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国人为啥最爱讲环保?

 珠海老杨品谈 2022-08-04 发表于广东

 听音频拉到文章末尾,音频内容更全!

1

以「盖娅假说」闻名于世的英国独立科学家、环保主义者、未来学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今年7月26日在他103岁生日当天辞世。他凭一己之力,让世人认识了气候变化对地球产生的影响,推动了减碳运动,世界各国达成了巴黎气候协定。

为什么说他是独立科学家,因为他一直独立做科研。

这位非典型的科学家、发明家和作家在一个由谷仓改造的实验室里工作了数十年,享受这种自由的代价就是缺乏制度支持。职业生涯的大半时间,他都不在大型学术机构体制内,而是作为体制外的独立科学家。

洛夫洛克的「盖娅假说」一般人并不知道,但由「盖娅假说」引出的另一个话题却广泛被接受,那说是洛夫洛克认为,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而导致的气候变化会毁灭地球。

所以,洛夫洛克被评为世界第四疯狂科学家,前三位分别是爱因斯坦、达芬奇和特斯拉。

人类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对人类发展对环境的破坏产生了质疑,对气候的变化开始担心。1974年,洛夫洛克正式提出「盖娅假说」。

在古希腊神话中,盖娅是大地之神,又叫做“母神”或“大神”,显赫而德高望重。她是世界的开始,所有的天神都是她的后代。宙斯是她的孙子。事实上,西方人一直到现在还常用“盖亚”来代称地球。

「盖娅假说」里的盖娅指的就是地球。

洛夫洛克认为:“地球整个表面,包括所有生命(生物圈),构成一个自我调节的整体,这就是我所说的盖亚。”

简单地说,「盖娅假说」是指在生命与环境的相互作用之下,能使得地球适合生命持续的生存与发展,并永远这样循环。地球类似一个超级生命体,全球生态系统能自我调节,能滋养万物,也能去除对它有害因素。

就是说,你不人为地破坏它,它就会永远健康地循环往复。

这一说法和中国古代道家的道法自然是一种思想,整个世界无外乎是阴阳转化,繁衍万物,生生不息。就是那个阴阳鱼。

这也就中国儒家的思想,后来被称为中国人精神内核的那种话:天为乾,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但是,他当时的这种说法在科学界是不被认可的,因为他站在了达尔文的对立面,达尔文认为生命要不断地进化来适应地球,而他认为所有的一切和地球是一个整体,并不需要那一方积极改变。

但正是因为他的「盖娅假说」才提出了环保主义,才有到了现在全球为之努力的巴黎气候协定,这一改变世界的行为,都源自他的这一假说——不保护环境,地球就会毁灭。

有一种说法,想让人相信你,你要先预设一场灾难。

2

自然而然,詹姆斯·洛夫洛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环保主义者,可以说中国人都是环境主义者,虽然我们在利益面前从不惜破坏环境、透支未来,但如果只讲思想,中国人从来都会站在环保主义这一边。

这和西方是完全不同,西方人认为身边的一切资源都是上帝赐予的奖赏,没有不能动的,向大自然索取是天经地义的事。中国古人也有这种想法,但要做到取舍有度,西方人就没有这种度的把握。

中国人能很容易站在环保主义的一边有两个原因。

一是有原始的道家思想、儒家规范,与现代环保主义契合;

二是百姓身边的东西从来都不是什么上帝的赐予,也不能动。

自古天下都是皇帝家的,解放后是公家的。

所以,一定不是自己的东西,不是我的,也不能是别人的,而环保是一个很高大上的理由。

当然,我们不存在这方面的障碍,中国人的故事是从大禹治水讲起的,从来都是集中力量办大事,舍小家为大家。

3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电冰箱进入普通百姓家的时候,社会上出现过这样的一种争论,那就是电冰箱有没有害,这主要是基于制冷剂氟利昂而言的。

家用制冷设备在1910年出现,1926年美国通用电器制造出世界上第一台密封制冷系统的电冰箱,1927年第一台家用冰箱出现在美国市场,在1930年代渐渐普及。大家都没有觉得氟利昂制冷有什么问题。

1950年代,洛夫洛克发明了“电子捕捉器”, “电子捕捉器”被列为二十世纪最重要分析仪器。人们终于可以用它观察到漂浮在我们世界的颗粒。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大气中充满了泄漏出来的氟利昂,他是科学界第一个发现大气中有泄漏氟利昂科学家。

但是,洛夫洛克当时做了一个错误的判断,他也认为大气中的氟利昂是无害的。

有意思的是,1971年,洛夫洛克带着电子捕捉器,乘船去南极,发现南大西洋的荒寒之地,空气中仍有氟利昂,回来后在他在讲座中提到了此事。

在听了洛夫洛克关于氟利昂的讲座之后,另两位科学家马里奥·莫林纳(墨西哥人)和舍伍德·罗兰(美国人)受到了很大启发,他们开始研究氟利昂,并在1974年发现氟利昂光合作用导致了臭氧层的破坏。他们最终在1995年和荷兰科学家保罗·克拉兹分享了诺贝尔化学奖。

洛夫洛克与诺奖失之交臂,所有人都觉得遗憾。洛夫洛克一生超过3/4的漫长职业生涯在研究病毒、臭氧层和气候的变化。他的语出惊人一次次地在科学界引起轩然大波———尤其是在气候变化领域。

洛夫洛克将“大气变暖”叫做“大气加热”,坚信唯一能阻止“大气加热”的方式只有核能。他认为,与核能的作用相比,风能、太阳能等其他新能源只是“小儿科”。

这一言论引起了反核能人士的强烈抗议。他们认为在铀矿开采、核电站建造的过程中会释放大量的二氧化碳,更别说这会增加恐怖袭击和核意外的发生概率。

但洛夫洛克则认为,与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导致的地球“发烧”并最终带来的灾难相比,任何核能带来的威胁是“小巫见大巫”。

可以说,我们现在形成的环保概念,对环保的一切认识都来自这位独立科学家。他拥有多个博士学位,60余项专利,研发过血压计和热辐射,五十年代,他试图复活冰冻仓鼠,意外造出人类第一台微波炉。

现在很多中国人一提英国都嗤之以鼻,那个劲儿很难拿,甚至是提一下英国都不行,你要表扬一下英国他就会暴跳如雷,招呼你们家女性。

其不知,我们现在认为很正常的很多东西都英国人提出的,气候变暖是环境破坏的结果在中国人头脑当中根深蒂固,但这种思想就出自一个“不靠谱”的英国独立科学家的假说。

为什么好多东西都是英国人提出来的呢?因为英国人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陈寅恪先生给王国维先生写的墓志铭,被现代人认为是科学的根基。我们能接受环保思想,但我们并不接受这种思想,还能把陈寅恪先生骂成文化骗子、汉奸。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