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概念逻辑与形式逻辑的不同

 叶晓锜 2022-07-19 发表于上海

​概念逻辑与形式逻辑的不同

黑格尔的逻辑学对知性的形式逻辑,既作了肯定,亦作了批判。黑格尔认为,“对思维的细密研究,将会揭示其规律与规则,而对其规律与规则的知识,我们可以从经验中得来,从这种观点来研究思维的规律,曾构成往常所谓逻辑的内容。亚里士多德就是这门科学的创始人。他把他认为思维所具有的那种力量,都揭示了出来”。

综观黑格尔对知性的形式逻辑,包括亚里士多德的形式逻辑和康德的先验逻辑(黑格尔认为两者都是知性规定的逻辑),主要有两个方面的批判:一是认为,知性的形式逻辑是思维外的经验知识,而不是从思维运动自身内的知识。二是认为,知性的形式逻辑有着“非此即彼”知性规定的有限性。这种知性规定的有限性否定矛盾在事物和精神种的作用,是不符合现实世界中一切运动、一切生命、一切事业的辩证法的推动原则的。

黑格尔在对传统知性的形式逻辑批判中,阐述了一种黑格尔式的以概念为根据的逻辑学说。这种以概念为根据的逻辑学说,一是,以概念为思维逻辑的内在根据,这种逻辑是概念自己以自己为对象,通过自身矛盾性质的推进,不断否定自身、返回自身,从低阶范畴过渡、上升到高阶范畴的辩证运动。二是,这样的以概念为根据的矛盾运动,显现是一种以概念为推进原则和创造原则的逻辑必然,自然世界和精神世界的一切特殊领域和特殊形态莫不受其支配。

由此,黑格尔从外在经验和内在根据、知性规定和辩证法两个方面界分了以概念为根据的辩证逻辑和以知性规定的形式逻辑的不同。 

如,形式逻辑中的三段论格式推理,其大前提、小前提和推论判断的三段论格式,在形式逻辑中是外在经验的知性规定;而在概念为根据的逻辑必然中,三段论格式所内涵的普遍性、必然性和有效性是由概念自身的普遍性、特殊性和个别性三个环节确立的,这三个环节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作为中项联结两端,形成各种三段论格式的有效推论,在黑格尔那里,各种三段论格式推论的普遍性、必然性和有效性不是外在于经验的知性规定,而内在于概念自身根据的三个环节的贯通。

又如,在概念为根据的逻辑中,矛盾是一种对立统一的过程,自然和生命,事物和精神都处在对立统一的逻辑必然中;而在形式逻辑的知性规定中,无论是同一律、矛盾律还是排中律都要求着杨弃矛盾在概念中的存在。当然在有限的知性认识中,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是有用的,但在历史总体把握的理性中,如生物进化、天体物理、精神社会等等都需要从概念的对立统一逻辑中,以辩证法为一切真正科学认识的灵魂。

黑格尔对知性的形式逻辑的批判和以概念为根据的逻辑学说,为我们提供了诸多重要的思想启示和豁然。特别是为我们探究和揭示人类意识结构中真正的概念逻辑,提供了先哲的引导。

探究人类的意识结构,我们首先感到人类的主体能动和动物的主体能动迥然不同,动物的主体能动是表象本能的,人类的主体能动是概念智能的。这种不同在于:动物表象本能的主体能动是生物进化的塑造,人类概念智能的主体能动是文化演化的塑造。当我们探究人类概念智能的主体能动时,就会察觉人类概念智能的主体能动内涵着一种概念逻辑的架构,这种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逻辑和黑格尔以概念为根据的逻辑学说有所不同,它涉及到一种概念生成、概念虚构、概念创造、概念统觉的逻辑架构。

探究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逻辑,比较我国逻辑学家金岳霖(1895-1984)主编的《形式逻辑》,概念逻辑和形式逻辑在“概念”的理解上有所交集,但有诸多的根本不同:

1、概念逻辑关注概念的生成,认为概念生成于符号指称的抽象构造。即通过语言、图形符号的指称和对象联结,赋予对象“叫什么”的名称指称和“是什么”的定义指称,生成一种对象的指称抽象构造的概念,由此在人类的意识结构中发生了以客体为对象的事物认识和以主体自身为对象的自我意识。

形式逻辑则关注于概念内涵和外延的知性规定,认为概念是对事物固有属性的反映,因而对概念要作内涵和广延概念的知性规定,其中内涵是反映事物属性的知性规定,概念的外延是具有概念所反映的特有属性的事物的知性规定。形式逻辑只是概念的知性规定,并不探究概念是一种怎样的生成,概念的生成是怎样在人类意识结构中产生事物认识和自我意识的。

2、概念逻辑关注概念的类型,认为概念具有两大类型,一类是直观到抽象的概念,一类是抽象之抽象的概念。直观到抽象的概念类型关系着概念的生成,抽象之抽象的概念类型关系到以概念为材料的概念虚构。即通过概念为材料的抽象之抽象建构,生成共性的、想象的、进阶的、计算的、制图的、范畴的、思辨的、判断的、推论的、统觉的种种抽象之抽象的概念虚构,并由概念虚构形成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思想活动和精神追求。

形式逻辑关注概念种类的知性规定,如,单独概念和普遍概念、集合概念和普遍概念、正概念和负概念、相对概念和绝对概念等种类的知性规定。形式逻辑不探究抽象到直观和抽象之抽象的两大概念类型,忽略了概念虚构的思想活动和精神追求。

3、概念逻辑关注概念的反馈。认为由思想活动的精神追求塑造的种种概念虚构,会能动地反馈于经验实证的制作和求取,以抽象和实证的统一,实现概念之物的创造,以概念制导的实践,从自然之物的利用上升为概念之物的创造。并引动人类意识结构的运动,以其感性表象到概念建构,概念建构返回感性表象,感性表象再概念建构的概念智能的无限循环的发展提高。

形式逻辑关注的是概念各个形式的知性规定,如判断、推论、归纳、论证、基本规律的诸种知性规定,并没有关注概念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虚构反馈、概念之物创造、概念智能提升的探究。

4、概念逻辑关注概念的自我统觉,认为自我意识,会在概念生成、概念虚构、概念创造中,把一切表象、思想、精神、创造,统摄为自我统觉的意志和目的。

形式逻辑则没有这方面的涉及。

由此可见,形式逻辑关注的是概念的知性规定,即概念的内涵和外延,概念种类,概念判断、推理、归纳,论证,同一律、矛盾律、排中律等等的知性规定,这些知性规定都是从经验中得来的。概念逻辑则关注概念的自身能动,即从概念生成、概念虚构、概念创造、概念统觉的各个环节中,探究概念在人类意识结构中的自身运动,以及这样的概念自身运动是怎样造就认识、自我、思想、精神、意志、目的、追求、创造、统觉的人类智能的。

探究交集于“概念”问题上的概念逻辑和形式逻辑的不同,旨在阐明逻辑学的发展在今天已经不能再停滞于形式逻辑知性规定的满足,而应引入人类意识结构中的概念逻辑架构的探究,即把逻辑学的发展由知性规定的形式逻辑转向自身能动的概念逻辑,并由此揭示人类智能的逻辑架构,以及为当代电脑智能发展的概念逻辑开发和应用提供新的思路和途径。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