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西窗剪烛】絮语田园居 | 随笔 郭华庭

 文化佳园 2022-07-03 发表于江苏

本文导读

     仅有对"秋丛绕篱”、"稚子垂纶"农耕景致的陶醉,而没有基本种田技能,那会陷入困顿。陶渊明就存在这个短板,尽管"晨兴理荒秽",却仍然"草盛豆苗稀。”

      爱田园,不仅仅是理念呵。

郭华庭

絮语田园居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陶潜老先生之《归去来兮辞》面世千载以来,归隐田园,啸傲山林,远涉关河,凡能疏离、屏蔽、乃至阻断世俗繁扰的生活选项倍受青垂,代不乏隐人名士也,与之而来的雅致诗文亦如山涧小溪,潺湲而流,物质与精神双重能量所构建的“田园居”,与芸芸众生作双向选择,双向回应。或好之或厌弃,各有遵循,无高下之谓。

      田园居,或泛式的疏远市井喧嚣的生活样式,无非是一种文化的选择。好比餐饮,中餐与西点,瓢饮与雅啜,或兼容并包,缘由诸多,难以厘清。

    如果说,田园居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文化选择,那么大体上看,这种生活的主力阵容,是步入夕阳晚照的“衰朽群体"。

     退出职场,回眸“烽火连天”的场景,品偿为养家糊口而日夜鏖战的无奈况味,尤其是回想那些在岗时勉力周旋而心为形役的节点,……这些回首、反思,叠加起来一个最直觉最理智的认知、判断,就是要寻找一个对得起余生的生存空间。

     田园居,从物的层面看,远离或至少疏离都市。繁华与静寂,各有其好,取其后者,则隔离乃至屏蔽都市喧嚣蕴藏的聒噪与杂乱,田园居,既可安身立命、又"处江湖之远",何其妙也。

    田园居,是对精神污染的洗涤与重构。职场大半生,无论如何,身陷其中,感官世界已是良莠并收,得失挫顺,岁月峥嵘,精神能不失常,就值得庆幸,但,难免神经触角的麻木与间或失灵。陶潜,就是带着“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的遗憾而归隐的。

   居之田园,对过往反思而不纠结,从今天起床开始,珍惜时光,在愜意中挥洒,在自由吐纳中,寻觅生活趣味。躬耕之中,虽无少壮之蓬勃,但,思想可以过滤得更清澈,生活的节奏会更科学。

   居之田园,也可理解为人生战略转移。铝华洗尽,素颜真容,才可识得真皮相。契阔谈宴、狂歌顿歇之后,才是思想的沉淀,智慧的萃取。王维谪居辋川,诗兴、禅意,浸润晨昏,仙气盈盈。“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神契山川,

物我相融,不知今夕何夕!

田园居,也不是没有门槛。

仅有对"秋丛绕篱”、"稚子垂纶"农耕景致的陶醉,而没有基本种田技能,那会陷入困顿。陶渊明就存在这个短板,尽管"晨兴理荒秽",却仍然"草盛豆苗稀。”

爱田园,不仅仅是理念呵。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