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间故事:女子出嫁,偷听未婚夫和人密谋,她发现真相后改嫁他人

 老大姐嗨 2022-07-06 发表于山东

南宋淳佑年间,徽州位于新安江上游,因此被称作新安郡。在新安郡祁门县西一百里处的新安乡,有一户人家姓陈,家里的男人都不在了,只有一对母女俩在家中。

女子叫陈香莲,她六岁那年父亲陈锡山就从山上滚下来摔死了,后来一直与母亲黄翠娥相依为命。

陈香莲模样俊俏,却是一个命苦的女人,年幼的时候,父亲就不在了,母亲又体弱多病,因此经常被村里一些流氓无赖欺负。

文章图片1

村里有一个无赖叫刘三,整天游手好闲,三十多岁了还是一个老光棍,他一直惦记着陈香莲,上门提了几次亲都被黄翠娥拿着扫帚赶了出来。

陈香莲和母亲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也不至于把自己的终身幸福断送在刘三这种无赖身上。

她长得漂亮,又心灵手巧,不求能嫁的大富大贵,只要对方踏实可靠就行了。

这一天,陈香莲在河边洗完衣服,正准备回家的时候,刘三又在半道上拦住她的去路。

陈香莲想躲着对方,从旁边绕过去,那刘三又挡在面前。她看着对方质问道:“刘三,你想要干嘛?”

刘三厚着脸皮说道:“香莲,我未娶,你未嫁,咱们刚好凑成一对呀!”

“刘三,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嫁给你的。”陈香莲气呼呼地说道。

刘三听了这话怒笑道:“香莲,这辈子你不嫁给我,我就缠着你,看谁敢娶你。”

“刘三,我就是这辈子不嫁人,也不会嫁给你这种流氓无赖!”陈香莲说完,折身返回,准备从另一条小路绕着回去。

“你往哪走,只要你嫁给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刘三跟上去,就要伸手去拉对方。

就在刘三的手要碰到陈香莲时,突然出现一只大手抓住了刘三的胳膊,随即将他往后一推,险些栽了一个跟头。

“赵德柱,又是你,你别欺人太甚!”刘三恨恨地看着对方,眼前的赵德柱是邻村的铁匠,已经三番五次打扰他的好事了。

“刘三,再让我看见你纠缠香莲,我打断你的腿!”赵德柱怒斥道。他虽然是隔壁村的,但是也暗中喜欢陈香莲很久了。

文章图片2

陈香莲母女这些年多亏了赵德柱的帮衬,日子才好过许多,如果不是他,像刘三这样的地痞无赖,不知道要怎么欺负陈香莲母女。

“好,你给我等着!”刘三放了一句狠话便跑走了。

赵德柱回头看着陈香莲,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有事吗?”

“我没事,今天多谢赵大哥。”陈香莲一脸感激地说道。

“以后他再敢欺负你们,你就跟我说,我来收拾他!”赵德柱拍着胸脯说道。

“总是给赵大哥添麻烦,香莲真是过意不去。”陈香莲有些不好意思,她心里知道对方一直喜欢自己,可是这些年那层窗户纸始终没有捅破。

赵德柱将陈香莲送回家以后,又帮着母女俩干了一些重活。待他走了以后,黄翠娥拉着女儿说道:“丫头,我看赵家这小子不错,你要没意见,我就找媒人说说去。”

“娘,您说什么呢。”陈香莲一脸害羞地跑开了。

黄翠娥知道女儿的心思,那赵德柱虽然是个铁匠,但是心眼子不坏,这些年帮了她们也从来不要求什么。

文章图片3

这一天,陈香莲在自家门口磨豆腐,镇上柳员外的儿子柳子文带着厚礼来提亲。陈香莲脸色一顿,冲对方说道:“柳公子,你还是把这些东西带回去吧。”

“把这些东西都搬进去!”柳子文对着身边几个伙计吩咐了一句,随即转向陈香莲说道:“香莲,我对你是真心的,只要你答应我,将来这些粗活都不用干了,只管做柳家的大少奶奶就行。”

“我不要做什么柳家大少奶奶,你以为有钱就可以买来一切吗?”陈香莲很讨厌对方这种纨绔子弟,总是认为钱能买下一切,可是在她看来,有钱也买不了人心。

“香莲,我对你是真心的,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定你了。”柳子文目光深情地说道。

那一天柳子文在街上闲逛,正巧碰见在街上卖豆腐的陈香莲。自那一刻起,他就心动了,回去以后茶不思饭不想,后来多方派人打听,才知道陈香莲居住的地方。

第二天,柳子文一身素衣又来陈家,他见了陈香莲说道:“香莲,我这样子你喜欢吗?”

