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情人们依然有时间手拉手

 菩提恶之花 2022-08-04 发表于安徽



塔身上
有二十七个入口
通向一个阶梯
盘桓曲折
然而那阶梯既无起始
又无终极


by  阿拉乌若



白昼叠加黑夜

金钱豹戴着面罩
或者我就是金钱豹本身
嘶吼算是本能吧
颓然返回梦境
人和豹子浑然一体
继续驰骋
肆意妄为
诸如此类的问题
我会在下午六点钟
戛然而止
把糙米和湘莲
放进豆浆机
轰鸣之后
缓缓在嘴巴里咀嚼邪恶

往事多余

新鲜的动物植物

有什么东西可以让它

明天腐朽得发出臭味

和中午徽州宴厨师

烹调的臭鳜鱼差不多

人们青面獠牙

餐桌上放着恐龙化石

未来什么也没有

空荡荡

舌苔之下

子弹从毛瑟枪出发

径直穿过客厅

当时我们目光触碰

没有人在那里


菜场一片狼藉

捡了许多菊花菜叶
可以做菜泡饭
晚上浮一大白
庆祝女妖精得道成仙
生的伟大
活得龌龊
当然,伟大龌龊
并不需要多少货币流行
一直在梦中
翻滚古怪形状的银元
我总想做个好人
用龅牙咬她,恨恨地咬她


多么愉悦地愚蠢

博物馆开始扫码进入

需要脑袋对着镜头晃一晃

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往往极力啧啧称奇

纹红陶鼎可以长生不老

此刻她就站在万寿无疆的旁边

我示意她注视我或者我手中的相机

相机属于没有闪光灯的傻瓜型

最近失去了一系列表情

例如讥讽忧伤抽象

再多便要用一半时间模仿

一幅绘画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可能会有许多暧昧的人儿分崩离析

骸骨立在博物馆博古架的最顶端

一个女巫刚刚焚烧了符箓

味道像是一碗东坡肉正要出柜

艺术家 |  Nicola Samori  作品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