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他三代列朝堂,二十二岁修书立传,可却落得有志难伸

 泊木沐 2022-07-07 发表于辽宁

方以智生在明末,从祖父那辈起便世代为官,几代人在政治上都以东林党自居。他从小受到了系统的教育,除了经史子集之外,还通晓军事,地理和医学等。父亲也将他努力的培养为位列朝堂的接班人,在22岁时,方以智已经著书立说。

在通雅中他论述,“治在君、相,人在师教,学在实讲,公、明而已。”,可见,方以智早有自己的政治理念。不过那时已到明末,朝政很混乱,没有给他太多的施展空间,虽然积极的参加各类政治活动,可天下兴亡却并不握在文官的手中。

距离大明灭亡还剩四年,方以智才考取进士,在翰林院任职,到了崇祯十七年,农民军已经破北京,各路官僚都开始想退路,方以智想逃出京城未果,遭到农民军逮捕,后来因为不是大官得以趁机脱逃,一路颠簸来到了陪都南京。

根据崇祯皇帝的政治遗言,福王已经在应天府自立,可此时南明小朝廷继承了大明官场的一切弊端,其中就包括党争。

东林党和权臣马士英一党反复倾轧,造成政权没有向心力,方以智又是东林党人,自然便成了眼中钉肉中刺,他见南京呆不下去,便脱下官服伪装成道士逃了出去,有段时间他躲藏在雁荡山。

由于懂药学,方以智过起了卖药的郎中生涯,而此时满清入关完成了对北方的扫荡,方以智眼看山河破碎异族入侵,便希望能为反清复明出一把力。他开始四处奔波,联络各方力量,过了几年,方以智参与了桂王的拥立,论功行赏时将他封为了左中允。

然而大清没给南明朝廷太多的喘息时间,就在第二年清兵破肇庆,桂王逃走,方以智只得跟随。而此时他被小朝廷晋升为东阁大学士,即便在命悬一线之时,这伙乌合之众也没忘记权斗,桂王身边的太监王坤希望掌握更大的权力,就开始排挤方以智,也让他感觉朱家的江山确实气数已尽。

于是他便罢官而去,游走在湖南和贵州一代,时间来到了顺治五年,清兵开始收紧包围圈,方以智带着家小在穷山恶水四处穿梭,活动范围大大被压缩,来到广西平乐时遭到了清兵的围捕。

当时劝降的将领告诉方以智,他要么选择为大明殉节,要么穿上大清的官服老老实实做官,却没想到方以智根本不为所动,但求一死。

清将被这股气节所打动,于是让方以智选择了第三条路,落发为僧。此后的几年时间,方以智以僧人的身份游历四方,直到顺治九年时才回到家乡。

在家乡养病的几年时间又赶上了父亲病逝,他只得守墓三年,方以智膝下三子都已成年,于是他将自己毕生所学的天文,数学,医学和音律全部传授给儿子们。

过了几年,他再度踏上征程前往五老峰隐居,此时已经来到康熙年间,反清复明的势力仍在,而方以智仍然未忘记使命。他想通过讲学影响和自己有同样志向的人,到康熙十年时,反清案发,方以智受到牵连,结果遭到当局逮捕。

在押解途中,方以智因为背部长有毒疮死在了路上,后人用他的衣钵建了一座佛塔,如今仍然保留在安徽境内。

虽然方以智是个儒生,但是却是明末非常罕见的唯物主义论者,他几乎涉猎了各种知识,从占卜到冶炼,从医药到天象,而且所学知识全部著有笔记。

桐城耆旧传说他:“凡天人,礼乐,律数,声音,文字,书画,医药,下逮琴剑技勇,无不析其旨趣”,这些著作为后来的四库全书提供了大量的素材,方以智去世之后留下了百万字的著作,例如物理小识,物韵声源等等。

明末是一个特殊的环境,方以智虽有气节,但在动荡流离之时倾其心力却也无法挽救大明江山。

与许多读书人一样,他厌倦了宦海的争斗,面对异族的入侵虽然愤恨,却有心无力,最后只得削发为僧。方以智有一身的才华,如果早生几十年,说不定能给大明朝廷注入一股新鲜的空气,可惜时运不济,此人也被称为明末四公子之一。

参考文献:《明史稿·方以智传》《桐城耆旧传》《通雅》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