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甄嬛视角看选秀:大家闺秀,才是我最大的生存困境

 尘飞扬说经典 2022-07-25 发表于山东

多年以后,面对卧在病床上的四郎,我会想起十七岁那年去上善寺祈祷的下午。

20年来,我从甄家长女,变成了钮祜禄氏·甄嬛,最终成为太后。这也让我发现,我期待的人生,终究不是我的人生。

17岁那年,我曾在佛前许愿,“若要嫁人,一定要嫁给世间最好的男儿,希望菩萨保佑我被撂牌子,不得入选进宫。”

我的十七岁,不知道谁是世间最好的男儿,也不知道我会爱上谁,但我知道,我爱的人不应该是皇帝——皇帝是天底下最专一的男人,无论多大,他始终喜欢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许完愿后,我正准备离开上善寺,遇见了在庙外等我的实初哥哥。

温实初,在太医院工作,后来被安陵容陷害,从温太医变成温大医。这个险恶的人间,配不上他的善良。我喜欢叫他实初哥哥,因为我只希望视他为兄长,而不想成为他的爱人。

实初哥哥知道我不想参加选秀,建议我和他私定终身。他的出发点很好,但我不可能接受。因为大清有规定,八旗女子选秀之前不能私自嫁人,否则甄家就会受到牵连。

参加选秀,是我作为甄家长女应尽的义务,是我逃不掉的命运。

我希望选秀只是我人生中的一次经历,落选成为我的结果。

转眼到了大选的日子,我穿了一身特别素净的衣服,就是希望削弱存在感,能够如愿落选。这一天,我遇见了改变我命运的两个人,一个是安陵容,一个是眉姐姐。

如果我的生命中没有安陵容,我和眉姐姐在宫中的生活会好一些吧。人生就是这样讽刺,总会上演农夫与蛇的剧情。

眉姐姐是山东女子,有山东女子的高挑,也有山东人对编制的热情。我对编制没有兴趣,但我希望眉姐姐能心想事成,成功入选。

果不其然,太后和皇帝都对眉姐姐有极高的赞誉。

更重要的是,眉姐姐的入选给了我很棒的启发——我终于找到落选的好方法了。

为什么这样说呢?

太后问眉姐姐有没有读过书,眉姐姐撒谎说她只读过女则和女训。皇帝问她有没有读过四书,眉姐姐说没有。

眉姐姐自小住在外祖父家,我们一同读书识字,今天她说自己只是略识几个字,明显是藏拙。眉姐姐这样做顺利入选,可见太后不喜欢才女。

只要我能当众展现我的才女光环,势必遭到太后的厌恶,我成功落选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欢呼雀跃。

我对着眉姐姐笑,为她高兴,也为自己开心。

关于我当时为何开心,有人认为我就是为了吸引皇帝的注意力。这个说法证明,每个人都有头,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脑子。我那么想落选,吸引皇帝注意,对我一点好处也没有。

我的狂喜差点让我犯了大错误,因为我走神了,公公喊了第二次,我才意识到。

这里面有个动人的小细节,眉姐姐也发现我走神了,她的胳膊微微地蹭了一下我。

眉姐姐一直是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我和她是永远的姐妹。

言归正传,当皇帝问我的名字是哪个“嬛”字,我必须要和眉姐姐不一样,她以女德上位,我就要不守女德,用淫词艳曲展现才女光环,于是,我告诉皇帝,“嬛嬛一袅楚宫腰,正是臣女闺名”。

我知道,先生听到我这样自我介绍,可能会骂我。

原因很简单,“嬛嬛一袅楚宫腰”中的嬛读音是应该读“xuān”,我故意用蔡伸的词自我介绍,就是用淫词艳曲引起太后和皇帝的讨厌。

我知道,这是一招险棋,但这已经是我争取落选的最好办法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皇帝让我抬起脸后,空气突然安静。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个安静的背后改变了我的命运。

我的脸让他想到了白月光——纯元皇后。菀菀类卿,多么讽刺的一句话。

就在皇帝沉默的时候,太后看出了皇帝的心思,于是她开始给我挖坑,说甄姓犯了皇帝名讳。

我知道,太后不喜欢我,不希望我入选——这也正合我意。但太后用甄姓给我挖坑,想要让我落选,但我不能跳进去。

因为甄姓代表的是甄家满门,如果我跳坑,家人会因我受牵连——这是我不能触碰的底线。于是,我开始向太后解释,甄姓是先帝的意思。

即便有先帝护体, 太后依旧不想放过我,她让我走两步,我就猜到,她又要给我挖坑了。

这个坑,对我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挑战,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生平最怕的动物就是猫。

而太后派人拿猫吓唬我。

如果我没有经得住考验,那么我能如愿落选,但也会有个殿前失仪的罪名。这样的话,甄家大概率会因此蒙羞。

为了甄家,我必须要挺住这次考验。我最终也得到了最不想要的命运,被留了牌子。

人活的时间长了,很容易变得越来越宿命。

我身边的小丫鬟流朱,一个嘴巴像是开了光的小可爱,总能预测我的命运。

我第一怀孕时,即将为嫔位。在我梳洗打扮时,感觉嫔位的头饰很重,流朱在一旁开玩笑,以后当了贵妃要怎么办。

后来,我被封为贵妃,带着仆人一同领旨时,我的背后有浣碧,有槿汐,有小允子,却没有流朱。

我没有忘记流朱,小允子旁边有个空位,就是为她而留。

流朱的嘴巴那么灵,她会说浣碧像二小姐,开我要嫁给果郡王的玩笑。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流朱没有在上善寺说破我的许愿,是不是我就能被撂d牌子。

可是,人生有苹果芒果无花果,就是没有如果。

我和眉姐姐入选的那天,有位嬷嬷奉旨送我们出宫。

在她把我们送到宫门口,回到宫中的时候,我望着她的背影,像是看到了自己的余生。

她走向的是看不到尽头的紫禁城,望不到边的长街,两侧有数不清的侍卫。

他们共同组成了一个让我窒息的意象——这是我一生都难以逃脱的囚笼,一个埋葬我一生的坟墓。

回看选秀的那一天,我发现有很多有趣的细节。

浣碧是真的为我的入选开心,但流朱看到了我入选后的悲凉。我对着嬷嬷的背影发呆的细节,浣碧没发现,流朱却注意到了。

了解我的人都应该知道,我喜欢流朱,但我对浣碧更好。

不得不承认,出身对人生的影响太大了。我的出身让我无法逃避选秀,浣碧的私生女身份让她享受到胎盘福利,流朱的出身让她很难摆脱奴婢的命运。

同样是我的侍女,浣碧总能穿好衣服,流朱的服装却经常和我撞衫。

浣碧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看在父亲的面子,我必须待她好。流朱秉性纯良,有我喜欢的天真烂漫,我们更能打成一片。

只是,流朱和我对雍正的爱一样,无法陪我到最后。

“彩云易散琉璃脆,世间好物不坚牢”,才是人生的真相吧。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