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时宝官 2022-07-03 发表于河北
#醉美宋诗#
城南
【宋】曾巩
雨过横塘水满堤,乱山高下路东西。
一番桃李花开尽,惟有青青草色齐。

风消雨歇,空气中散发出一股清冽的味道,使人生出信步漫游的冲动。自然界中,一场雨便是一次重生,诗人一路走走停停,所见之处皆是一派张扬恣肆的青翠。大地先前的疲惫,已随淅淅沥沥的雨,汇入小溪,潺潺流向远方。
不知不觉中,诗人来到了秦淮河边。一派好景使他顾不上擦拭鞋面上的泥土便放眼望去,此时的横塘不再是平素的模样,水位上涨,几乎漫过水堤,别有一番动感的情趣;平日寂静的山峦也热闹起来,远近高低不齐,参差错乱。雨水好似九天瀑布般从乱山高处哗然落下,而后分向东西流去,给人以放纵之感。
新雨后的流水渐渐消退,天穹澄明似镜,大地清韵幽幽,让人心旷神怡。但是,世间之事总是明暗相生、欢愁相依。雨前绚丽似锦的桃李芳花,禁不住暴雨的折磨,已经香消玉殒、零落殆尽。真个是“一番桃李花开尽”,一年一度的青春,就这般匆匆收场。然而,满地落红中,总有鲜明的翠绿,点亮人们的眼睛。那一片茸茸青草,经过雨的洗礼,抖擞振作,挺身而出,不仅未被摧毁,反而棵棵沾翠,整整齐齐,毫无零乱倒戈之状。
桃李在明媚的春日里妩媚妖娆,世界也因此斑斓婉媚;小草漫山遍野,从来不被人注视,极少引来赞叹,它们只是静默着将世间染绿。然而,一场暴雨,吹落了一地的妖娆,像林黛玉那般,一场眼泪一场咳嗽之后,便再也启不开桃红般的朱唇。唯有一簇簇小草,像是教堂中虔诚的信徒,经过了一场灵魂的洗礼,越发显出勃勃生机。平日看似朴实,生命竟甚为强大。
曾巩之诗往往富有哲理,寄托遥深,《高松》中“高松高于云,众木安可到”如是,《菊花》中“菊花秋开只一种,意远不随桃与梅”亦如此。这便使得他的诗与一般的咏物诗有了分别,这一首《城南》即因婉曲多蕴而有一定思想深度。
自古便有不少诗人不惜为小草们泼墨,白居易的《赋得古原草送别》盛赞它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朴实无华的小草自有舞台,不为人看重时,便自娱自乐、自我欣赏;它们潜伏着、积淀着,不断蓄势,待到一场雨过便已茁壮挺拔,让世人为之惊叹。
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经得起风雨的打磨才算得强韧。如果只似枝头桃李,摇曳于晴天,一经风雨便狼藉满地,纵然会收获一掬同情和惋惜,又有何益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