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杨慎在古庙写副绝对

 闲之寻味 2022-07-06 发表于广东

一般来说,将诗改成对联其实不算难事,毕竟有些诗本身就是对联。比如陆游《游山西村》中的“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是很适合摆放在书房的一副对联;而苏轼《题西林壁》中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也是一副妙联。

但反过来将对联改成诗,却不是件易事。因为对联虽然讲究字数相等、结构相同,对平仄也有相应的要求,但一般来说它并没有古诗的意境。所以在改成古诗时,很容易平淡无味。不过难做的事,终究还是有人能做到,本期要和大家说的就是这样一件趣事。500多年前,明代三大才子之首的杨慎在昆明的华亭寺题过一副绝对,如下:

上联:一水抱城西,烟霭有无,柱杖僧归苍茫外

下联:群峰朝阁下,雨晴浓淡,倚栏人在画图中

牛人杨慎之才大家都知道,23岁状元及第,诗、词和散曲无一不通。在滇30多年里,他博览群书,著作达400多种。但这副联被称为绝对,并非是冲着杨慎的名气,而是因为确实写得妙!

上联写站在华亭寺所在的西华山上,看山下的昆明城之景。”一水抱城西”写的应该是昆明城西南的滇池,暮色中烟雾迷茫,山路上一位柱着拐杖的僧人缓缓地走在翠林中。下联镜头拉近写的是西华山的美景,雨后初晴山色在浓淡间变幻,游人倚靠在寺栏边,远远望去就像一幅画。

这些文字虽然是以对联的形式写的,但意境却并不比古诗差。多年后,近代一位姓宋的才子在游玩时路过此处,看到了亭中挂着的这副对联,十分欣赏,一时诗兴大发便随手将其改成了两首绝句,令人拍案叫绝。让我们来看看这两首绝句:

(其一)

一水潆西又抱城,有无烟霭涧边生。

白云深处苍茫外,时有僧归挂杖横。

(其二)

流丹阁下朝群峰,一雨一晴异淡浓。

应是米家胸里有,倚栏人在画图中。

绝句属于近体诗的范畴,虽然对对仗的要求并不严格,但要写得够简洁、凝练,却也绝非易事。这两组诗没有名字,其一是根据杨慎的上联改的,基本的景物并没有大的改变,只是将原来的16个字加了12个字,就完美地将其串联了起来。前两句保留了对联的精华:城、烟、水,加上了“涧边生”,补全了对联没点出的意象。后两句把原来的7个字拆成了14个字,“深处”和“时有”用得颇为巧妙,与原句合得天衣无缝。

第二首最妙的地方是将“雨晴”拆开,“一雨”和“一晴”的写法,不但让浓和淡有了落脚点,也这段文字充满了诗情画意。“应是米家胸里有”指的是宋代画师米芾、米友仁父子的山水画,以山水画比眼前之景,也就完美诠释了最后的“画图中”了。

这两首绝句,在尊重对联的原意的基础上,写出了新意,妙不可言。无过话说回来,若不是当年杨慎有此妙笔,后世也很难写得出这么美的诗句。这次的改编大家觉得成功吗?欢迎讨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