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七千汉军跨2000里,只为救援26个壮士,这是来自1900年前的不抛弃

 茂林之家 2022-08-06 发表于湖南

两汉王朝历经数百余年,东汉汲取秦朝覆灭迅捷之根本,以彼之误正其之身,于制度上延续秦朝之制度而于文化军事更新迭代锐意求新,成就了中国历史的昌盛时期。

随着中原的大一统,家国意识进一步增强,然而纵有秦长城高峨耸立,烽火狼烟流转军情西域等边境迫于生存迁徙压力,依旧是骚扰不断、战争不息。

频繁战事,少了些辛弃疾这类战而不得、梦中取索、笔作长戈的将士,多了些“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杨炯这类立志边塞慷慨激昂之辈。

名人将士层出不穷,前有韩信后有亚夫,龙城河朔见卫青,霍破匈奴狼居胥.....历代征伐,刘彻强政,霍将神勇,驱敌于河西之外。

千里奔袭与誓死不降

西汉倾颓,北匈涌动,蓄势待发,东汉孱弱,将士傲骨,依旧出现一支不屈坚毅之兵锐,深陷军围,誓不降匈奴。

于艰难之境,守于西域而待援军,视死如归众志成城之军,千里奔袭日夜星驰之军,以其铮铮铁骨谱写一段激昂后世的爱国之曲

正是试图在西域称霸的匈奴频频袭扰汉朝边境下,挥师而下大挫车师,都护府如同定海柱石重设于西域之中。

耿恭关宠驻守边城,金蒲柳中相互依靠,互成掎角之势,以拒敌军,而匈奴依据游骑奔袭之便,待东汉大军班师回朝,再出其不意,暴起而上,卷土重来

于此背景之中,汉代将士用自己的热血奏响了“十三将士归玉门”的纠纠烈歌。

金箭之威,计退匈奴

北单于于汉军退军之时,整顿军马,剑指汉军驻地,兵围金蒲城,耿恭深知金蒲城城矮,不易固守,遂派三百士卒以期通信回援,无奈偶遭敌军,寡不敌众,深陷敌围而无一生还。

金箭所至,有死无生耿恭一跃城楼,登高一呼,于两万铁骑兵兵围矮城之危机,在骑兵登楼之危局,中箭者无数。深夜而归,中箭者皆瘙痒难耐,伤口溃烂,不久不愈而亡。

耿恭深知溃烂而亡必使敌方畏惧而乱,故深夜整顿兵马,狂风而起,奇袭敌营,单于发现军营大乱,士兵因金箭之事,误觉汉军如有神助,士气低迷,无奈退兵。

金箭之谜实是用煮沸粪便涂抹而上,以致伤口无法愈合而致,能摄敌一时但难拒匈奴于金蒲之城,随即耿恭趁势而退,回守疏勒城。

兵断疏勒城,掘地以寻水

疏勒城依仗地势,易守难攻,是窦固于西域收复之时所建军事之壁垒。彼时单于重整兵马,来势汹汹,眼见疏勒攻占之艰难,便兵以围之,断水以困之

断水之后,士兵饥渴难耐,最后迫不得已榨取马粪汁以解渴。饮水问题急需解决,不然必定城破人亡,耿恭随命人掘地寻井,身先士卒,亲自躬身,最终挖出了井水,以解断水之围

单于见城头泼水以戏,随知断水之计,思虑再三,决定退兵而进犯其余兵力薄弱之处,不日便抵达大汉西域都护,陈睦部所处,不日破城。单于见士气正旺,乘胜追击,调转兵马,兵至关宠,围扎柳中。

汉庭震荡,车师合兵

时逢汉明帝病危,朝局震荡,举步维艰,朝廷纷争不止,不易举军。车师见汉庭势弱,趁势作乱,再投匈奴,欲合兵匈奴以拒汉军,意图东进。

幸有车师王后,为汉人后裔,心系汉庭,暗中资以兵粮于耿恭一部,耿恭一部得到补充,后兵粮断绝,唯有水煮兽筋,取革充饥。

独守六月,耿恭与将士同生死共磨难,袍泽相继为国捐躯,却丝毫不减军中士气,决议坚守,共拒匈奴

单于知耿恭早已回天乏力,深陷绝境,便特派使者,试图劝降,以封王拜将以诱。“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一首《满江红》,不仅仅道出了岳飞的爱国情怀,更是将耿恭以及固守的将士们的坚强英勇,不畏强敌,未见其境,却让人似是身临其境,心绪万千,激昂澎湃。

据理力谏,营救守军

疏勒危机,耿恭派出范羌,突围寻求援军,自身亲带少部分汉军,坚守城池,抵御敌军。消息东至,洛阳城内众说纷纭,或言未及援军回援,恐遭不测,风险太多,不值得付出如此代价。

唯有司徒鲍昱据理力争,铺陈说理从道义上讲,不救守军,与汉朝以来独尊儒术,推崇礼法不合;

从民心归附上讲,匈奴来攻,耿恭等人不畏敌军,英勇战斗,不去救援是寒了万千戍边将士的心;

从军事上讲,若不回援,车师匈奴合兵,趁势东下,一路劫掠,剑指洛阳更会影响了汉庭稳定。

于此,寒冬腊腊依旧集结汉军七千,奔赴西域,营救守军,挥师西下,打败匈奴车师合兵,大捷于柳中城。

车师畏惧,再度归降,柳中城一役,关宠为国捐躯,血洒疆场,城中守将多也死伤殆尽。大雪茫茫,风飘絮絮,天山也在哀鸣。

耿恭生死未卜,众人心中似乎也早已放弃希望,只有范羌谨记耿恭命令亦是心系其和城中一同共生死的守军,亲率两千骑兵,踏过万雪千层,越过天山万阙,奔赴疏勒。

历尽千险,精疲力竭,最终来到疏勒城,城中守军早已同柳中城班,死伤殆尽,唯剩二十六名将士

夜风急啸,裹挟兵马嘶鸣,众人惊疑不定,深觉寒冬绝地,只能是胡人兵马。此时范羌高呼,“吾乃范羌,援军已至,大汉永存!”

城中喜极而泣,开门相迎,皆称万岁,晨起而归。单于记恨,穷追不舍,汉军苦拒,且战且退。

长期驻守、粮食匮乏,疏勒守军同耿恭都已瘦骨伶伶,行至玉门关,敦煌守将见之无不涕泪纵横,为之梳洗沐浴,连夜上书,请朝廷褒奖。

敦煌守将郑众进言道,杀敌数千,坚守数月,尽皆忠勇,不为大汉耻!

丁零苏武别,疏勒范羌归”成为了大汉朝历史上亘古不衰、世代咏传的佳话。滚滚砂石飒飒汉旗,无言传声,道出无数边疆战士胸臆心声,“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代代将士血溅沙场,不仅保卫住了边疆,以其英勇征战,智勇双全的故事亦是流芳百世,世代激励,每当国家危难,激起民族无尽爱国热血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