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闻立鹤:闻一多之子,为救父亲而残疾,因性格屡遭劫难,54岁去世

 明日大雪飘啊 2022-07-05 发表于上海

图片闻一多

1946年7月15日,两个男人迈着匆忙的脚步在小巷里穿行,年轻一些的走在前面,边走边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突然,巷子尽头冲出几名彪形大汉,手持冲锋枪,二话不说便向两人扫射,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应声倒地。

年轻男子见同伴倒下,大喊一声飞奔过去,用自己的身体做盾,挡住射来的子弹……他感觉到一股剧烈的疼痛从腿上传来,背部也中了几枪。慢慢地,他的眼睛被血色笼罩,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刹那间便失去了知觉。

时钟往回拨动半个时辰,这一天,是爱人们自发为李公朴召开追悼会的日子。

图片李公朴

在云南大学的演讲台上,中国现代民主战士、李公朴的亲密战友闻一多,正在台上痛斥敌对特务,残害爱国人士的卑劣行径,这也是他生前的最后一部作品《最后一次的演讲》。

台下的学生、百姓、爱国人士,包括闻一多先生刚满18岁的儿子闻立鹤,无不在这段慷慨激昂的演讲中热血沸腾,他们振臂高呼,要让该死的特务血债血偿。而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一处阴暗角落里,几个人正咬牙切齿地握紧了拳头……

追悼会结束后,闻一多父子二人离去,在一条小巷里,几个黑影掠出,聚拢后又迅速分散,紧随两人追去。

当闻家父子意识到自己身处险境时,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当枪声过后,闻一多当场死亡,他的儿子闻立鹤身中五枪,生命垂危。

闻立鹤再次苏醒的时候只感觉浑身无处不是钻心的疼痛,他的右腿被子弹打断,还有一颗子弹擦着心脏穿过,再差半分,恐怕黄泉路上就要父子作伴了。

而更令他痛苦自责的就是父亲的死,他恨自己没有保护好父亲。

在旁人看来,他已经足够勇敢和坚强了,敢用自己的身体直面敌人的炮火,这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事。

但是闻立鹤的自责,其中另有隐情。

图片左一闻立鹤,左二闻一多

在闻一多遇害之前,闻立鹤已经接到了特务传来的恐吓威胁信件,要闻家不要参与李公仆的事情。

他没有告诉闻一多,因为他知道,即使说了,正直的父亲也不会被吓退。于是闻立鹤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生命护父亲周全。

少年老成,英勇无畏,闻立鹤真丈夫也,这其中有固然有父亲的影响,但更多的是,闻立鹤自身的努力和志向。

闻立鹤打小体弱多病,是医院的常客,他是闻一多的第一个儿子,闻一多对他非常喜爱,奉为''掌上明珠'',于是他四处搜集各种药材为闻立鹤滋养身体。

图片闻一多夫妻

即便闻一多在儿子身上投入巨大的精力,闻立鹤的身体还是极度瘦弱,大病小病更是不断。好在十岁以后这种情况有所好转,闻一多心里的一块石头才总算是落了地。

后来的闻立鹤虽然倒是很少得病了,但是因为身体发育晚,''讨狗嫌''的时间也推后了一点,每日里上蹿下跳,难免磕磕碰碰,一身是伤。

有一次还在体育课上磕破了头,闻一多后来还说当时很怕自己的儿子因为这次受伤''变傻''了。

爱闯祸的男孩子往往具有很强的创造性,闻立鹤也不例外,他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还在书法、诗词方面表现出不凡的实力。

图片闻一多演讲现场

除此之外,闻立鹤还有一个最大的优点,有责任心,能常常替家长分忧。

他上高中的时候,正是家里最困难的时期,别说一堆孩子上学了,连吃饭都成了难事。

这时闻立鹤主动站了出来,他的英语不错,就去别人家里做英语家教,赚了钱贴补家用。虽然闻一多以耽误学习为名让他停下,可闻立鹤依然坚持用自己的办法帮家中度过危机。

闻一多和妻子高孝贞一共有8个子女,活到成年的只有5个,而在这些孩子当中,闻一多最看重和喜爱的,就是闻立鹤。

图片闻一多手迹

不是因为他有多聪明多优秀,而是闻一多觉得他是最像自己的人,也是最有希望继承自己遗志的人。

关于这一点,闻家基本都有共识,包括闻一多的小女儿闻铭,也曾在评价哥哥的时候说:''只有大哥这样在人格上和父亲一脉相承,才真正称得上是'闻一多之后'''。

后来,闻立鹤因优秀的外语,被西南联合大学外语系录取。在校期间,闻立鹤表现优异,不仅在本专业成绩名列前茅,还一度成为美术社的顶梁柱。

他时常绘制爱国主题的板报,宣传爱国思想,他的一身正气、铮铮铁骨深受同学和老师的推崇。

图片左一朱自清,左四闻一多

直到这次意外的发生,这次事件后,父亲去世、自己落下残疾,对闻立鹤来说可谓是晴天霹雳。

本该光明的前途瞬间变得晦暗,闻立鹤迷茫了,一方面他作为长子要为全家的生计担忧,一方面他还要继续学业,不能掉队,对于一个刚满18岁的男孩子来说,这副担子未免太重了些。

