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风趣幽默的倪匡:他相信,人永远无法摆脱命运对自己的捉弄

 佳易博览 2022-07-04 发表于黑龙江

作者:山佳

2022年7月3日,著名华语科幻作家倪匡去世,享年87岁。在他生前,认为自己能够如此高寿,已是奇迹,并坦言:年纪越大,越相信命运的作弄,人永远无法摆脱命运对自己的捉弄。
想想也是,1950年,倪匡没有跟随父母前往香港,而是决定留在大陆。先进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深造,后当上公安干警,又因破坏交通罪差点被判死刑。命不该绝的倪匡一路奔逃,后辗转来到香港,开始人生的另一段传奇……


01

倪匡,原名倪亦聪,字亦明,1935年出生在上海。手足七人,作为家中的老四,倪匡从小就爱读书。伴着经典长大的他,上小学时,作文就非常出彩。
1950年,倪家父母决定迁居香港。但青春年少的倪匡,看不上那个弹丸之地,毅然留在大陆,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
1951年,正读高中的倪匡,有天逃课,一路闲逛到上海外百渡桥。猛一抬头,正巧发现墙上的布告被风吹起。
本来就是一恍惚的事,没想到倪匡有心了,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布告上到底写的啥?原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正在招生,而且今天还是最后的截止日。
命运使然,倪匡毫不迟疑,当机立断报了名,于是被送往苏州受训三个月。那一年,倪匡16岁。
还在当学员的倪匡,就曾被指派参与抓捕反革命。一个晚上,苏州就抓了好多人。枪毙反革命时,倪匡也跑去看了。血淋淋的场面,令倪匡几天都吃不下饭。生命不能承受如此之重,于是在寄往香港的家书中,他将此事告诉了父母,试用文字浇去心中的块垒。


02
革大毕业后,倪匡被派往内蒙古,这也是他主动申请的。倪匡的想法很天真,随着工作地点的变更,正好把祖国河山看个遍。
在内蒙古保安沼劳改农场,作为公安干警的倪匡,主要职责是管理那里的犯人。那是1955年,他20岁。
初来乍到的倪匡,精力旺盛,看着草原上成群的狼,他动了“科学家”的心思。他抓来一只狼,与一只狗配种,产下了四只小狼狗。日益长大的小狼狗,很是凶猛,一见到外人就狂吠着扑上去。
平时,倪匡很是注意,将它们关在密闭的营房里,以避免事端。哪知,有天总队书记来支队视察。照例巡视完毕,正待离开时,书记不知怎么就顺手推开关狼狗房间的门。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听一声惨叫,书记被四条狂吠的狼狗袭击了。好在书记身手不凡,随即拔出手枪,呯呯呯呯四声枪响,狼狗倒地。
定下心神的书记,厉声责问跟在身后的支队领导,是哪个家伙在营房养的狼狗?一片沉默声中,倪匡站了出来。书记紧紧盯了倪匡一眼,转身走了。


03
一段时间后,倪匡受支队指派,前往总队参加批评会。那个时代,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会议,都是常态。
某天,测量员独自外出,被一头大灰狼跟踪。情急之下,测量员挥动手里的水准仪驱赶大狼。不经意间,水准仪与地面砂石相撞而毁坏。这下,书记、队长震怒,认为测量员故意损坏国家财产。
批评会上,测量员成为受批判的主角,参会人员争相发言,控诉测量员。而在场的倪匡,却不识时务地笑出声来。

书记很恼火,哪里来了一位愣头青,如此场合,胆敢放肆?再定睛一看,好嘛,竟是那位放狼狗咬人的小干警。
于是,书记大声责问:你笑什么?这是严肃的政治斗争!而倪匡还未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一板一眼地解释:测量员没做错啊,那种情况他不把大狼赶走,就会被大狼叼走,水准仪也找不回来了;现在水准仪坏了,但修修也可以用,你们上纲上线的批判,实在没道理!
书记挂不住了,转而给倪匡扣上“在严肃场合竟然纵笑”的罪名。批评会陡然转向,倪匡成了主角。好在倪匡口才了得,据理力争。几番争辩,书记结结巴巴,只得宣布息会,但倪匡的名字他算是牢记了。


