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间故事:一家七口被杀,破案无门,高人设局:凶手必主动现身

 思明居士 2022-07-05 发表于河北

宋朝神宗年间,一天,浙江余杭县发生了一件大案,一户人家七人被杀,一时人人自危。

知县王启发率队前去查看,只见尸体横七竖八,中午温度渐高,尸体发出熏人的气味。

众官兵以布遮鼻,收拾尸体,并找邻居做了笔录。

王启发的到来表明一种态度,县衙绝对不会不管,请大家不要担心。王启发是一个文官,只能写雅韵之文,并不擅长破案。

王启发对县尉刘武说道:“此案必速速告破,民间议论纷纷,破此案,一可以安民心,二则抓获元凶为死者伸冤。”

刘武信誓旦旦:“请大人放心,必破此案。”

刘武招集捕快、法医勘察现场,想迅速找出线索。

文章图片1

死者张保法是一家之主,死者中包括他的父母、妻子,儿子、儿媳,还有一个小孙子。

刘武心想,如此残忍的灭门之案,必是张保法的仇人所为,或者他儿子张乾九得罪了别人。其他老弱妇孺社会交往少,不会引起如此大的命案。

现场勘察完毕,看家具箱柜,并没有翻动迹象,不像是打劫灭口。思路已定,仇杀或情杀。刘武命人在村中寻访,看张保法一家有无有人结仇。众人皆说,张家一向老实巴交,以务农为生。他儿子也是跟随父亲务农,偶尔去跟人跑船打渔赚些银两养家,并不曾与人有过节。

案情已明,众人又陷入困境。刘武又把卷宗翻了一遍,七人所致命之因,皆是短刃刺腹,流血过多而亡,只有张乾九前臂有伤,似有博斗之痕迹。

刘武觉得蹊跷,就亲自上门询问张保法邻居。

“事发当晚,你可曾听到过异常?”刘武问道。

邻居说道:“几位大人已问多次,当天晚上,我睡得早,并不曾听到任何异响。”

刘武在邻居院中巡视,发现他家有一只护院的大狗。

刘武上前逗它,原来是只老狗,眼花耳鸣,被人招惹也是逡巡不前,只是露出狗牙,以作怒威之状。

刘武说:“这狗夜间遇到动静,可曾大叫?”

邻居说:“此狗早已耳聋多年,听也听不到,耳聋口哑,多久都不叫一声。”

刘武又询问了些关于案情当晚的事情,但都无助于寻找凶手。

刘武回家心生好奇,如何能杀七人而毫无动静?他迅速捋顺整个案情,张保法答应第二日帮王保顺家杀猪。第二天,王保顺在家等张保法来杀猪,见其不来,就派儿子王二去张家相请。王二到了张保法家,推门而入,见到吓人的一幕。全家人全都横尸在院子里。王二随即报官。凶器也没有找到,但看伤口应为利刃所伤。

只是条理分明,并没有一条线索异常。死者家中女眷也都本分,并无暗情,情杀的可能极小。

过了三日,案子已然没有进展。刘武也感到压力巨大,一方面是县令大人需要破案稳定民众情绪,增强官府威望。二则自己也在王启发面前夸下海口,定能破案。如今却毫无头绪。

文章图片2

这天晚上,刘武吃了一点儿饭,就去床上休息。妻子周氏看其行为反常,便问道:“平日里,吃饭都小饮两口,今天为何这般无力,不是病了吧?”

刘武说道:“你有所不知,如今碰到一桩案子,毫无头绪,我上不能给大人交差,下无法给群众交待。”

他妻子周氏自然知道刚发生的这个案子。此案轰动几十里,无人不知,更传言四起,有人说七个人头都被砍走,还有的说家中女眷全都赤身裸体,被糟蹋致死,又谋了全家男女的性命。各种说法都制造了恐怖的气氛。

周氏便说:“你这一门心思只想破案,只关注结果自然会思想不通透,何不另辟新途,多找人商议,开阔视野。”

刘武一听妻子所言有理,便问:“一家七口被杀,竟无动静,邻居也没发现异常,十分可疑。”

周氏听后,摇摇头说道:“亏你还是县尉,一家七口睡梦中被杀,有何动静?杀人不是博斗,也许七人同时被杀,凶手也未必一人,如何能有人呼救大喊?”

周氏说完,刘武大惊,妻子分析得有道理,如何能作茧自缚把思路束缚住呢?

