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裴垍轶事(资治通鉴卷二三七之十二)

 德昌馆 2022-07-07 发表于北京
其一:元和三年九丙申(十七日),宪宗任命户部侍郎裴垍为中书侍郎、同平章事。虽然先前唐宪宗因李吉甫的原故免去了裴垍的翰林学士职务,然而因对他的宠信,所以不久之后便又提拔他担任宰相。当初,唐德宗不太信任宰相,朝中政务哪怕是很小的事都亲力亲为,因而裴延龄等一类人得以掌权。唐宪宗还在当藩王时,就觉得这种做法是不妥的,及至即位后,对于自己选拔的宰相,总是推心置腹地相信他们。宪宗曾经对裴垍等人说“以太宗、玄宗之英明神武,还需要借助大臣之力来实现对国家的治理,何况象朕这样连先朝圣君的万分之一都赶不上的人呢!(以太宗、玄宗之明,犹藉辅佐以成其理,况如朕不及先圣万倍者乎!)”裴垍等人也竭心尽力地佐助皇帝。唐宪宗曾问裴垍道:“治理国家的首要之务是什么?(为理之要何先?)”裴垍回答道:“首先应当端正心态。(先正其心。)”依照常例,百姓应交纳的赋税有三项:第一项是进献朝廷的赋税,第二项是送交镇使的赋税,第三项是留在本州的赋税。建中初年制定了两税法后,致使商品价格提高而钱币价格贬值。此后,商品价格跌落而钱币价格提高,百姓交纳的赋税已经多出当初的一倍了。其中留在本州的与送交镇使的赋税,各地又降低都省规定的物价而按照实际的物价征收,以加重对百姓的征敛。及至裴垍出任宰相,他上奏说:“对于全国留在本州和交送镇使的物品,请一律采用都省制定的物价。观察使应当首先在自己治理的州中征税,以便自给,如果达不到应该征收的税额,然后才允许他们在所管辖的州中征税。(天下留州、送使物,请一切用省估。其观察使,先税所理之州以自给,不足,然后许税于所属之州。)”由此,江淮地区的百姓逐渐得到休养生息。在此之前,主持政务的官员往往厌恶谏官谈论时政的成功与失败,唯独裴垍奖励谏官进谏。裴垍的才具气度严正而庄重,人们不敢因私事干求他。曾经有一位朋友从远方来到他那里,裴垍送给这位朋友许多财物,纵情而无拘束地接待他,此人借机请求京兆府参军的职务,裴垍说:“你不适合担当这个官职,我不敢因朋友的私情去损害朝廷至上的公道。以后若有瞎眼的宰相怜悯你,你得到一官半职也无妨,然而从我这儿是不行的。(公才不称此官,不敢以故人之私伤朝廷至公。它日有盲宰相怜公者,不妨得之,垍则必不可。)”
其二:给事中李藩在门下省供职,凡是制书敕令有不适当的地方,他便在黄麻纸的后面批写自己的意见。负责送公文的官吏提出让他不要直接在敕令上直接写,可以另写在一张白纸上放在后面,李藩却说:“要是这样的话,就是在写文状了,还叫什么批写敕书呢!(如此,乃状也,何名批敕!”)。宰相裴垍认为给事中李藩有宰相之器度,就向宪宗举荐他。宪宗认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郑絪平时缄默不言,且只知道取悦于人,于是将罢为太子宾客,擢升李藩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李藩拜相后知无不言,宪宗对他颇为器重。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