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21岁悬壶京都,从医50年,通晓“内、难”,留下的失眠妙方,疗效甚佳

  平凡的人 2022-07-05 发表于内蒙古

吉良晨老中医百合安神汤治疗不寐证

吉良晨,国家级名老中医。幼时在身为晚清御史的祖父身边长大,7岁开始学医,先后拜晚清御医袁鹤侪、民间世医韩琴轩、伤寒大师陈慎吾、金匮大家宗维新为师。21岁即悬壶京都,从医50年,精晓内、难,熟谙仲景,博古通今,善治疑难杂病及男性疾患。

不寐又称失眠,是一种以经常不能获得正常睡眠为特征的临床常见疾病。现代医学中失眠的形成原因较多,可由环境、精神、药物等多种因素引发,在治疗中并无太多有效方法。而中医学则认为,不寐多因外邪内侵、情志过极、饮食不节、气血亏虚、失治误治等因素导致阴阳失调、阳不入阴而发病,治疗以调和营卫、平衡阴阳为基本原则。其病名首先见于《诗经》,《黄帝内经》(以下简称《内经》)中强调营卫二气是整个睡眠发生机制的中心环节,睡眠的发生是人体与自然界日夜节律相呼应的体现,若营卫失和、阴阳不循常度、阳不入阴则发生不寐,所以“营卫失和,阳不入阴”是发生“不寐”的总机理。

不寐属于神志方面的病变,心藏血,主神志,病位在心。《内经》中阐述不寐的病机在于卫气,生理情况下“卫气昼日行于阳,夜半则行于阴,阴者主夜,夜者卧……阳引而上,阴引而下,阴阳相引,故数欠。阳气尽,阴气盛,则目瞑;阴气尽而阳气盛,则寤矣。”故正常人体“气血盛,其肌肉滑,气道通,荣卫之行不失其常,故昼精而夜瞑。”阴阳相通,守约平衡,人体可以昼寤夜寐。反此者,则昼不精夜不瞑。或者“今厥气客于五脏六腑,则卫气独卫其外,行于阳不得入于阴,行于阳则阳气盛,阳气盛则阳蹻满,不得入于阴,阴虚故目不瞑。”

本方是吉良晨老中医的经验方,笔者用此方治疗不寐证,疗效甚佳。

南百合30~40g,旱莲草10g,五味子3~6g,女贞子、炒枣仁、夜交藤、生龙齿、珍珠母各20~ 30g。

加减:阴虚阳亢者加生白芍、生龙骨、生牡蛎;肝郁气滞者加醋柴胡、郁金;心血不足之见证明显者加当归身、生阿胶、生白芍;心悸怔仲者加朱远志;痰浊内郁者去五味子,加云茯苓、石菖蒲、清半夏;心肾不交者加川黄连。

病例:孙某,男,31岁,干部,于1991年8月12日初诊。一月前因突受精神刺激(惊恐)后,渐感终日头脑空虚神志恍惚,坐卧不安,如人将捕之状,心悸汗出,不寐多梦,记忆力明显衰退,食少纳呆,口苦咽干,心烦焦燥。经某医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需每晚服“硝基安定”,方能勉强入睡。

Image

中西药治疗月余疗效不著,故前来求治。舌微白黄润,脉沉弦细,三关按之略有指痕。证属心胆亏虚,神魂失养,脾失健运。治以益心镇惊,安神定志,健脾助运。方拟百合安神汤加减:南百合、炒枣仁、女贞子、生龙骨、生牡蛎、夜交藤各30g,朱远志、益智仁、炒白术、郁金各10g,云茯苓15g。7剂。水煎服,日服2次,并嘱其停服安眠药。
1991年8月19日二诊:药后神志较前安定,心悸除,汗出止,夜能寐3~4个小时,但多梦,口不苦,咽干。纳食增多,舌脉同前。予前方去生龙骨、牛牡蛎,南百合加至40g,另加五味3克。服法同上,继进7剂。1991年8月28日三诊:药后诸症大减,夜能寐6~ 7个小时,时有做梦,神志安定,惊恐之状无,已开始上班,舌脉皆转为常。为巩固疗效,守方继用5剂。于1991年10月随访,病告痊愈。(来源:《河南中医杂志》1992年第5期第225页)本文分摘自《中国秘方验方精选续集》
特别提醒:本文所涉及之处方用药,仅供临床医生参考,非中医专业人士请勿擅自试方


传说中的断肠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