刘武迅速从床上坐起,对妻子周氏道:“你说得有理,我应该召集人手重新去勘察一下,看有无漏洞之处。”

周氏却对他说:“就是勘察,明日去也可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刘武便急急说道:“夫人快说,不要让我猜来猜去。”

周氏便说道:“如今我哥哥在杭州做提刑官,你如何不去向他请教,却自顾在这里发闷。他经的案件较多,见识较广,如何不讨个思路过来?”

刘武听了,瞬间精气全无,他才不想要去向这个大舅哥请教。他大舅哥周渤名震浙江,为人秉公严苛,做事不留情面,所以在他们这个系统都对他敬而远之。

“大哥公务繁忙,不好去叨扰。”刘武推说道,“如果遇大情小案都去他那里请教,岂不显得他这妹夫无能?于公于私都不是一件好事。”

妻子看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便不强求。

文章图片3

周氏说道:“相公既然不好去求大哥,我未出嫁时,见哥哥遇事常向一位高人请教,此人就住在临平山下。听说才高八斗,常有奇思妙想,你可找他问问。”

刘武眼睛一亮,说道:“既有妙法,可以去试一试,也为了天下苍生。你说说这个高人姓字名谁。”

周氏便说道:“你去临平山南寻游士王屠隆,一问便知。”

刘武听妻子说了,铭记在心。

第二天一早,刘武便带二个随从赶去临平山下。打听几户当地人家,都说不识王屠隆,只有一个王漠之是个博学鸿儒,可以上前一问。刘武扣门相问,门童回道:“漠之先生即是屠隆先生。”

得来全不废功夫。刘武进得门,拱手参拜道:“冒昧打扰,请勿见怪。”

王屠隆鹤发童颜,看不出其真实年龄,只见他说道:“既找我处,定然有熟人介绍。老夫一向不问世事,如何得知我这里?”

刘武便把自己和周渤的关系讲了一下。

王屠隆说道:“难怪!今天你有何事,请讲。”

刘武便将自己面对的案情一讲,急求捉拿真凶。

王屠隆说,破案有二种方法,一是根据线索、证据,追踪相关人员,按图索骥查出真相。还有一种,就是根据人情关系,先预设有作案意图的元凶,再一一查证排除。

刘武说,社会关系已排查完毕,线索极少,一时陷入困局。

“如今你们只能不惜重金,向民间悬赏,有知情者上报,也许能有意外发现。”王屠隆说道。

刘武摇头叹息:“此法甚好,只怕一时还得不到消息。我们大人心急如焚,如果百姓看到,只说官府无能,一日抓不到,百姓担忧一日。”

王屠隆说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许多人为了钱财可以背叛亲朋友好友,所以效果并不差。”

刘武说道:“先生说的是。我们只好回去张贴悬赏告示,以求尽快捉住元凶。”

王屠隆听后,说道:“你既来问我,就想多个方法。如要如此,只能剑走偏锋,利用人性。所谓守正出奇,要有奇招致胜。”

刘武说道:“请先生说说怎么出奇?”

王屠隆却笑道:“先时,周渤告诉我,他有一个妹夫,忠勇有加。看来说的就是你啦。”

这一说,把刘武羞的脸红脖子粗,因为他知道,说他忠勇有加,后面未说的一定是智谋不足。一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打扰先生啦!”王屠隆说道,然后就向外走去。

王屠隆却喊道:“暂且留步!”

文章图片4

又过几日,这一天恰好是余杭县举行庙会的日子。街上人山人海,小吃摊贩沿街摆开,街头艺人圈地表演,胸口破石,喉顶金枪好不热闹,还有那龙王庙前,耍龙舞狮,踩着高跷的小丑沿街行走,妇女儿童喜笑开颜。

这时,只见一个发须飘逸的道士,支开一摊,举一幡,上书:往返阴阳两界,处置阳冤阴债。走来过往的人看着奇怪,就有一人问道:“道士,你真能到冥界地府吗?”

道士答道:“本道既已打上招牌,就能通阴阳两界,死者与生者有未了之心愿,皆可代话。”

道士此言一出,有信的,有不信的,议论纷纷。

有一人向前,说道:“道长,我父亲生前曾告诉我,他曾埋了一罐金子,结果他突发疾病,未能留下言语。可否去阴间一问?让我寻那金子。”

道士说道:“当然可以。只需告诉我你父亲的姓名和家庭地址。”

那人便写了一个条子,交给道长。

看热闹的越来越多,都被这查找一罐金子的事件吸引。道士见人越来越多,就说道:“大家稍等片刻,我去阴间问一问。”

道士说完话,就地打坐,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好像睡过去一般。

围观者越来越多,只说这道士去阴间去了。一个个指指点点,又都互相传播。一圈又叠一圈,人都围上来要现场观摩这道士的表演。

大约过了一刻时间,道士面部才有了动作,眼睛缓缓睁开。

刚才问事那人忙问道:“道长,可有结果?”

