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武田家招募外地浪人镇压本地人,得以完成多方面的集权|文史宴

 五月花1620 2022-07-17 发表于湖北

文/北条早苗

日本战国早期,各令制国内的国人众武力不输给守护太多,要集权非常费劲。不过随着乱局加剧,各种失去土地和主公的游士出现了,只不过在日本其形式是拿刀砍人的浪人,而不是中国春秋战国时代那种练嘴的纵横家。各地大名依靠这种跟本地没有情感羁绊和社会联系的外来集团疯狂镇压本地人,得以大大地集权。

Image

请输入标题     bcdef

本文欢迎转载。

大司马按:很多朋友之前说想看日本战国,等我真筹了高质量的稿件又不看了,或者看了也不肯转,所以我一度准备不发了。后来有一些朋友强烈要求发后续的稿件,那么想看的朋友们请你们多多帮转,阅读量可以我就继续发。

武田家专题:

武田信玄的家族,在日本战国之前七百年就已崛起

武田家的几员名将,其家族早期都是武田的宿敌

北条早云搅乱关东,武田家被迫跟今川、北条开打

今川义元的老爹差点把武田信玄的老爹灭了

Image

武田信虎建都踯躅崎馆

Image

永正十五年(1518年)十二月,信浓国诹方大社上社大祝诹方赖满与下社大祝金刺昌春之间爆发了战争。十二月十八日,金刺昌春战败流亡,金刺家灭亡,诹方赖满达成了统一诹方郡的成就。

尽管信浓国的战局对诹方家有利,但是武田信直却趁着诹方郡内斗无暇他顾时,以支援金刺昌春为借口,对当时从属诹方家的甲斐国巨摩郡国人今井氏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并在次年(永正十六年,1519年)四月降服了今井氏。

平定今井氏以后,武田信直便开始着手进行领地的建设。六月二日,武田信直决定废掉武田家的居馆川田馆,准备在甲府修筑新的居馆。

虽然川田馆是武田信昌、武田信绳两代的居馆,但是它的地理位置并不好,长年遭受洪水的袭扰,因此住民稀少、土地贫瘠,显得十分萧条。

此外,在军事上川田馆的地形不利于防守,且居馆的附近有着栗原氏等有力国人的领地,这些国人在平时虽然可以拱卫武田家的居馆,但是万一这些国人作乱,他们的军事力量也对武田家形成了巨大威胁。

另外,在室町时代武田家的居馆居无定所,不是在搬迁,就是在搬迁的路上,一直到武田信昌时期才稳定下来。川田馆所在的甲府盆地东部地区经济发达,而甲府盆地的中部、西部地区的发展则落后于东部。

进入战国时代以后,繁荣的市场、町街也在甲府盆地遍地开花。作为一国守护,武田信直不能只盯着繁荣的东部,而必须放眼全局,为了更好地建设甲府盆地的经济,将居馆迁往中西部是必然的趋势。

最后,当时日本各地的大名们已经开始从守护大名、国人向战国大名转化,而战国大名的很重要一个特点便是家臣们的“城下集住”政策。

川田馆地形狭隘,自然灾害频发,不利于建设大型都市与住宅区,武田家必须选择一处较为宽阔,又处于交通要道,适合居住且发展潜力巨大的地方修筑居馆,将其建设成武田家的政治、军事、经济中心。

武田信直选中的地区,位于甲斐国山梨郡的相川边上的一处三角形平原地带。

此地三面环山,东西两边的山脚下又分别有着藤川、相川两处河流,南边的一条小山上有着时宗的布道道场一莲寺,一莲寺南面有着繁荣的门前町,又位于甲斐国与骏河国、信浓国、相模国等地的交通要道之上,交通十分发达。

八月十五日,武田家正式开始在此地修建新居馆,武田信直将这个地方称为“府中”。在战国时代以前,“府中”一直都是指朝廷任命的国司官府的所在地,而武家政权任命的“守护”虽然篡夺了国司的职能,但是为了与国司官府进行区分,守护居馆通常都不设在“府中”。

Image

踯躅崎馆的地势

武田信直的行为宣示着,他将要着手建立的武田家将是一个超越传统国司、守护的政权,在武田家的领国内有着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威。

十二月二十日,新居馆落成,此即武田信直(信虎)、武田信玄、武田胜赖三代的居馆踯躅崎馆。为了促进经济的繁荣,武田信直还下令将甲斐国各处的寺院迁到了踯躅崎馆的附近。

Image

武田招外地游士镇压本地人

Image

战国时代的武士的居馆与城池的最大区别便是居馆的环境比城池更适合居住,但是从军事防御角度上来看,居馆的防御力要远逊色于城池。

因此,武田信直在踯躅崎馆的北面修筑了诘城要害山城,西面修筑了汤村山城,南面修筑了一条小山砦作为防御性的城池。

另外在踯躅崎馆附近的钟推堂山上,武田信直还设立了烽火台,在同地设置了一口大钟,一旦外敌来犯,踯躅崎馆周边诸城燃起狼烟,钟推堂山上的守军便会撞响大钟,给山下的踯躅崎馆传递讯息。

