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面临生存困境的贾芸,究竟有多卑微?

 少读红楼 2022-08-03 发表于上海

贾芸虽然也是贾氏一族的子孙,但他跟贾宝玉的生活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贾宝玉含着金钥匙出生,从不来不用为生活发愁,每天锦衣玉食,诗酒年华,过的是快意人生,而此时的贾芸,却正面临生存困境。

贾芸父亲去世得早,他被寡母卜氏一手拉扯大,着实不容易。

这跟李纨带贾兰还不一样,虽然李纨青春丧偶,一样是含辛茹苦,但至少她衣食无忧,而贾芸和母亲则是相依为命,过的是清贫日子。

因此,长到十八岁的贾芸,既是因孝心,也是到了立业的年龄,就想着到本家贾府找个差事做,这样有个安身立命的根本,母亲也能跟着享享福。

可让贾芸没想到的是,求职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即便他有能力有口齿,在没有出人头地前,依然要卑微地活着。

贾芸找贾琏,既是找对了人,也是找错了人。贾琏虽然在荣国府当差办事,但自从娶了霸王似的人物王熙凤,就退了一射之地,被活活压了一头。

外头的事他办得再好,家里的事,有王熙凤在,他却一点都插不上手,更没有任何话语权,一切都是凤姐说了算。

可想而知,贾芸从贾琏这里,是永远都等不来工作的。果然,他找了贾琏多次,每次都无功而返。

初次出来求职的贾芸,一定很灰心很失望吧?看上去能力很强权力也不小的琏二叔,怎么就连给他安排一份差事的本领都没有呢?

可说到底,他也不能怪贾琏啊,况且贾琏也没有忽悠他,他的确在王熙凤面前提到贾芸工作的事,可怎奈他强不过王熙凤,只好一等再等。

贾琏无所谓,可贾芸等不起啊。再这么下去,家里真的要揭不开锅了。又一次从贾琏那里听到坏消息,贾芸在绝望之时却又抓住了另一根稻草——贾宝玉。

贾宝玉是贾府的金凤凰,这谁不知道啊。能跟他搭上关系,说不定自己还有活路。年长宝玉三五岁的贾芸,竟然顺着宝玉的玩笑话,当真认他做了父亲。

一个十八岁的努力上进的有为青年,认一个不通世务的富贵闲人做父亲,就为了也许大概可能会对他求职带来的未知的帮助,这是什么世道啊。

贾芸哪里知道,他当真的一件事,在贾宝玉这个混世魔王看来,玩笑之后也就抛之脑后,压根儿没当回事。

俗话说,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在贾宝玉吃腻了山珍海味时,在贾宝玉跟身边的莺莺燕燕玩闹时,在贾宝玉吟诗作赋时,那个叫贾芸的穷小子,还在为生活东奔西走到处想辙。

贾芸的卑微,不只是小心翼翼地在贾琏跟前求职,也不只是抓住了机会偶然认了宝玉做父亲,还体现在他就连去舅舅家求救,都要陪着小心,放低姿态。

贾芸已经如此艰难了,以他的志气,若不是万不得已,他应该不会去找舅舅帮忙,可即便如此,唯一的舅舅还是没有伸出援手。

不仅如此,他香料没赊到,还领到了一顿教训。曹公用辛辣之笔,直言卜世仁的确不是人。对自己唯一的亲外甥都见死不救,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贾芸的卑微,也是大多数底层人物的真实写照,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往往不是来自富人的欺压,而是身边人的见死不救,甚至落井下石。

找工作没找到,赊香料没赊到,被人一顿训,到头来还给人做了儿子,还有比贾芸更悲催的人生吗?还有比贾芸的人生更糟糕的低谷吗?

可即便如此,还是要卑微地活着呀,还是要想办法活下去啊。可有什么办法呢?十八岁的贾芸,把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他的人生还没有开始,好像就已经结束了。

他现在最需要的,已经不是工作,而是一个机会,一个与王熙凤搭话的机会。可王熙凤是什么人?那是堂堂荣国府的大管家,贾芸想从王熙凤手里求职,空手自然不行了。

说到底,他需要钱来买一些名贵香料送给凤姐,这是必不可少的敲门砖,可没有工作,他哪来的钱啊?但没有钱,他也就找不到工作啊。贾芸的人生,似乎又进了一个死胡同。

谁能解开这个死循环呢?贾芸眉头紧锁,一筹莫展,前途未卜。大概是曹公不忍吧,他空降了倪二这么个义侠之士,让贾芸卑微惨淡的人生柳暗花明。

到王熙凤跟前求职,大约是贾芸人生最后的机会了吧?如果此行不成,估计贾芸从此会从我们的视线消失,就像生活中卑微过努力过却依旧没有混出个样儿来的很多人一样。

毕竟,生活不是算术题,有加减乘除就一定会有答案,更多时候,生活比人性更复杂,不确定性更多,我们看到一个贾芸通过卑微的努力,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找到了工作,人生有了起色。

可更多贾芸们,也许一辈子都在低处挣扎,一时满怀斗志,一时又失望至极,一时卑微努力,一时又偃旗息鼓,就这么挣扎着,痛苦着,满怀希望却又时时绝望着,过完了一生。

作者:夕四少,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