道士好似跑了二里地一样,深深呼吸,然后说道:“令尊穿着紫袍黑帽,在那边生活尚好。”

那人说道:“衣服确实是这衣服,有没有问金子的事?”

众人就说:“你不先问问你爹生活,就问金子,你不怕你爹骂你。”就引起众人大笑。

道士再又说道:“这个也问了。你爹说了,你得了金子,一字要修他那坟,有两处都漏水了。”

那人说道:“只要有金子,一定重新修缮立碑。”

道士便说道:“那我告诉你金子位置,众人作个见证。”

那人说道:“这有何难,我家离此地不过一里,跟我去见证就是。”

道士说道:“好!现在去你家东屋窗下,向下挖三尺,现在去吧。”

文章图片5

那人听了就快步回家,后面看热闹的人如过江之鲫,一个跟着一个,都要看这人是否发财。那人回家找到铁镐头,剥去衣服,开始向下挖。看热闹的站满了他的小院,门外也挤得水泄不通。有两壮汉看他挖得慢,就过来帮忙,三下五除二,挖地三尺。却见一个罐子已露出头来。那人急忙抱起,把泥土扒拉干净,打开上封的盖子,向里看时,金灿灿的,全是金子。那人敢忙揽罐入怀,说道:“大家别看了,别看了。”结果越说人越多。

人群从那人家里出来,又都来道士这边,问事的,夸赞的,要看人模样的,人山人海,就和看大戏一样。

有一个妇女挤上前来,说道:“我家男人出公差摔下山崖,死前我看有话要说,我也不知道他想说什么,能问一问吗?”

道士对人山人海的众人说道:“大家安静一下,我再帮这位大嫂去问一下。”

于是众人又停止议论,看道士再次打坐。

大约一刻钟,道士又再次缓缓醒来,说道:“大嫂,你老公摔的好惨,右腿都折了,走路一瘸一拐。”

妇女说道:“是啊,是啊,他右腿折了,他可曾说要说什么?”

道士说道:“你老公说,他摔下山崖是王顺推下去的。”

妇女听了就哭了,说道:“我就知道这个王顺不是好东西,他早就看我家相公不顺眼。这次就他俩一起出公差,没想到他谋人性命。我现在就去报官。”

众人听了,莫不大惊,这道士成了出神入化的神仙了。一时,又许多人要问事。只见道士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道士说道:“我一天只能去两次阴间,再去就回不来了。有问事的,明天再来。我今天晚上就住在这城隍庙里。”

众人莫不遗憾离场,但都议论纷纷,整个余杭县没有不知道这件奇闻的。

文章图片6

当晚,道士在城隍庙休息,半夜时分只见一个黑影儿拨动门闩,轻轻打开庙门偏房,走进道士房间。

“你是谁?”道士突然说道。

那个黑影儿一惊,定睛一看,道士竟然盘腿坐在床上。

此人黑衣蒙面,手持短刃。看道士已看到他,便说道:“我是谁,不重要。你是能通阴阳的那个道士?”

“正是贫道。”道士说道,“你深夜来此,想干什么?”

黑衣人说道:“既然来了,就让你死个明白。我要取你性命,让你永远在阴间,不在上来。”

道士听后,哈哈大笑,说道:“咱俩无冤无仇,如何要取我性命?”

黑衣人说道:“因为你通阴阳,不除你不行。”

道士问:“莫不是杀了人,怕阴间人指认。”

黑衣人说道:“算你聪明。多说无益,快来受死。”

黑衣人身手利索,就持刀向前,要杀道士。说明迟那时快,道士床底突然冒出二个壮士,短棍一挥,“啪”,黑衣人刀被打掉,另一个横扫铁腿,黑衣人跌到地面。二人迅速上前将他按住。不一会儿,就人欢马叫,一队人持火把前来。这队人马为首的就是刘武,他让人把黑衣人扯了面罩,押赴县衙。

你道这黑衣人是何人,正是王保顺家隔壁卖猪肉的马大海。刘武将他那短刃和命案七人伤口一对,正好应验。

第二天,公堂之上。

王启发亲自审问命案嫌疑犯。

文章图片7

王启发问道:“马大海,你可知本县为何审你?”

马大海还装着不知,说道:“小的不知。”

王启发又问:“你半夜手拿短刀到城隍庙做什么?”

