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拳术之捷径

 小山 爱 2022-07-24 发表于山西

拳术之捷径    

拳术是一门艺术,更是一门学问。

说他是“艺术”,因为一则祂把人体艺术化了,每个动作,都是一个艺术模式。假如您能把祂变为雕塑,我想,您可以尽情地去欣赏,祂会让您留恋忘返。二则,祂深蕴中国文化精髓在里边,每个动作,都有艺术的东西在里边。

就因为上述二者,所以,祂还是一门学问。

而——

祂的真正属性是文化祂既是东方文化[M1] 的核心之一,也是西方文化的盲点。拳术的民族性,在于祂植根于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历史;祂的辉煌和伟大,在于祂的独立与纯洁,所以祂是不容玷污、不可侵犯的。也正如此,如果我们只单纯的把祂看做一门艺术,而不首先看做一种文化,那无疑是亵渎了祂就会使祂沦落为类似于杂耍的一种技能就会使得许多人“创作”、“表演”、“戏耍”出不会练拳,或练了拳而别人不认识的所谓的“现代拳术”。

这样说并不是我们不尊重拳术的艺术价值,只是我们不愿意抛开拳术的基本属性,单纯的强调祂的艺术技能,我们不愿意因为我们的无知而丧失了拳术的精髓,更不愿意将拳术送上不归之路。      

当然,在拳术的具体问题上,在基本桩法、基础动作、套路布阵上,祂又有着博大精深、错综复杂的底蕴内涵,表现在层面上,自然是祂的艺术性。就祂的艺术性而言,有其不同于任何艺术的规律和法则,也绝不是哪一个人发明的,不是哪个朝代确立的,它是随着人类文明历史的发展渐渐形成的,是历代拳家们在长期的实践中慢慢的发现和总结出来的。自然,一旦成为规律和法则,便会有属于祂自己的“共性”而这种“共性”一经确立,便又不是哪个人可以更改的。任何学习和尊敬祂的人,都必须心存敬畏地依照祂的共性去进行,任何“更改”和“创造”,都是一种无知和愚昧。
      我常对初学拳术的朋友们说:“艺术”和“技术”是绝对不同的,技术有偶然性。就拿射击来说,射击肯定是一门技术,但是,世界冠军可以一枪打上十环,而一个不会打枪或刚学会打枪的人,说不准也会一枪打上十环;驾车也是一门技术,但如果把一个根本不懂驾驶技术的人放在驾驶座上,他捣来捣去说不准就可以把车发动起来而开走。这些情况并非不可能,至少在理论上是可以成立的。
    由此说明,在特定的条件下,技术是可以“蒙”上的,也就是它的偶然性,只要各种条件具备,便可以凑成一种机遇好和巧合。而艺术则不存在巧合,无论在什么条件下,都不存在“蒙”上的可能,我们从未见到过一个初学者,一不留神,把某个动作练得和影视中李连杰的一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所以任何一门艺术都不是“蒙”上的,也就是不存在任何机遇和巧合。所以,拳术的艺术要通过学习,通过自己的艰苦的磨炼,才可以获得。
      历史告诉我们,
拳术是“学”出来的[M2] 是通过学习而获得的,绝不是“练”出来的,绝不是不经过学习,闭门造车就可以“练”出来的。不经过学习,而一味地苦练,虽然可以解决熟练问题,但却会丧失方向和失去标准,没有了方向和标准便不知对错,不知对错就会误入歧途,而在歧途上走得愈远,心底就愈混浊,手上的弊病和谬误就愈加顽固,弊病和谬误就会被自己一遍遍的苦练加强并固定下来,这也是许多朋友几十年酷嗜拳术,而终未“修得正果”的根本原因。    

因此,要诚心求教的! 

 另外,常常和“学”字捣乱的是个“创”字,越是在拳术方面一知半解的人越是热衷于去“创”,并有一大套看似“冠冕堂皇”的“理论”在支持着这个字。这些人以倦怠疲惫的眼神眄视着古人拳术,他们琢磨着:“古人这些拳术,看了几千年、几百年,自己怎么就看不出好在哪里呢?再说了,人类都上月球了,拳术该变变了,改革开放的今天,即使再出来一个岳飞又有啥意思呢?”于是,“创造”、“革新”、“流行”、“练出时代精神”、“拳术要走向太空”等等,便成了最时髦的字眼。

