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影视口碑榜 2022-07-04 发表于北京

#人生大事#

“人生除死无大事”,这是电影《人生大事》的核心理念。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莫三妹(三哥)出生在一个殡葬师家庭,他们拥有一间叫做“上天堂”的小店铺。虽说是世代以此为生,但是他们的收入微薄。

“上天堂”的隔壁是一家婚庆公司,两家店铺对比之下差距不是一丁半点。婚庆店喜气洋洋,装修讲究,还有定制的红毯给客人以尊贵感。而这家“上天堂”破破烂烂,仅有的门牌还掉了右上角。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生死由命,这是我们普遍的认知。对于死亡的处理,大家向来也都是避之不及,生怕会触及对方的伤痛或者说一些不够吉祥的地方。

朱一龙扮演的莫三妹也是如此,在监狱刑满释放的他想着从老爸手中获得房产证,紧接着就转行。就在他打着如意算盘,准备和女朋友一同开一家母婴店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女朋友已经和别人在一起了。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生活一地鸡毛,咋咋呼呼的日子搞得人不得安宁。就是这样一部不太日常的影片,在上映之后获得了4亿的高票房,甚至还有不少言论将其评价为年度黑马影片。

《人生大事》看上去是一场闹剧,剧本写得也有点小成本网剧的感觉。若是细细品味,就会发现这部作品荒诞略带俗套,却还是戳中了不少观众的心。

与朱一龙扮演的三哥有最多对手戏的不是老戏骨,也不是什么年轻貌美的女演员,而是一位9岁的小女孩武小文(杨恩又 饰)。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小文是一个生活在大杂院的孤儿,出生到现在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当别人问及她的爸爸妈妈时,小文总是无所谓地回答到,自己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外婆去世之后,小文失去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人。生性懦弱的舅舅在家中没有地位,舅母赚钱舅母一言堂,又怎么会允许丈夫带一个拖油瓶回来。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被遗弃的孤儿小文,被嫌弃的三哥,还有另外两位殡葬师建仁、白雪,她们四个组成了新的家庭。

当然,在这里的剧情处理上,导演省略了很多北京故事的交代。例如建仁和白雪前期没有任何互动,是怎么就突然在一起的。细节上不够细致,这也是《人生大事》存在部分割裂感的原因。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在故事本身的设定上,殡葬师这个冷门的职业有了一席之地,但也对商业电影的号召力拉低了分数。

好在,痞里痞气的三哥和野蛮小萝莉相互治愈,她们的故事有笑有泪,在这一点上做到了融合,让死亡变得不再那么害怕。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看了《人生大事》之后,会有观众主动留言表示自己的理解。这些殡葬师是“种星星”的人,是让亡者体面离去的人,是有功德的人。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当老莫,也就是三哥的父亲去世的时候,他遵从父亲的遗愿选择了一种不太平常的葬礼仪式。

用购买来的烟花将父亲的骨灰洒落大地,当骨灰在天空中变成烟花的时候,亡者也就真的上了天堂,具有浪漫气息。

由此可见,荒诞不意味着作品不具备意义。三哥给自己家中看似邪恶阴森的纸人做出了善意的解释,卫生间里的两个小纸人叫“黄瓜”和“茄子”,他们成了普普通通的装饰品。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再比如,三哥和小文亲生母亲都坐过监狱,两人最终都成为了体面送走亡者的工作者,实现了自身的救赎。

荒诞中略带俗套,朱一龙的《人生大事》是不是年度黑马影片?

同时,电影本身不强求美化所有人和事。借助舅妈这样一个自私和见钱眼开的人物形象,完成了对现实的映射。

年度黑马电影是否名副其实还未可知,但就上半年的电影市场表现力而言,《人生大事》算得上是其中的佼佼者。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