陈香莲看着对方眉头一皱,对方也太天真了,换身素衣就能改变富家公子的身份吗?

她客气地说道:“柳公子,小女子是穷苦人,门不当户不对,你还是去找别人吧。”

柳子文追在后面说个不停,这时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他抬起头问道:“你是谁?挡着我了。”

文章图片4

赵德柱长得人高马大,他低头看着一身素衣的柳子文,眼里不屑地说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给我滚回去,以后不要再来骚扰香莲,否则我打断你的狗腿。”

柳子文见状,有些害怕的退后了两步,他不服气的说道:“我要追求香莲,你凭什么拦我,你是他什么人?”

赵德柱怒视对方吼道:“小子,你给我记住,我叫赵德柱,我和香莲什么关系,用不着你管。”

“哼,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柳子文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冷哼了一声,随即踮起脚尖朝后面的陈香莲喊道:“香莲,我待你是真心的,我不知道你和这个家伙什么关系,但我知道他肯定不是好人。”

“小子,你敢胡说八道,找打!”赵德柱见对方说自己坏话,挥着拳头就要揍对方。

陈香莲知道柳子文的身份,他担心赵德柱会吃亏,所以上前拦着道:“赵大哥,算了吧。”

赵德柱见陈香莲拦着自己,还以为对方是护着眼前这小子,气得质问道:“香莲,你居然护着这小子?”

“赵大哥,不是的,我……”陈香莲想解释几句,不过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香莲,你帮着他说话,是不是喜欢这小子?”赵德柱急着问道。

文章图片5

陈香莲听到这话,生气的一跺脚,掩面而逃。

赵德柱急了,朝柳子文斜瞪眼。柳子文见状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喊道:“我还会回来的。”

赵德柱见柳子文跑了,赶紧追着陈香莲解释道:“香莲,那小子刚刚胡说八道,它诬陷我,所以我才急了。”

“我没想到你会这样想我,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陈香莲哭着说道。

陈香莲刚走几步,迎面撞上了村里的刘三领着几个流氓走过来。那刘三见自己喜欢的女人哭了,于是对着赵德柱喊道:“你敢欺负我的女人,兄弟们,给我打。”

赵德柱虽然勇猛,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就被刘三一帮地痞流氓揍得在地上死去活来的。

陈香莲听到赵德柱的痛哼声,回头一看,拼命地跑过来扑了上去,大声哭喊道:“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不要再打他了。”

刘三见赵德柱被揍得鼻青脸肿,于是冷笑道:“今天就饶了你小子,若是再让我知道你欺负香莲,我让你尝尝我的厉害,我们走。”

等刘三一帮人走后,陈香莲抱着赵德柱哭道:“赵大哥,你醒醒,我错了,我不该生气的……”

赵德柱吃力地睁开眼睛,他一把抓住陈香莲白皙的手指说道:“香莲,是我不好,我刚刚说话太急了……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别说了,赵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意。”陈香莲听了对方的表白,害羞地低着头。

文章图片6

经过这次事情后,两个人互相袒露心声,很快就开始谈婚论嫁了,最后连成亲的日子都定了。

柳子文正在家中作画,那画像中的女子正是陈香莲,他摸着下巴在想一首诗,脑中灵光一闪,提笔写道:“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长相思,长相思。若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刚落笔的时候,府里下人柳林急匆匆地跑进屋里。柳子文见状呵斥道:“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快来看看少爷我题的这首诗怎么样?”

柳林急忙说道:“少爷,陈香莲要嫁人了。”

“什么?她要嫁人?查到嫁给谁吗?”柳子文听了这话,手中的毛笔掉落在地上。

“就是那个姓赵的铁匠……”柳林把这几天查到的消息说了一遍。

柳子文听完眉头一皱,瞪大眼睛问道:“你是说赵德柱和刘三串通好的,故意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

“少爷,打听消息的就是这么说的,咱们有人看见了赵德柱请他们在醉仙口庆祝呢!”柳林说道。

“奶奶的,竟敢耍心机,不行,我得把这件事告诉香莲,不能让他被骗了。”柳子林说完急忙向新安乡跑去。

到了新安乡,他瞧见陈香莲和赵德柱正在一起说笑,于是他喊道:“香莲,你别被他骗了,英雄救美是他骗你了,那天也一出苦肉计。”

