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强反差的父子:千古一帝与第一昏君

 山爷wzs0718 2022-07-26 发表于安徽
自秦以来,在中国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不是封建社会)历史上,如果要评千古一帝,历史知识来源于教科书的人往往都会选择秦始皇、汉武帝、明太祖等狠角色,但这些人在我心里,都是大恶人。

我心中的的千古一帝只有两位:光武帝和隋文帝

这两人在自己完全有能力唯我独尊时,却选择了天下黎民,直接了改变了历史轨迹。

国家公利战胜了贪恋私欲,人性之善战胜了人性之恶。

虽然在千古一帝的评选上有争议,但要说古代最有名的昏君,隋炀帝绝对是头把交椅,这一点很少有争议。

把一个蒸蒸日上的盛世王朝,直接给折腾没了,除了隋炀帝,没有第二个了。

于是,这一对父子构成了历史最强反差。

所有的史书,没有说隋炀帝好的;所有的史书,没有说隋文帝差的。

1
统一货币

相继击败野蛮的北齐和心向南墙无可救药的陈朝后,589年,隋帝国统一中华大地,距离上一次统一已经过去了300年。

Image

此时的大隋,完全是满目苍夷,百废待兴。

北方连续300年战乱丛生,烽火连天,别说财富了,能活着就已经是烧高香;

南方历经宋齐梁陈,160年的折腾,人是可以活下来,但财富已经消失殆尽。

整个中原大地,“千里无烟,人迹罕至”,所谓国家不幸诗家幸,但这是一个连文人都不忍描述的时代。

然而,604年隋文帝去世时,国家却是历史公认的欣欣向荣,史称“开皇之治”、“开皇盛世”。

短命的隋,能够与最牛X的大唐并称为“隋唐盛世”,就是因为隋文帝这段高光时刻。

隋文帝,名叫杨坚,陕西华阴人,享年64岁,这个人值得我们所有人铭记!

Image

开局一个破产企业,结局一个世界500强,隋文帝是如何做到的呢?

这个话题很庞大,我们从货币入手。

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用良币统一国家货币的人,就是隋文帝杨坚

牛哄哄的嬴政和刘彻曾经试图做的事,因为违背经济规律,功败垂成,还扰乱了国家经济;

东汉之后,要么是放任民间私铸,带来了经济繁荣,也带来了贫富差距;要么是朝廷铸造劣币,用通货膨胀与民争利。

隋文帝做了一个伟大的改变:禁止民间私铸,也禁止朝廷铸币,而是下放给地方政府

朝廷只规定货币的标准,至于投放多少货币,什么时候投放,地方郡县自主决定。

这就是开天辟地的“隋五铢”,重量统一为2.42克。

隋文帝的货币制度,完美体现了一种执政理念:

1、朝廷只当裁判,而不是集裁判和运动员于一身;

2、朝廷制定规则,只管监督,地方负责执行。

什么叫统一大市场这TM才是!!

地方官僚总有破坏规则的冲动,朝廷总是在客观上难以了解基层,隋文帝的这种施政纲领,既避免了规则破坏而造成混乱,也避免了朝廷不了解地方实情而出台错误政策。

《隋书·食货志》这么记载,从585年开始,朝廷在各个关口放上醒目的货币统一标准,并严查劣币,一经发现,立即没收,把劣币回炉熔化。

隋文帝以自己无与伦比的威信和资历,确保这场伟大的货币改革如期推行。

你敢减重制造劣币,搞通货膨胀,隋文帝坐镇中央,盯着你!

你敢自铸币,扰乱市场,朝廷和地方政府一起盯着你。

管好了货币总龙头,这是经济发展的根本,大隋正式开始起飞。

2
约束官僚

隋文帝有两大彪炳后世的功绩:统一货币、约束官僚。

隋五铢统一了货币,还要避免官僚上下其手,挖国家的墙角。

南朝宋齐梁陈无一例外都是被官僚集团啃食没了,隋朝自然会吸取这个教训。

隋文帝就复制了汉文帝、光武帝和晋元帝的良政:

向民间全面开放商业渠道

不仅如此,隋文帝更上一层楼:

禁止官僚经商。

天下只有一种人不能经商,就是封建官僚,什么盐铁专营,什么统购统销,这些官营企业统统废除。

谁坏了规矩,就干谁!

比如开国将军张威,上柱国,相当于现在的“十大元帅”,在主政青州(山东)期间,由于这里盛产大萝卜,他就干起了萝卜的倒买倒卖,收购价比市场价低,出售价比市场价高。

隋文帝知道后,判他有罪,“侵扰百姓”,直接削官为民。定罪诏书写道:

官僚怎么可以与百姓争利?官僚多一分钱,百姓就失一家血,你让天下人如何看我?

可见,隋文帝还是很看重自己的名声的,脸皮不厚。

自古以来,中华大地只要能摆脱封建官僚的束缚,就会立刻迸发出强大的生命力,给你亮瞎眼的成绩。

文景之治如此,光武中兴如此,东晋如此,隋朝也如此。

隋朝官僚既不能用通货膨胀来剪羊毛,也不能下场经商来与民争利,被牢牢关在笼子里,其结果就是:

隋文帝杨坚在位仅仅23年,就缔造了一个富饶繁荣的国家。

今天不聊开皇盛世,网上这方面的资料多如牛毛,我只用一句话点睛。明末大文豪王夫之说:

隋之富,汉唐之盛世未之逮也

服不服?

Image

搞经济,难吗?

