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凤麟】疫情防控下的一次曲折出行

 灵石水华 2022-07-27 发表于北京

图片

疫情防控下的一次曲折出行

-凤    麟-

“在家千般好,出门一时难。”老祖宗留下的这句名言,疫情期间的这次行程,的确让我深切体验一把。

图片

一次重要的采访活动,早就有所安排。由于新冠疫情频发,一直耽搁。经过上下努力,精确排查、严防死守,近期北京疫情终于归零。十三日一早带车,接上河南电视台两位录影记者,并汇合从外地至郑的本次活动的负责人G君一路奔京迤逦而来。

图片

一直悬在心上的是疫情出行安检。应该说,只要按要求核酸检测,保持健康绿码,没有什么突发情况,通行应该没有问题。还好,京港澳高速豫冀交界安检,虽稍有等待,刷完身份证,报上电话号码,顺利通过。经涿州出河北省界,虽然等待了二十分钟,由机器人刷脸通过,仍然顺利。

图片

疫情期间,公路上车辆明显减少。昔日车水马龙的京石高速上,时显空旷。我暗自庆幸,大约进京车辆稀少,安检排队,会节约不少时间。思忖间,已行至琉璃河安检站。这里是北京房山辖区,若检查通过,便可畅通入京。从行车提示各类标牌和检查设施等,可感觉到入京检查的严格。看路上,似乎车辆稀少,但在检查站,乌压压待检车辆早已排成长龙。真如俗话说得好:河里没鱼市上看!

图片

好容易到了安检卡口,其他人还算顺利。偏偏G君发生了情况。他的出行码,出现了最让人担心的“弹窗”。到不同省市,必须下载当地的行程健康码,而北京的健康宝,带有人脸识别系统,监控要严于他地。

图片

所谓“弹窗”,大约是指部分对疫情有特殊要求的地区,对某些曾到过疫区,可能有涉疫风险的人员的健康码、出行码,会出现弹窗提示。无论绿、黄、红码都没有显示。一般情况,发生弹窗后,弹窗提示当事人要主动向居住地社区防疫主管报告,配合完成风险排查。否则“弹窗”无法解除,直到满14天后才会自动解除。

图片

G君可能有到过江苏曾经的疫区的大数据记录。因此被要求到旁边的疫情检查登记处,接受详尽的疫情登记核查。G君是这次活动的负责人,他不能不到场啊!反复向当事公安人员说明情况后,似有所妥协。要求把接待单位的负责人身份证复印件、职务、联系电话等报来。费尽周折,把这些资料转来。又要求必须有大型国企或国家机关的企业法人执照或机关代码证书复印件。此时早已过了下班时间,无奈求得那位领导同志,派人连夜回到办公室复印证书发来。好事多磨,这下总该通过了吧。结果,这位北京机关领导,给我打来电话,要求取消这次活动,原路返回。原来,安检公安人员给他打了电话,您是相当级别的领导干部。希望理解体谅基层疫情防控人员的难处。要求这些人进京后,必须由其保证负责隔离14天。若是这样,徒增领导麻烦和责任,隔离之后,什么事都耽搁了。的确,疫情天大,责任更大。况且还有要对被采访领导的安全负责。

大家面临原路劝返的结果,失落极了。为争取一线希望,又充分向安检公安人员说明这次活动的重要性和难得的机会。终于得到了可以接受的答复。原路返回,把“弹窗”者送出北京界外,其余人可返回重新接受检查。亟忙把G君返送至涿州高速出口,由他自行联系当地关系单位接他。其间还差点被涿州安检人员强制核酸,那就又惨了。费尽解释,总算息事。虽暑夜高温,也顾不得G君感受了。其余人匆匆折返,再一次严格惊心的安检,到达北京驻处,已是夤夜。

图片

第二天一早,安排好提前到某机关大楼会议室,布置灯光设施等。突然,两位记者告诉我,他俩健康码出现“弹窗”,这就意味着,他们在北京已寸步难行了。在宾馆餐厅,扫码即现弹窗。好在就餐人多,乱哄哄进去用了早餐。不然真要饿肚子了。我开玩笑对他们:要么被隔离,要么躲在车里。宾馆都进不了了,到哪扫码都不会顺利。看他们摄录,已经没指望了。餐后,立即让他们向宾馆报备。宾馆值班女孩儿告诉他们要向社区居委会报告。如果这样,很可能会让负责任的“北京大妈”们,对他们控制隔离14天。了解他们的弹窗,大概是前一天,郑州郑东新区发生一例阳性。二人并未到过郑东新区。估计大数据传输,使他们行程码受到影响。我觉得还是先做个核酸,猫在宾馆看结果好点。我和司机赶到机关大楼,采取补救措施,临时紧急协调机关摄录人员。谢天谢地,一个多小时的活动,圆满完成。当即决定,其他次要活动,一律取消。也别说到办公室小坐喝茶啦,当即退房出京。两个多小时后,已顺利落脚河北保定。下午,一行人几乎同时接到北京朝阳区防疫办电话,询问具体住处,要求不要动。马上接受来人核查。我们回答,人不在北京,已在保定。后又几次接到北京电话核实,所在宾馆确实位置电话等,还是怕有作假情况。当然,疫情当前,都会知道作假的严重性。况且在大数据掌控下,谁又能做得了假呢?

图片

保 定 古 城 墙

几天后,从保定回河南。在安阳服务区几分钟,放松一下。一路上,即有多个安阳电话,询问在哪个区,具体位置——显然在北京居留的大数据已被安阳方面掌控。我们也不客气回答,从高速公路路过也要查么?

图片

再说送电视台两位记者。异地车辆,还是不进郑州市区的好。最后,从京港高速又绕到连霍高速郑州北服务区,彻底远离郑东新区,免招麻烦。只得由电视台派车来服务区接人。

为免招意外事端,一直饿了一天,没敢下路停留吃饭。

落地两天,仍有当地及外地疫情防控部门电话询问,是否北京等地居留。这么多天,核酸当然是天天必做,要防止出现黄红码呀?

图片

京港高速安阳服务区(安检门)

疫情造成了这样的“围城”现象。北京严防死守,极力避免外地疫区及到过疫区的可疑人员流入北京。正如一位首都工作人员一句不太适当的引言,倒也锲合实际:“宁可错杀三千,决不放过一个”,是要充分理解防疫工作的艰难。而北京之外地区又对到过北京人员,严格进行流调控制。毕竟北京也多次陷为疫区呀。

这次行动,身心疲惫。使我深切感受的是:非必要,不外出。尤其是,非必要,莫入京。当前疫情突发,动态难控,之外各重要会议期间,防控会更加严格。所以,通过这次亲历,给诸位提个醒,稳稳当当安心工作,在家呆着最好。

二〇二二年七月十八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