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杂事四则(资治通鉴卷二三七之十三)

 德昌馆 2022-07-08 发表于北京
其一:当时,中原长时间遭受旱灾,宪宗皇帝准备下诏书施恩天下。翰林学士李绛和白居易进言,他们认为:“要想让百姓真正得到实惠,最好的方法是减轻他们的赋税。(欲令实惠及人,无如减其租税。)”又说:“宫中人员除供内廷驱遣以外,剩下来的人数仍然很多。办事应当节省开支,对人贵在顺乎常情。(宫人驱使之馀,其数犹广,事宜省费,物贵徇情。)”他们还请求“禁止各道横征暴敛以充当进献的贡物。(禁诸道横敛,以充进奉。)”又说:“岭南、黔中、福建的习俗,往往掳掠良民卖为奴婢,请下诏严加禁止。(岭南、黔中、福建风俗,多掠良人卖为奴婢,乞严禁止。)”闰三月己酉(初三),唐宪宗按照两人的意见颁布制书,下令从轻对全国在押囚犯的处罚,免除本年租赋,外放宫中妇女,杜绝进奉,禁止掠卖人口。诏书下达后,天降甘霖。李绛于是又上表祝贺道:“由此可知,忧虑在事情发生之前,才能够消除忧虑;忧虑在事情发生后,便无可挽回了。(乃知忧先于事,故能无忧;事至而忧,无救于事。)”
其二:魏徵的玄孙魏稠极为贫困,他将祖宅典押给他人以换取钱财。平卢节度使李师道向朝廷请示,准备用自己的私财替魏稠把老宅赎出来。唐宪宗命白居易草拟诏书,准备同意李师道的请求。白居易上奏说:“这件事情关系到朝廷对臣子的劝勉,理应由朝廷来办理。李师道是什么人,竟敢抢这个美名!请陛下敕令有关部门用官府的钱去赎回住宅,并归还给魏氏的后人。(事关激劝,宜出朝廷。师道何人,敢掠斯美!望敕有司以官钱赎还后嗣。)”宪宗听从了这一建议,由内廷专库中支出两千缗钱,赎出住宅,赐给魏稠,并禁止典押出卖。
其三:山南东道节度使裴均仗着得到宦官的帮助,在德音颁布后仍进献银器多达一千五百余两。翰林学士李绛和白居易等人进言道:“裴均打算用此事来试探陛下的决心,希望陛下将银器退还。(均欲以此尝陛下,愿却之。)”宪宗赶忙命人将银器取出交付度支。不久,宪宗颁旨谕示诸道进奏院说:“从现在起,凡是各道前来进献贡物,不允许申报御史台。倘若有人询问此类事情,你处就应当将询问者的名字向朕报告。(自今诸道进奉,无得申御史台;有访问者,辄以名闻。)”白居易又就此事进言,宪宗不肯听从。
其四:左神策军中尉吐突承璀当时兼任功德使之职。他大力修治安国寺,并奏请树立圣德碑,圣德碑的长宽按照“华岳碑”的标准。吐突承璀在先行建造藏碑的楼宇时,向宪宗提出请其安排翰林学士撰写碑文,他说:“我已准备好一万缗钱,打算为为撰文学士的润笔之费。(臣已具钱万缗,欲酬之。)”宪宗于是命李绛撰写碑文。李绛进言道:“唐尧、虞舜、夏禹、商汤都不曾立碑称道自己的德行,只有秦始皇在巡视游历经过的地方镌刻石碑为自己大力宣扬,不知道陛下打算效法谁?而且,叙述修治寺庙的美盛之处,只不过是建筑壮丽,足供游览一类,难道这是光大陛下恩德的做法吗!(尧、舜、禹、汤,未尝立碑自言圣德,惟秦始皇于巡游所过,刻石高自称述,未审陛下欲何所法!且叙修寺之美,不过壮丽观游,岂所以光益圣德!)”宪宗览阅奏章时恰好吐突承璀正在一旁,宪宗便命他将碑楼推倒。吐突承璀推托道:“碑楼很大,无法拖拉,请允许我慢慢将它毁除吧。(碑楼甚大,不可曳,请徐毁撤。)”他希望先迁延时日,再找合适的的人借机再行劝说。不料宪宗语调严厉地说:“拉不动就多用牛!(多用牛曳之!)”吐突承璀这才不敢作声,最后用了一百条牛才将碑楼拉倒。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