“你小子今天又来了,找打!”赵德柱见对方揭自己的老底,脸上闪过一抹惊慌,随即抄起锄头就冲了上去。

柳子文来得匆忙,身边除了柳林,也没带什么下人,只能四处躲避着,可跑了一阵子还是被追上了。

“我叫你胡说八道,我叫你缠着香莲,今天看我不揍死你。”赵德柱朝对方拳打脚踢,很快就将柳子文揍得鼻青脸肿躺在地上。

陈香莲走上来拉住赵德柱劝说道:“赵大哥,还是算了吧,他是镇上柳府的公子,把他揍狠了,柳员外不会放过我们的。”

赵德柱最后踢了一脚停下来怒斥道:“小子,今天看在香莲的面子上饶了你,若是再来新安乡,我扒了你的皮!”

文章图片7

柳子文被柳林扶起来,他看着陈香莲说道:“香莲,我是真心喜欢你,这个送给你。”说完,他从袖子里抽出一幅画递给了对面的陈香莲。

陈香莲刚刚就觉得奇怪,柳子文被揍的时候一直护着袖子里的东西,连自己的脑袋都不管了,没想到竟然是为了给自己送一幅画。

赵德柱一把抢过那副画,打开一看发现画的正是陈香莲,他气的一把撕碎了那副画。

一旁的陈香莲只看了画一眼就被撕了,她怒斥道:“赵大哥,你为什么要撕了它。”

“这小子画的是你,他没安好心,我不撕了它,难道留着你珍藏起来吗?”赵德柱生气道。

陈香莲解释道:“这是别人的东西,我们不要可以还给人家,但是不能撕了它。”

“哼,你是不是看中了这小子,他比我有钱,比我有才华,我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是的穷小子,所以根本配不上你,那你跟他成亲吧。”赵德柱说完怒气冲冲的跑走了。

“赵大哥……”陈香莲在后面喊了一声,可对方走的很坚决,连头也没回一下。

柳子文见陈香莲哭的泪如雨下,他递过来一块手帕道:“对不起,这个给你,你不要哭了。”

陈香莲没有伸手去接,她怒斥道:“都怪你,求求你以后不要再来缠着我了,我心里只有赵大哥一个人。”

“香莲,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半句话也没骗你。”柳子文解释道。

“你走啊,我不要理你。”陈香莲吼道。

柳子文不想对方伤心,一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待柳子文离开以后,陈香莲蹲在地上伤心的哭了一阵子,她没想到赵德柱脾气如此火爆,根本不听她的解释。

回家前,她将地上那副破画拾了起来,赵德柱把别人的东西撕破了,她想粘起来还给对方。

文章图片8

眼看着婚期将近,赵德柱有些坐不住了,他决定找刘三商量一下,让对方再去找陈香莲的麻烦,到时候自己挺身而出,这样一来,陈香莲自然会原谅他。

刘三见到赵德柱,笑道:“赵德柱,马上要成亲了,你不抱着美娇妻,把我喊来做什么?”

赵德柱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子扔了过去:“刘三,最后再麻烦你一次,这次我要让香莲对我死心塌地,让她知道离开了我赵德柱,她们母女俩活不下去。”

“哦?那这次怎么演?”刘三看着对方笑问道。

“这次你们去她家里,香莲最关心的就是她母亲,只要你们……”赵德柱一脸阴狠的神色。

“这会不会太狠了?”刘三瞪大了眼睛,有些吃惊道。

“无毒不丈夫,要想香莲对我死心塌地,以后对姓柳的那小子死了心,只能这么做。”赵德柱冷笑一声,对自己的计划很有信心。

“好,这事就按照你说的办。”刘三收了银子,带着几个流氓走了。

而他们密谋的这些话刚好都被赶来陈香莲听见了,原来陈香莲一早就接到刘三的一封信,对方在信中说道:“我们抓住了你未婚夫,午时三刻不来牛草圩,你就等着守寡吧!”

陈香莲担心赵德柱的安全,等赶过来时却亲眼见到这样的一幕,刚刚那些对话她都听了进去。

原来刘三那些流氓无赖欺负他们母女,一直都是赵德柱在背后指使的,连英雄救美和苦肉计都是提前商量好的。

这时候她想起柳子文提醒自己的那番话,原来对方说的都是真的,自己不仅被蒙在鼓里,差点还冤枉了好人。

柳子文躲在一棵树后面,远远地看着失魂落魄的陈香莲,他的眼睛湿了,心中非常心疼对方。

毕竟爱了这些年的男人一直在骗自己,任凭谁知道真相也一时难以接受,更何况这个男人为了一点猜忌,竟然要对自己的母亲下毒手,她要如何面对这个现实呢?