武田信直建设的踯躅崎馆极大地强化了武田家的统治力,但是其施行的“城下集住”政策却引来了想要保持独立性的国人们的巨大反抗。

永正十七年(1520年)五月,栗原信友、大井信达、信业父子、今井信是、信元父子带着一族从甲府的居馆逃回领地,随后举兵反抗武田信直。

六月,武田信直率领武田家直辖的武装力量“足轻众”与谱代重臣板垣信方、曾祢出羽守、曾祢昌长、曾祢大学助等出阵讨伐三家国人。

此时武田信直靠招募各国浪人建立起了由武田家直辖的武装“足轻众”,拥有着凌驾于甲斐国任何一家国人之上的军事力量。

Image

日本浪人是没有根基的游士

本质上跟商鞅、张仪之流很接近

由于三家国人的领地不尽相同,自信的武田信直便将武田军兵分三路,分别讨伐三家国人。

六月十日下午,武田军对乱军发起攻击,很快就击败了三家国人,栗原信友战败流亡关东,大井信达、信业父子与今井信是、信元父子在抵抗未果后,只得率部投降。

值得一提的是,流亡关东的栗原信友不断地煽动领内诸势力作乱。九月二十三日,武田信直派遣足轻众侵入与栗原信友勾结的盐山向岳寺烧杀劫掠,最终向岳寺不得不将寺内的香火钱供出,请求武田信直的重臣今井信甫调解,这才摆脱了危机。

此后,栗原信友自知胳膊拧不过大腿,便也向武田信直投降,获得赦免后回到了武田家。

Image

武田凭武力向国人加税

Image

大永二年(1522年)正月三日,由于镇压国人以及与今川家连年的战争使得武田家的财政捉襟见肘,武田信虎开始在甲斐国内征收名为“栋别钱”的税赋。

在室町时代,“栋别役”是守护大名为了修复公共设施的一种临时赋税,是以住民的住房为单位进行征收的。进入战国时代以后,才逐渐演变为战国大名定期征收的税赋。(大司马按:像不像中国春秋战国时代的“赋”?)

武田家的“栋别役”分为两种,一种是用钱支付的“栋别钱”,还有一种是派出劳工参加对寺院、城池、堤坝等公共设施的建筑的“普请役”。

对武田家来说,栋别钱是武田家的主要收入之一。后来武田家制定分国法《甲州法度之次第》中就有针对“栋别钱”的规定,其特点为:

一、住民无力负担栋别钱时,由村子负担。二、追查逃亡的人催缴栋别钱。三、武田家拒绝受理栋别钱相关的诉讼。

实际上,负责征收栋别钱的是被武田家称为“调众”的人,大多数都由村子里的土豪担任这个职位。(大司马按:像不像秦国的“啬夫”?)

如果“调众”负责征税的对象逃亡的话,赋税将由“调众”承担。此外,当住民无法及时缴税的话,就必须在原数目的基础上翻倍缴纳作为利息。

在此后的弘治二年(1556年)正月,由于许多百姓都因为天灾没有及时交纳栋别钱,武田家又颁布了与《甲州法度之次第》里规定不同的新法。

新法里规定八月的最后一天为春天的栋别钱征收的截止日期,秋天的截止日期则在次年二月的最后一天。要是因为自然灾害等原因导致无法缴纳栋别钱或者有诉讼问题时,需要向武田家提前上报等待判决。

另外,无论是什么理由,只要是过了期限还未缴纳的栋别钱,都由调众承担。

除了栋别役以外,武田家还会在一些特殊时期,对武田领国内的寺社、有德人(土豪)征收名为“德役”的临时税赋。

根据《高白斋记》的记载,天文十八年(1549年)四月七日,武田家的今井相模守、下曾祢出羽守、今井伊势守开始征收名为“德役”的赋税。

另外,当时的战国大名除了“栋别役”以外,还会征收以田地为单位的名为“段钱(反钱)”的税收。由于武田家战国大名化较晚,甲斐国又多山地,因此武田家并未出现“段钱”这样的税收,反而自创了武田家独有的税制“田役”。

值得一提的是,武田信虎时代武田家并未制定“田役”,史料中武田家第一次征收“田役”的时间是武田信玄出任家督后的天文十一年(1542年)。

在征收栋别钱的同年,武田信虎携带家臣们前往身延山久远寺参拜,此后又登上了富士山山顶的八叶峰游玩。

Image

武田信虎敢游富士山

说明他掌控了统治富士山的小山田氏

身延山、富士山分别位于穴山武田家、小山田家的领地内,武田信虎能在这里游玩,说明在击退外敌以后,武田信虎基本上建立起了对甲斐国国众的绝对优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