前行,要相信总有一片灿烂属于自己。

“对待人生,你不妨大胆一点。”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