文章图片9

陈香莲走远后,刘三来到柳子文身边点头哈腰的说道:“柳少爷,按照你说的办好了。”

柳子文对旁边的柳林吩咐道:“拿给它。”

柳林听完,从怀里掏出一大袋银子递了过去:“少爷说了,拿着这些银子找个正当的营生,若是让少爷知道,你们还欺负乡邻,绝不轻饶!”

“是是是,我们这些年也是被逼无奈,没钱被人瞧不起,只有……”刘三接过银子,满心欢喜的解释道。

“你们走吧,以后多照顾一下陈家母女,这件事做好了,以后镇上的柳家铺子随时欢迎你们。”柳子文说道。

“谢谢柳少爷!”刘三感激涕零道,他没想到做好事的感觉竟然这么爽,如今和那帮兄弟不仅有了钱,还找到了一份工作。

其实刘三等人也非常无奈,他们都是一些孤儿,想活下来只能小偷小摸,因此从小就被人看不起。如果有个正当的营生,谁会做一些让人讨厌的事情呢?

这天,刘三带着几个流氓无赖来到陈家,进了门以后见东西救砸。过了一会,赵德柱冲进屋里,见黄翠娥躺在地上,他愤怒的喊道:“刘三,你这个家伙,我跟你拼了。”

刘三见状,赶紧带着人跑了。赵德柱追了几步,回过头关心问道:“香莲,婶子她怎么了?刘三这个杀千刀的,我去跟他拼了……”

“赵德柱,你别再骗我了,我都知道了!”就在赵德柱走到门口时,陈香莲哭着说道。

赵德柱听到这话,脚步突然一顿,他回头一看,原来黄翠娥根本没有死,母女俩正怒视着他。

“你们,你们竟然合起伙来骗我?”这一刻,赵德柱终于明白过来,原来她们母女俩和刘三已经商量好了,真正被骗的人反而是他自己。

“赵德柱,你到现在还认为是我们是在骗你,你没想过自己做了什么吗?”陈香莲看着对方怒斥道。

赵德柱见自己已经败露,他索性破罐子破摔,冷笑道:“香莲,我这样做也是被你们逼得,你明知道我喜欢你,难道这些年来我的心意你还不明白吗?”

文章图片10

陈香莲看着对方,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认识的赵德柱是这样的人,她以前和任何男人都刻意保持着距离,是不想把自己太早嫁出去。

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她担心自己嫁到隔壁村以后,不能在母亲身边贴身照顾。

她知道赵德柱的心意,可是没想到对方为了让她嫁过去,竟然在背后使出这些卑鄙的手段。

“赵德柱,你走吧,就当我从来没认识过你。”陈香莲看着对方冷声说道。

“让我走?再过几天你都要嫁给我了,你就要成为我的妻子,这里就是我的家,你想让我去哪?”赵德柱走进对方,语气怪异的说道。

“你别过来,你要做什么?救命啊!”陈香莲见对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顿时扯着嗓子大喊道。

“我要做什么?我们马上都要成亲了,你说我玩玩他什么。”赵德柱露出了真实本性。

“我不会嫁给你的,你别乱来!”陈香莲惊慌的喊道。

“赵德柱,你别想伤害我的女儿!”黄翠娥见对方步步紧逼,一下拦在对方面前斥责道。

“滚开,都是你这老不死的,如果不是你,香莲早就嫁给我了!”赵德柱一脚将黄翠娥踢翻过去,表情阴狠的说道。

“娘!”陈香莲见母亲被对方伤害,赶紧跑了过去。

“香莲,都是她害的我们相爱却不能在一起,她若是死了,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牵绊了!”赵德柱表情有些疯狂道。

“你就是畜生,你今天杀了我,我也不会嫁给你的。”陈香莲哭喊道。

“我怎么杀了你呢?你要不答应嫁给我,今天我就杀了你娘亲,哈哈哈……”赵德柱一边说着,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文章图片11

“砰!”就在这时,陈家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了。

随即柳子文带着村里一群人冲了进来,他怒斥道:“赵德柱,你疯了吗?快住手!”

赵德柱见屋里闯进来这么多人,刘三等人也跟在柳子文身后,顿时恍然大悟。他一步跨出,掐住陈香莲的脖子说道:“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掐死他!”