管好了官僚集团,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官僚无需给自己强行加戏。

你少bb,少露面,安安静静做个美男子,就是天下之福。

你搞那么多动作,无非就是用冠冕堂皇的理由为统治集团谋取私利而已,好话说得越多,坏事做得越绝。

多学隋文帝的造福天下,少学秦皇汉武这样的祸国之君。

3

瞎折腾

如果在九泉之下询问隋文帝这辈子的遗憾,他一定会脱口而出:

废太子。

600年,隋文帝废掉忠厚老实的太子杨俊,改立缺心眼的晋王杨广。

在网上的各种“十大昏君”排名中,一定会有杨广,只是名次会有差别。

老爹用23年搞了一个世界500强,儿子只用14年就经营破产了。

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来没有来者就不知道了。

无论是既成事实,还是后世评价,天下第一昏君,实至名归。

隋炀帝接手了这个强盛的国家后,整天就琢磨着一件事:

这辈子一定要做一些前无古人的丰功伟绩

干大事就得花钱,俗称敛财,办法自然是历朝历代屡试不爽的方法:

通货膨胀

隋炀帝制造的货币叫“白钱”,1枚白钱可以兑换5枚隋五铢,直接抢钱了。

不止于此,隋炀帝还规定:全国统一用白钱纳税,不再征收隋五铢,而且数量不变。也就是说,你原来要缴纳5枚隋五铢,现在就要缴纳5枚白钱,但白钱与隋五铢的兑换比例是1:5。

这就意味着,百姓的税负陡增5倍。

这还怎么活?

如此丧心病狂,导致制作精美的白钱在当时被称为“凶钱”,后来用来表示不劳而获的意思。

货币是一个国家的镜子,好的货币都是相似的,坏的货币也都是相似的。人们有多讨厌这个货币,就有多讨厌这个国家。

统治集团搜刮了天下财富后,好大喜功的杨广开始了大展自己的宏图:

1、四面开战:东征高丽琉球,西征吐谷浑,北巡突厥契丹,南伐南越。

2、对内高压:修筑大运河,营造东都洛阳,横征暴敛。

Image

一件事不足以摧毁大隋,但几件事一起上马,就直接进了ICU。

瞎折腾的昏君很多,但这么瞎折腾的昏君并不多,堪称巅峰版的腾。

为了一己之私,杨广把国家黎民按在脚下反复摩擦。

更为讽刺的是,604年隋炀帝继位时,亲自起草了昭告天下的即位诏书,用洋洋洒洒几千字说明了自己的施政纲领。诏书十分伟光正,处处彰显“以民为本、天下为公”的执政理念。

比如,“每以子民为念,非天下以奉一人,乃一人以主天下”,“因人顺天, “爱人治国”,其民下有知州县官人政治苛刻,侵害百姓,背公徇私,不便于民者,宜听诣朝堂封奏”……

对比天怒人怨的实际作为,只能说,这又是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主。

所以,不要看他说什么,要看他做什么

4


内讧

昏君要瞎折腾,必然是带着一帮官僚群魔乱舞,因为你的恶政总得有人执行呀。一些官僚也愿意陪着昏君一起瞎折腾因为他们可以在这种瞎折腾中大发其财。

但如果昏君将手伸向官僚集团的财富,那对不起,我要反了。

613年,杨广亲征高丽,杨玄感起兵造反,这跟农民起义完全不一样,这是第一次统治集团内讧。

杨玄感礼部尚书,是杨广夺取皇位的大功臣;杨玄感之父杨素,是隋文帝的老乡和左膀右臂,官至御史大夫,实力派中的实力派。

杨玄感放着好好的快活日子不过,要选择造反,是因为皇帝把屠刀挥向了自己人——关陇贵族

这是隋文帝打天下的中流砥柱,绝对的主力和嫡系,隋文帝本身就是关陇贵族的老大。

但隋炀帝在瞎折腾中自以为无所不能,看谁不爽就锤谁,连关陇贵族也不放过,动辄“皆斩”或“籍没其家”。

他好的不学,专学坏的,把汉武帝的“告缗令”照搬过来,鼓励百姓告发富人,关陇贵族作为势力最庞大的富人群体,深受其害。

其实,隋炀帝只不过是缺钱了,要想整你,只差一个借口而已。

在关陇贵族看来,你杨广整百姓我管不着,你高兴就好,但搞我就不行。

百姓是软柿子,但关陇贵族是要钱有钱有人有人的狠角色。

昏君如此胡作非为,与其每日惶惶不可终日,毫无安全感,不如干脆反了吧。

继杨玄感之后,李渊、宇文化及、薛举、李轨、罗艺、刘武周纷纷举起反叛大旗,他们都有个共同点:

北方的体制内大官

他们要么是关陇贵族,要么得到关陇贵族的鼎力支持。

直接逼死杨广的宇文化及,就是根正苗红的关陇贵族。

记住,皇权的统治盟友是官僚而不是百姓,只要官僚不反叛,百姓闹翻天也不会亡国。

关陇贵族作为大隋最亲信的官僚集团,被昏君杨广推到了对立面,隋帝国的气数的确到了尽头。

细数中国两千年的皇权专制(不是封建社会)历史,隋文帝这样的明君万里挑一,隋炀帝这样的昏君多如牛毛;皇帝做点人事不容易,如同中奖一般,做荒唐事司空见惯,百姓似乎已经免疫。

所以,相比于期待救世主,限制皇权显得更为重要。

从“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隋朝也能看到,只要权力能收住自己的利刃,中华大地就会茁壮成长,权力无所为就是最大的为。

END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