马大海说道:“闲来无事,去庙里找道士问事。”

王启发大喝道:“半夜问事,当我是三岁小儿?我这里人证物证俱在,还不承认。”

王启发一挥手,道士和昨夜床底的两个壮士都已现身。马大海见了,脸都紫了。

“既然不承认,就上刑让他清醒清醒。”王启发说道。

一众衙役将刑具拿来,将王启发手指用竹节夹住,两边一拉,马大海痛的嗷嗷直叫。

马大海确实是个汉子,痛的快晕过去了,汗如豆大,从脸上落下,未置一语。

刘武厉声喝道:“马大海,你还不快快把整个事情交待。”

马大海终于有点熬不住,说道:“大人,我确实是想要道士性命,我看他妖言惑众,就想除他。”

王启发说道:“马大海,我说的不是道士的事,我说的是七条人命的事。”

马大海听了突然一惊,马上镇静下来,说道:“小的不知大人所说。”

刘武知道,马大海一心抵赖,不好审问,只能另僻新途。

刘武跟王启发耳语二句。王启发令道:“今天先审到这里,先把马大海押入牢内。退堂!”
马大海也莫名奇妙,竟然不审他了。

刘武下了堂,带着几个捕快去马大海家,一家人正为马大海失踪而着急。

刘武对他们说,马大海已被抓捕,询问家人知道最近马大海做了什么吗?

同时,刘武又命下属走访马大海的邻居,看他有什么异常没有。

根据邻居反映,马大海一直是一个孝顺的男人,对父母亲特别好,母亲已经下世,如今还有一个老父亲。他一直从事杀猪卖肉的生意。最近因生意不好,和妻子总是争吵几句,别的没有发现异常。

文章图片8

马大海的妻子说:“最近马大海脾气不好,总说有人抢他生意,还会学会了赌博,所以我是因这事和他吵几句,马大海犯什么事抓起来了?”

刘武听了非常警觉。

第三天,公堂之上,马大海再次受审。

王启发高坐在堂上,这次没有发脾气,而是对跪在地上的马大海说:“马大海,你本是好人,你很有孝心,可惜走错一步。如今你母亲在阴间被那七个人天天纠缠。哎!可怜啊!”

那个神通道士却说道:“大人,他母亲可能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代他儿子受刑了。俗话说,因果不虚,万事皆空善不空。”

刘武接着说道:“你好好生意不做,偏要赌。”

此时,马大海痛苦万分,说道:“这些你们已经知道了?”

王启发说道:“这些还需你自己说来,才能赎罪。”

马大海说道:“说起来,张保法一家和我无仇无冤,只是我一时财迷心窍,把他们当成牺牲品。那天,我和黄二赌博,那天他手气太好,而我手气不佳,最后输红了眼,我把宅子都押上了。结果又输了。后来无物可当,回家也不敢面对父亲,妻子。我对黄二说,我和他赌命。黄二说,如果我输了,就要有一命相抵,如果我赢了,他把宅子还给我。赌了六局,我全输了。第七局我终于赢了,黄二说要六条人命才给我宅子。他认为我不敢杀人,我说,你等着。我知道第二天张保法要给王保顺来杀猪,他家一共七口,我算计着一次杀尽,既有了宅子,也让王保顺少一个帮手。鬼使神差,我拿着短刀跳入他家,便一个一个将他们杀死,只有张乾九一刀下去,人突然醒来,喊我一声名字,我拔刀时伤其前臂,他随即就倒下了。”

刘武问道:“那为何把尸体拉到院子里?”

马大海深呼一口说道:“很简单,只是为了让黄二看尸首方便。”

众人觉得马大海丧心病狂,旁听妻子早就气的快要晕过去,哭说指责马大海:“早给你说过,不要去赌,现在赌的是家破人亡......”

文章图片9

王启发随即说道:“看来这黄二也和案件脱不了干系,一块拿来!”

众兵勇听后,就要去拿黄二。

马大海愣了一下,问道:“原来你们并不知道?”

王启发笑了笑说道:“现在知道也不晚!”

灭门之案顺利告破,刘武功劳不小。

原来那天王屠隆将刘武留下,并对他说,如若犯人是路过行凶,人已远去,这案子就难破了。如果是熟人做案,必然正在和官府暗中角力,时时洞察,这时候官府就处被动。想要有新线索,就要主动出击,让对手露出破绽,这才有了道士通阴阳的故事。

这道士和问事的都是刘武找的演员,提前做好的局。凶手害怕道士帮官府破案,必然要行刺道士,是其人性使然。

可怜马大海,因赌而丧失理智!两个家庭因这一赌而家破人亡。

所以要记住一句话,不赌为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