“赵德柱,你别再执迷不悟了,快放手吧!”刘三在一旁劝道。

“好你个刘三,你一个流氓无赖,竟敢联合这小子来骗我,你们串通一气,故意来整我……”赵德柱怒声说道。

“赵德柱,不是我们串通好了来骗你,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柳子文看着对方说道。

“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你小子有问题,你和香莲早就有私情,你以为我眼瞎,看不出来吗?”赵德柱冷哼一声说道。

“赵德柱,你可以说我,但是你不能玷污香莲的清白,我是喜欢她,但是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柳子文解释道。

“好一对狗男女,还说什么关系也没有,那幅画上写的什么?什么关系没有,她会把那副画一点一点粘起来,你们别骗我了!”赵德柱不肯相亲的说道。

陈香莲听了这些话,她对眼前这个男人彻底死心了,她一片真心,没想到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香莲,既然此生不能在一起,那就让我们在下面做一对夫妻吧,哈哈哈!”赵德大笑道。

“住手!孩子,你别再犯傻了!”这时一个老头步履蹒跚的走进屋里。

“爹,你怎么来了。”赵德柱看着走进来的老者,失声喊道。

“你已经做了许多错事,难道还想继续错下去吗?”赵老汉看着眼前的儿子痛心不已道。

“爹,这件事你不要管,是我和他们的恩怨!”赵德柱冲自己的父亲喊道,他没想到这件事会惊动到自己的父亲。

“趁现在还没有犯下大错,回头还来得及,放手吧,孩子!”赵老汉劝道。

“爹,已经到这一步了,香莲她一定恨死我了,回不了头了,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赵德柱痛哭道。

就在罩得住分心的一瞬间,柳子文突然向前一扑,一把抓住了赵德柱的手指,两个人滚在一起打了起来。

柳子文虽然比对方瘦小,以前只是不喜欢卖弄,但是自幼学习武术,当下不再藏着捏着,那赵德柱很快就被他制伏了。

其他人见状一拥而上,将赵德柱押住不能动弹。柳子文吩咐道:“带去官府!”

文章图片12

就在众人押着赵德柱往屋外走时,赵老汉突然跪了下来,他向柳子文和陈香莲求情道:“我求求你们,饶过他一次吧,他还是个孩子。”

柳子文将赵老汉扶起来说道:“大叔,放了他,他还会害人的。”

赵老汉保证道:“老朽用自己的命保证,你们放了他,我会带他离开新安郡,再也不回这里!他是个孝顺孩子,只是太喜欢香莲,所以心急了一些。”

“爹!”赵德柱听了父亲这番话泪如雨下,眼里深深愧疚的喊了一声。

“柳少爷,请你放了他吧!”陈香莲也走过来求情道。

“香莲,对不起!”赵德柱有些吃惊,没想到到了这一步,陈香莲竟然还在为他求情。

“赵大哥,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以前我喜欢你,但是现在我们情断义绝,这是你送给我的铁扳指,我还给你!”陈香莲从手上取下一块铁扳指还给对方。

赵德柱听到这些话,看着手心的铁扳指,懊悔不已的说道:“香莲,对不起,是我错了!”

“放了他!”柳子文吩咐了一句,手下那些人将赵德柱放了开来。

“你走吧,我们再也不见了!”陈香莲转过身,心痛的说道。

赵老汉拉着自己的儿子,遵守承诺的要带他离开新安郡。

赵德柱看着陈香莲的背影,手心里紧紧握着那块铁扳指,他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让对方回心转意了,于是朝柳子文说道:“以后请你照顾好香莲,这块铁扳指就当我送给你们贺礼!”

赵德柱说完,扶着老父亲离开了这里,既然父亲做出了承诺,他决定此生再也不会这个伤心地了。

赵德柱离开以后,在柳子文的痴情追求下,陈香莲终于答应了对方。

成亲这一天,陈香莲拿出自己粘好的那副画,摊开后只见上面多了一首诗:“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原来刘三带着人闯进陈府,故意闹出动静,暗中却把一切真相都告诉了陈香莲,这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一幕。

柳子文一直守在陈家的外面,听到陈香莲的喊声后,他急忙冲了进来。

陈香莲在粘那副画的时候,才知道柳子文对自己的情意有多深,每一笔都是用心描绘出来的。

至于赵德柱,她发现自己内心里的情意,或许更多的是感激吧!有事情爱情总是说不清道理的,在合适的时候,总会遇上相伴一生的人!

文章图片1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