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瑞·达利欧:痛苦 反思=进步,下一个10年将大为不同

 罗宋汤的味道 2022-07-09 发表于青海

导读:

6月23日,桥水创始人瑞·达利欧和红杉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应中信出版集团邀请,在抖音进行了一场线上对话。这两位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投资人,同样也是成功穿越了数次经济周期的参与者。

文章图片2

在这场时长1个小时的对话中,沈南鹏和瑞·达利欧从后者的新作《原则:应对变化中的世界秩序》谈起,对历史周期、当下局势、投资趋势、科技创业和中国市场等话题进行了深度探讨。本文为对谈内容精编(有删节),希望对你有启发。

摘录了部分精彩观点,以飨读者:

谈到当前世界宏观形势的成因,达利欧在历史经验中总结了三点:债务货币化、贫富悬殊、大国竞争。

谈到在中国投资的核心理念,沈南鹏表示:投资的核心不是资产而是人,要永远对市场怀有敬畏之心。

达利欧分享另一个原则:痛苦+反思=进步。

关于宏观环境对创投行业的影响,沈南鹏表示:技术发展有其自身周期,与宏观经济的周期并不同步。技术市场虽然起起落落,但我们应该相信科技创新的潜力。

作为完整亲历了中国改革开放历程的美国人,达利欧感慨:很遗憾,我发现很多年轻人没有真正理解中国的改革巨变。

沈南鹏谈到了投资人的成长:要像艺术家一样,找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领域。

领导桥水40余年,达利欧给团队定下了一个原则:创意择优(ideameritocracy),永远保证让真正好的想法胜出。

在十多年的投资生涯中经历过多次周期,沈南鹏认为:面对市场波动和技术周期,创始人所青睐的是能给他们始终如一支持的投资人。

对于投资人的“自我修养”,沈南鹏认为:投资人需要在陡峭的学习曲线上快速理解前沿科技的发展,才能在竞争中保持优势。

从过去500年看当下大趋势

达利欧提到通过研究过去500年的历史,他认为驱动当前形式形成的原因主要有三个:

首先是巨额债务的发生,这导致债务国通过印钞来将债务货币化,以减轻本国的债务压力;

第二是各国贫富差距以及价值认知鸿沟之类的国家内部政治及社会冲突;

第三是大国之间的竞争,一方面有美国自1945起形成的国际主导地位下建立的世界秩序,另一方面,由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的强国崛起,也在一定程度上制衡美国地位。

文章图片3
文章图片4

我们现在的形式就是这样形成的,美国在1945年二战后,拥有世界上90%的黄金以及50%的GDP,世界重新建立秩序,并迎来一段和平时期,各国此时的债务和GDP都会上升,因为大家认为未来值得投资,但财富积累的规模是不均衡的,当某国债务情况到达压力峰值,而硬通货,如:黄金储备不足,那么就会产生内部冲突,形成政治事件,进而促进国际竞争,竞争白热化时期,经济战争就出现了,经济、货币和资本制裁并不是新事物,这在历史上不断重复,随之而来的则是军事战争,战后世界主导国制定新的规则,整个世界重新达到平衡状态。

另一方面达利欧还提到目前的全球贫富差距达到了1930-1945年以来的最大值,10%的富人坐拥世界上90%的财富,富人不仅自己的机会和选择更多,他们的子女机会与选择更多,这就会导致民粹主义的出现,也就是为国民而战的思想。

滞涨当前,资产应该如何配置?

随后沈南鹏提问达利欧,美国资产负债表急速扩张,欧美地区央行快马加鞭提高利率,地缘政治以及新冠肺炎等情况对金融市场会有哪些影响。

达利欧以机制化的方式来解释这个问题,人们过去认为安全的投资就是持有现金,或者持有安全的政府债券,但目前并非如此,美联储出售1.1万亿美元的债券,同时让利率上升,这就导致民众购买力下降,出现一种滞胀的环境,而停滞和通胀都会导致民众购买力受损。

文章图片5

提高生活水平的唯一途径是扩大生产,通过印钱和提供信贷是不能提高生活水平的,因为信贷总是要偿还的。

我们曾经处于这样的形势中,目前依然处于其中,那些持有债务工具的贷款人将会遭受很严重的损失。因此人们无法把利率提高到足以遏制通胀的程度,也无法使那些受通胀影响的资产的持有者获得偿还,硬要把利率提到那么高的话就必然对经济活动产生负面影响。因此滞胀机制将会造成其必然的影响。

因此达利欧认为当前滞胀环境下,持有现金或政府债券是不理智的行为,他提出了“全天候策略”给以投资者们作为投资参考,拥有平衡的投资组合非常重要,多元化才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风险。

具体来说有三点:第一,不要只持有现金等资产;第二,进行合理的多元化,以创造出平衡的局面;第三,如果是全球投资者,则尽量要在不同的地方、国家和产业之间进行多元化投资。

具体就不同资产而言,投资者们可以将利用四个象限,两个标准来进行衡量持有,两个标准指的是:增长率与通胀率;四个象限中每个象限分配25%的风险。

当增长率高于预期时,可以持有股权资产,当增长率下降,可以选择抗通胀产品,如债券,当通胀高时,可以选择大宗商品及黄金等抗通胀资产,当通胀较低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持有现金,或利用现金创造更多价值。

四个象限形成一个较为平衡的局面,投资者们可以通过经营这种平衡进行风险管理,并根据外部环境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战略。

最后达利欧还分享了自己进行多元化投资策略时,会如何考量一个国家的资产是否适合投资,第一,这个国家是否财政稳定,即收入多于支出、拥有很好的收入和资产负债表?第二,这个国家是否存在可能导致混乱或失序的内部冲突?第三,这个国家是否存在外部战争风险或者类似的混乱因素?

文章图片6

如何看待中国当前的

环境和潜在机会?

随后,达利欧向沈南鹏提出了自己感兴趣的问题:中国的投资情况、投资环境和投资机会如何?

文章图片7

沈南鹏表示红杉资本主要的产品和业务是风险投资和成长期投资,因此他们更加聚焦科技领域,而技术领域与外部环境的关联性更小,尽管宏观环境变得难以预测,但技术发展有其自身的周期,技术突破的时机与经济起落关系不大,从侧面而言,沈南鹏也向达利欧传递出中国正在聚焦科技发展,红杉资本也会更加关注这一方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