使笔者最为费解的是“拳术创作”这个词,我始终把握不好它的准确含义,我搞不懂它到底是在说什么。是指在拳术艺术上发明创造出新的艺术品种吗?好像不是;是说练出来的动作与别人不一样吗?似乎也不是,因为任何人都可以做到与别人不一样,中国13亿人口,凡是会练拳的,练拳都不可能完全一致。那么指的是自己不去摹仿,单凭自己的想法编出一种拳种吗?要练就练吧,何来创作呢?我实在理解不了一些学术未成、积学不高的人,将自己写的一本有关本门拳术的书命名为“创作”的真正意图。我们知道,一个爱好练拳的人经常“拳不离手”,如只要有条件,就能出版一本书,这不是将拳术艺术庸俗化了吗?
      其实,就拳术的技法而言,创新也好,继承也罢,各种概念、各种观点、各种表现形式和各种手段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练出来的东西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尽管“好”与“不好”的标准也有仁智之见,但是多数人的取舍、历史的认可应该是个比较客观的标准。
      为了达到让人说“好”这个标准,我们就必须遵循多数人都承认的那个标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按拳术艺术的“共性”去进行学习和修炼。具体到实践中,就是要在桩功、拳式、组合上按照其“共性”的标准、法则、法度进行修炼。在这个基础上、范围中,才允许修炼者因其个人的好恶而有所取舍,有所变化。
       笔者根据自己多年的练拳体会,在下面的问题上阐明自己的观点:
      1.  站桩是第一要务。如果有人说我们现在的杀人武器不如古代的杀人武器,我们会认为他很无知;但如果有人说我们现在的拳术已经超越了古人的拳术,笔者认为这也是一种无知,今人的拳术,远不能和古人相比。展昭、欧阳春、岳飞、姬隆凤、戴文勋等依然是我们今人难以逾越的高峰。临习古人的拳法,学习古人的拳术是第一要务,在这个问题上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当然站桩是艰苦的,但舍此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但也有一些朋友问我:“你总让我去站桩,那什么时候我才能不站桩呢?如果站的时间长了,出不来怎么办?”这种幼稚到极点的问题,确实令我哭笑不得,一时都无法回答。什么叫“出不来”呢?首先说你什么时候才能进去呢?

刚才列举的展昭、欧阳春、岳飞、姬隆凤、戴文勋等进去了吗?若再进一步问,他们这些拳术大师们又都“出来”了吗?若是已经“出来”了,他们为什么当初还要进去呢?若是还没有“出来”,那么怎么会有他们自己的流派传世呢?

“出格”一词,困扰了一大批初学的朋友,尚未“进去”,却担心自己“出不来”。在拳术上,我不是一个喜欢耻笑别人的人,但遇到这类的提问,我还是忍俊不禁。
      当然还有相当多的人,打着“出格”的旗号,招摇过市,绞尽脑汁地琢磨着怎么去“创新”,挖空心思地去表现自我,因为这些人根本忍受不了站桩之苦,不愿意接受这样枯燥乏味的束缚,自鸣“现代”、“创新”,这也是当今拳坛的时弊吧,当然这也是仁者见仁的事——先生不是说,路是没人走的地方走出来的,兴许,走着走着,就会有一条新路,我也祝他们成功。
       所以,我们如果站桩,就要做到心中有数、心中有谱、眼追手摩,方有成效。如果心中浑浑噩噩,不明阴阳之理,手下是永远“练”不出来。我们不可以过多的相信自己的聪明才智,人与人之间在拳术上所表现的天赋没有太大的差别,主要是靠站桩的功力和持之以恒的勤勉。
      2. 学习拳术要有“明”师的指点,在站桩的过程中可能依然还有许多困惑,因此老师的指点至关重要的。问题是当今现实生活中,我们能不能找到真正“明白”的老师,而不被所谓的“名”而不懂的“老师”带进沟里。如果拜错了老师,白白花了许多钱财尚且不论,耽误了大好时光,“买”来了一身毛病,将是重大的损失。所以“闭眼投胎,睁眼拜师”绝不是一句戏语。然而现实生活中拜师学艺异常危险,因为自己或家人对拳术的不懂,极容易被那些胆大妄为者拉近歧途、引入陷阱而不能自拔。

  3. 练拳不要贪多,不要见异思迁,不要常换拳种,不要没有重点的一遍一遍地“摩仿”桩功的动作,须知“贪多嚼不烂”是拳术学习上的一大顽症,且又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如果不能将任何一门桩功研究透彻,便不能使自己的认知上升到一个较高的层面,便永远不会使自己的拳术审美达到一个应有的高度。心中没有这个高度,手下也绝对不会“蒙”出这个高度,“心悟手从”便是这个道理。要做到举一反三、举一反百,以点带面、以少带多,“步步为营”、“各个击破”。

先将一门拳术的桩功练好,使桩功率先达到较高的水平,先领略一下这个“高度的风光”,在自己的心中形成一个标准和尺度,然后再由桩功扩展开来,逐一攻克其他基本拳式,这样,我们就知道了练得较好的拳和其他拳的差距,当意识到这个差距,自己也就有了缩短这个差距的办法和眼力。
   罗嗦至此,会有读者要问:你不是在讲拳术的捷径吗?说了这么多了,这么还不说说拳术的捷径到底是什么呢?
   平心而论,笔者修习拳术三十余载,所受甘苦难以计数,我何尝不想找到一条通往巅峰的捷径?然而事实无情地证明:学习拳术与学习任何一门艺术都是一样的,虽然有歧途、陷阱,但却没有捷径。要想在拳术上进步快些,也许我上面讲的那些可能就是一种有效的方法,当然,还需要您的刻苦和用功,唯此,相信定会事半功倍,较为快捷地早日登上拳术的高峰。除了这些,如您还想再要寻求其他上面捷径的话,我只好坦率地告诉您:
不走捷径就是最好的捷径!

不过,在此基础上,与同道多交流,同时,多看一点拳术的指导思想的书——《易经》、《黄帝内经》,多揣摩其中的道理,我想,您会有收获的!

  好,既然坚持了,那就是爱我们的文化,爱我们中华。

  时值国家复兴之际,我们负重前行,为中华的文化复兴添砖加瓦,何乐而不为?

  在此路上,我们乐此不疲。因为,我们在路上,阳光大道,正大光明。

  好,祝您成功!

  团结起来,却更大的胜利!

            两年前,这篇文章就发表过,今天再提出来,愿同道共勉!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