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轶事数则(资治通鉴卷二三七之十一)

 德昌馆 2022-07-06 发表于北京
唐宪宗任命荆南节度使裴均为右仆射。裴均靠依附宦官获得富贵显达,在他出任右仆射后就更加骄矜自大。有一次,裴均上朝时在超过自己职位的地方站了下来。御史中丞卢坦以为他是无意之间站错了,就向他拱手行礼,提示他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裴均不听,卢坦说:“过去,姚南仲担任仆射时,他的位置就在这里的。(昔姚南仲为仆射,位在此。)”裴均问道:“姚南仲是什么人?(南仲何人?)”卢坦说:“姚南仲是信守正道不结交权贵宠臣的人。(是守正不交权幸者。)”不久,卢坦就被贬为右庶子。
元和三年五月,翰林学士、左拾遗白居易上疏,他在疏文中说:“牛僧孺等人直率地评论时务,他在恩科登第且复试合格,然而却遭受驱逐,一并被贬黜为幕府的僚属。杨於陵等人因主考策问时敢于收录直率而言的人们,裴垍等人因复试策问时不肯斥逐直率而言的人,他们都获罪遭贬。卢坦则因屡次纠劾在任官员而被贬为右庶子。这几个人都是当今众望所归的人物,天下士人就是根据他们的升降来评论朝局的好坏。朝廷在他们无罪的情况下,将他们贬逐,使大小官员缄口不言,大伙儿心中动荡不安,陛下知道这个情形吗?而且,既然陛下颁布诏书征求大家的诤言,要求大伙儿极言规谏,牛僧孺等人才会作出这样的策对,即使陛下不能够将他们的策对加以推广实施,又怎能忍心处以罪罚,将他们驱逐出朝堂呢!过去,德宗刚刚即位时也曾征召直率而言、尽力规谏的士人,当时的策对考试问到旱灾的问题,穆质策对说:'如果发生干旱,依照西汉和东汉的惯例,应当将三公免职;根据卜式的意见,应当将桑弘羊一类人物煮死。’德宗对穆质的话深为嘉许,将穆质由京郊县尉擢升为左补阙。现在,牛僧孺等人说的话不及穆质言辞激烈,但陛下却立刻驱逐了他们,我看这恐怕并不是继承祖宗事业的做法啊。(牛僧孺等直言时事,恩奖登科,而更遭斥逐,并出为关外官。杨于陵等以考策敢收直言,裴垍等以覆策不退直言,皆坐谴谪。卢坦以数举职事黜庶子。此数人皆今之人望,天下视其进退以卜时之否藏者也。一旦无罪悉疏弃之,上下杜口,众心汹汹,陛下亦知之乎?且陛下既下诏征之直言,索之极谏,僧孺等所对如此,纵未能推而行之,又何忍罪而斥之乎!昔德宗初即位,亦征直言极谏之士,策问天旱,穆质对云:'两汉故事,三公当免,卜式著议,弘羊可烹。’德宗深嘉之,自畿尉擢为左补阙。今僧孺等所言未过于穆质,而遽斥之,臣恐非嗣祖宗之道也!)”
宪宗任命右庶子卢坦为宣歙观察使。苏强被诛杀时,他的哥哥苏弘正在晋州幕府任职,他自请免职回家待罪,然而官员们都不敢征辟他。卢坦于是上奏说:“苏弘有才能,品行好,不能因他弟弟的原故而遭受罢斥,请征召他出任判官。(弘有才行,不可以其弟故废之,请辟为判官。)”宪宗说:“假如苏强不死,如果他有真才实学,尚且是可以起用的,何况是他的哥哥呢!(向使苏强不死,果有才行,犹可用也,况其兄乎!)”卢坦上任时正赶上当地发生旱灾,闹了饥荒,谷物的价格日益增高,有人提议压低谷物价格。卢坦说:“宣歙地区耕地面积狭小,谷物出产较少,需要仰仗着各地前来经商的人们运来粮食。如若粮食价格降低了,商人们无利可图,商船便不再会前来,宣歙地区就会越发困难了。(宣、歙土狭谷少,所仰四方之来者。若价贱,则商船不复来,益困矣。)”不久,当地一斗米涨到二百钱,行商都聚集到这里来了。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