等到闻立鹤康复出院的时候,已经是秋天了,西南联大合并入清华大学,闻立鹤也就成为了清华大学外语系的学生。

正是在清华期间,闻立鹤加入了地下党,参与了多次''反饥饿、反内战''的学生运动。

图片伏案工作的闻一多

毕业后的闻立鹤被分配到河北平山,改名''高克'',在解放区,他参加了中央党校学习,次年新中国成立后,他进入到铁道部门工作,先后做了历任铁道部团工委,政治部干事,天津铁路局党委副科长,工会指导员。

生活一天天好起来了,兄弟姐妹也在闻立鹤的帮助下,过上了好日子。不过他还有一块''心病'',无论过去多久,依然每天让他胸口隐隐作痛,那就是为父报仇。可这茫茫人海苍海沧田仇家究竟是谁,又在哪里呢?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闻立鹤自然懂得这个道理。既然仇家暂时找不到,也不能白白让时光虚度,那段时间,闻立鹤投身文学创作。

他亲赴基层一线,体察民情,写下了很多反映劳动人民生活的作品,比如《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国家节约黑金子》等。

闻立鹤在文学创作中找到了乐趣,获得了荣誉,也逐渐忘掉了仇恨。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自己的''仗义执言''得罪了人,自己的前程又一次来了个180度大转弯。

1958年,他对党内的一些不良作风,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被认为思想保守不要求进步,背上''右派''的名头,贬到养猪场劳动改造,天天睡在阴冷潮湿的窝棚里。

本身腿上就有旧伤的闻立鹤苦不堪言,疼痛难忍,连走路都非常困难。

不过这一年也有好消息,杀害闻一多的特务之一''蔡云旗''被捕,之后被处以极刑。

闻立鹤多年的''心病''终于解开了,父亲大仇得报,闻立鹤也从猪圈放了出来,本以为一切都已平息,可谁知后面还有更大的考验在等待着他。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时期,闻立鹤又因为自己''太直''的性格闯了祸。有人希望利用闻一多之子的名气,让他写文章批判《欧阳海之歌》的作者金敬迈。

图片金敬迈《欧阳海之歌》

《欧阳海之歌》是一部描写社会主义人物的长篇小说,曾流行一时,影响较大,后来还被翻译成多种外文出版。

闻立鹤经过调查后识破了他们''借刀杀人''的诡计,坚决拒绝了对方的要求。得罪了一些人之后,闻立鹤不得不接受两次的''下乡改造''。

下放劳动期间,闻立鹤笔耕不辍,坚持学习和创作,直到1975年,他被调回天津外语学院做了教务处处长,后来又被提拔为副院长。

因为自己的''直言进谏'',让精神和肉体都遭受了重创,可即便如此,闻立鹤的''文人风骨''从未改变过。

图片闻一多故居

在周总理去世后,闻立鹤前来参加周总理的悼念活动,他现场创作了一首《贺新郎》,诗中表达了他对反动派迫害周总理的愤怒。

1976年10月,听说反动派被粉碎的消息,49岁的闻立鹤兴奋不已,他头顶的阴云终于散了,太阳出来了。他没有跟着人群走上街头庆祝,而是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书本认真学了起来,他要把过去来不及学的知识统统印在脑子里。

可令闻立鹤万万没想到的是,因为用脑过度,原本已经残破不全的身体不堪重负。1980年,闻立鹤因为脑血栓住进了医院。

病重期间,周总理夫人邓颖超十分关心他,经常让人打电话了解治疗情况,这让闻立鹤备受感动。

图片闻一多儿子:闻立鹏

可是没过多久,闻立鹤的脑血管和脑神经,发生了不可逆的病变,检查显示,他患上了抑郁症和精神分裂。

1981年3月13日,闻立鹤在从天津开往北京的火车上昏迷,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54岁。

闻立鹤出生在''英雄''的家庭,从小在父亲的悉心栽培和言传身教下,养成了良好的品性以及学习的习惯。这些宝贵的品质让他充满了积极向上、刚正不阿的正能量,他的执着、善良、勇敢、诚实仿若春风化雨,滋养着他身边的每一个人,也影响着后世的莘莘学子。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