04
隆冬季节,天寒地冻,倪匡与战友住的房子,一旦无煤取暖,就和冰窖差不多。一次,大雪封阻,烧煤运不进来,如此这般,生命受到威胁。于是,倪匡想起小河上的木板桥。把桥板拆下当成木柴,燃火取暖,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再说,河水早已冰冻,过往车辆从河上通过,丝毫不成问题。
想到就做,倪匡就与战友,将那座木桥拆掉,取回柴火。等到春暖花开之际,再砍树另建一座小桥就是了。
但倪匡认为罪不该死,虽说写了几万字检讨,但内心并不把这事儿看得过重。不久,倪匡被隔离在方圆十里没有人烟的小屋里,深刻反省。
五月的一天,总队政治处的一位蒙古族朋友来见倪匡,并直言:情况不妙,总队准备设立特殊法庭审判你。
倪匡顿觉此事的严重性,总队书记是四级干部,有权判处一个人的死刑。在朋友看来,倪匡面临的,要么是死刑,要么是二十年徒刑,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这位蒙古族朋友,真够意思,他找来一匹老马,建议倪匡朝北跑,那里的游牧民族多,好心肠的蒙古人会收留你,过上两三年再说。


05
倪匡逃跑的那晚,大雪纷飞,看不清北极星,找不到方向,只能任由老马一路走下去。老马识途,竟将倪匡带至一条铁轨处。天无绝人之路,顺着铁轨,就来到一处不知名的火车站。倪匡爬上了载货的货车,一路东行,最后到达黑龙江省泰来县火车站。
泰来离鞍山不远,那儿的钢铁厂还有担任工程师的大哥呢。投奔大哥,不失为一个好主意。又一路南下,倪匡找到大哥倪亦方。
在大哥的安排下,倪匡有了临时户口,当上了临时工,每月还有了四十块钱的收入。但毕竟这不是长久之计,倪匡决定回上海另作他途。
上海的舅公家,成了倪匡的落脚地。面对一个公安干警,沦落成在逃犯,亲戚们都有所惊恐。若日后官方找上门来,安上知情不报的罪名,也会叫人吃不消。
冥冥之中,总会有绝妙的安排。1957年,正值大鸣大放的阶段,上海报纸上竟然刊出“可帮助偷渡香港的消息”。倪匡决心已下,投奔在香港的父母成了他的最佳选择。
凭借广告,倪匡找到“偷渡”机构,对方问他是否懂粤语?若懂,支付300元;不懂,450元。那时的450元,可具备如今上万元的购买力。在至爱亲朋的资助下,倪匡很快凑足了这笔钱,静待逃亡。
接到启程通知后,倪匡先乘火车到广州,三天后偷渡到澳门,再从澳门乘运菜船偷渡到香港,在九龙的一个码头上了岸。那是1957年的7月,倪匡22岁。从此,他再也没有踏足过中国大陆。


零下三十度,雪夜,瘦马,狂奔,这个场景,依然还会在倪匡的梦境中出现。65年飘过,上海是回不去了,但鲜美的小馄饨,倪匡依然记得。
生前,倪匡写给自己的墓志铭:多想我生前好处,莫说我死后坏处。如今,风趣幽默的大才子,以87岁的年龄配额走完一生,祝老先生一路走好……
生命是一种缘,是一种必然与偶然互为表里的机缘,是执着与随性的交织。有时候命运可能偏偏喜欢与人作对,或是和人开个小玩笑,这时,不妨随性一点,知足常乐,顺其自然。
版权声明:我们尊重原创。文字、图片、视频、音频和素材,版权属于原作者。有些文章在推送时因某种原因与原作者联系不上,若涉及版权问题,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