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红楼梦》到底写了什么?

 少读红楼 2022-07-03 发表于上海

本文音频:《红楼梦》到底写了什么?

一直有人问,红楼梦到底写了什么?可红楼梦不是十万字二十万字的普通小说,一个主题几个人物几段简单的情节,几句话就能总结出来。它被誉为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它内涵丰富,包罗万象,所以,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概括的。

鲁迅先生就说过,单就红楼梦的主题命意而言,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不同,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由此可见,红楼梦的内涵有多丰富。

俗话说,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红楼梦能成为传世经典,位列四大名著之首,被誉为中国古典小说的集大成者,它的主旨显然不是单一的。别的不说,单就后世对红楼梦的研究,就分成了索隐、考证、评点等五大派。

你说红楼梦写儿女情长,爱情悲剧,这个没错。

红楼梦写了以宝黛钗三人为代表的爱情悲剧,它开篇就说是大旨谈情,而爱情又是红楼梦里最显著的一条主线。

曹公围绕宝黛二人,写了许多经典桥段,无不是围绕宝黛爱情这条主线而展开,比如宝黛共读西厢,黛玉春困,黛玉葬花,宝玉摔玉,宝玉挨打等。

不只是宝黛爱情,像贾蔷和龄官,贾芸和小红,柳湘莲和尤三姐,也都是爱情这条主线上的支线。

通过宝黛的木石前盟,二宝的金玉良姻,曹公将爱情悲剧和婚姻悲剧结合在一起,写出了人世间最珍贵的爱情和最遗憾的婚姻。

你说红楼梦是对封建时代下女性悲剧的集体讴歌,也没错。

红楼梦开篇就说了,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曹公著书红楼,将视角从社会生活转移闺阁內帏,写那些令人同情的薄命女子。

曹公更是借贾宝玉神游太虚幻境,写了薄命司里的无数薄命女子,他关注的不只是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中出身高贵但命运悲惨的小姐,还有又副册乃至三副、四副中出身卑贱也同样搏命的女子群像。

细读红楼梦我们会发现,曹公笔下只有小人物,没有小角色,人人都有完整的故事,人人都是自己生活中的主角。红楼梦里的任何一条线,单拎出来,都会是一个饱满而完整的故事。

无论是元春入宫,探春远嫁,还是金钏儿跳井,晴雯被逐,都是曹公所关注和同情的对象,是组成红楼梦女子悲歌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那个时代,曹公能将笔触深入闺阁,不去写之乎者也,不去歌功颂德,而是写儿女情长,写闺阁琐事,关注女性的悲剧命运,单是这个命意,就足以令红楼梦传世后人。

你说红楼梦写的是家族兴衰,这个也没错。

红楼梦写到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尤其详细描写了以贾府为首的古代贵族的兴衰史。

曹公通过贾府五代人取名的深意,暗示和交代了一个赫赫扬扬近百年的贵族,是如何由盛转衰乃至最终被抄家灭亡的。

比如第一代宁荣二公贾演贾源,则是贾府发迹的开始,是源头,到第二代贾代化贾代善,开始挺直腰杆做人,到第三代贾敬贾赦贾政,开始弃武从文,靠功名立世。因此,这三代人的名字,分别是水字旁、人字旁和文字旁。

到第四代贾珍贾琏贾珠等,后代子孙开始坐享其成,崇尚金玉珠宝等奢华之物,贾府到这一代,已经开始走下坡路。及至到了贾蔷贾蓉等第五代,贾府已成草木之势,寓意离枯败死亡不远了。

从原文我们也能看出,贾府的败落,与子孙的坐吃山空,为非作歹,不务正业有很大关系,整个贾府子孙中,没有几个用功读书的,人人只知道享乐,就像冷子兴说的,安富尊荣者尽多,运筹谋划者无一。终有一天,会大难临头。

你说红楼梦写的是人情世故,这个也没错。

红楼梦问世后,即被后世定义为人情小说,世情小说,原文里也有两句诗明确提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红楼梦里的人情世故,浸透着曹公所经历的生活智慧。比如刘姥姥去贾府打秋风,比如贾芸求职,比如小红跳槽,比如王熙凤理家……处处都在写人情世故。

封肃对女婿甄士隐的半哄半骗是人情世故,贾雨村对英莲的见死不救是人情世故,贾政的清客们对宝玉的恭维是人情世故,卜世仁对外甥贾芸的漠不关心是人情世故,贾府那些婆子媳妇与大小丫鬟们的矛盾也是人情世故。

可以说,红楼梦就是一部关于人情世故的宝典,里面蕴藏着无尽的生活智慧与处世哲学。甚至于身在职场的今天的我们,依然能够从其中吸取和收获许多有用的宝藏。

不仅如此,红楼梦还写到了许多美食、诗词、戏曲、音乐、绘画、建筑、禅理、药理、养生……它不愧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