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敦煌出土古医书之《亡名氏本草序例》

 美学中医 2022-08-08 发表于内蒙古
敦煌卷子(S.5968)首尾均缺,又缺卷子上半截,只存一个残片;内容似为本草相关理论;马继兴先生命名为《亡名氏本草序例》。此内容虽残存过甚,但有一些颇有价值的信息,且不见于传世文本(马继兴先生语);对于理解晋唐时期的本草理论,甚为重要。今将内容列于下,供相关同仁参考。
《亡名氏本草序例》残文
他皆以
二为一乃
此数万不失一
不愈
三辛一毒。五咸一毒。
药力乃行矣。夫合和法:以酸和甘,用酸复甘。
分少,君十臣三使一也。
分少,臣五君二使一也。
分少,君一臣二使五也。
腑不治脏,葶苈、滑石是也。
高不能下,杜子、辛夷等是。
高能下,菊花、蜀椒等是。
用,五菊等是。
大黄、蝭母、麻黄等是。
利女人不利丈夫,菌桂、筋根等是。
他依此推之。
走于血,血病不宜苦。辛入肺,走于
甘入脾,走于皮,皮病不宜甘。春宜
长夏宜甘,甘味缓,秋宜
肝病在头,病人惊,宜酸,以苦补,以酸泻。
在五脏,在心宜苦,以甘补,以苦泻。
以辛补,以甘泻。脾欲湿。
以咸补。以辛泻,肺欲气逆。

图片

图片

卑牧按:文中小字部分可能为一无名氏医者的注解

“夫合和法:以酸和甘,用酸复甘。”
此指出中医复方制剂的核心在于合和。《史记·仓公传》记载仓公淳于意传给太仓马长冯信正方有《和齐汤法》一书;《和齐汤法》亦是强调,中医制剂重在。“和”之思想,渊源甚久,乃中国传统文化核心之一。“以酸和甘”,有甘酸化阴之意。
“君十臣三使一”“臣五君二使一”“君一臣二使五”。
结合所连上面残文分少,此十、三、一等数字,或指君臣佐使的相对比例。
“腑不治脏,葶苈、滑石是也”
葶苈、滑石为治腑而不治脏之药否?滑石“通九窍、六府(《别录》)”,清利小便;葶苈“”下膀胱水(《别录》)”、“利小肠(《日华子》)”;二药确是治腑而不治脏
“高不能下,杜子、辛夷等是。高能下,菊花、蜀椒等是”。
“高”似乎指头面部;“下”似指腰腹部。杜子、辛夷等药,可以用于头面部的病症,却不能用于腰腹部的病症;而菊花、蜀椒,即可作用于头面部,亦可作用于腰腹部。检阅相关本草,确实如此。如辛夷“主治五脏身体寒风,风头脑痛,面皯(《本经》)”、“温中,解肌,利九窍,通鼻塞,涕出,治面肿引齿痛,眩冒,身洋洋如在车船之上者。生须发,去白虫(《别录》)”;其作用部分多集中于头面部。反观菊花主治风头眩肿痛,目欲脱,泪出,皮肤死肌,恶风湿痹(《本经》)之余,亦可“主治腰痛去来陶陶,除胸中烦热,安肠胃,利五脉,调四肢(《别录》)”;其作用部位有“头、目”,亦有腰、肠胃
“利女人不利丈夫,菌桂、筋根等是”。
“筋根”者,旋花。《本经》记载:旋花一名筋根花,一名金沸,味甘温,生平泽。益气,去面䵟黑色,媚好。其根,味辛,治腹中寒热邪气,利小便,久服不饥轻身。”箘桂“味辛温,生山谷。治百疾,养精神,和颜色,为诸药先娉通使。久服轻身不老,面生光华,媚好常如童子(《本经》)”。二药,皆有媚好之功,似适合女子。
走于血,血病不宜苦。辛入肺,走于甘入脾,走于皮,皮病不宜甘。
结合文句体例及《素问·宣明五气论》“五味所入,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是谓五入”,似可补充:
咸入肾,走于骨,骨病不宜咸;
苦入心,走于血,血病不宜苦;
辛入肺,走于气,气病不宜辛;”
酸入肝,走于筋,筋病不宜酸
甘入脾,走于皮,皮病不宜甘。
《素问·宣明五气论》同时记载:五味所禁,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苦走骨,骨病无多食苦;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是谓五禁,无令多食。
其中“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甘走肉(皮),肉(皮)病无多食甘”“筋病无多食酸” 三条,敦煌残文与《素问·宣明五气论》“五味所禁”可以对应;然“苦味”“咸味”,二者却有显著不同。二则文献对比如下:
《素问·宣明五气论》与敦煌残文“五味所禁”比对表
《素问·宣明五气论》
敦煌残文

辛入肺…辛气,气病无多食辛
辛入肺,走于气,气病不宜辛
咸入肾…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
咸入肾,走于骨,骨病不宜咸;
苦入心…苦走骨,骨病无多食
苦入心,走于血,血病不宜苦
甘入脾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
甘入脾,走于皮,皮病不宜甘
酸入肝…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
酸入肝,走于筋,筋病不宜酸
《素问·宣明五气论》是“血病无多食咸”;而敦煌残文是“血病不宜苦”,差异较大;个中缘由,不得而知。
春宜长夏宜甘,甘味缓,秋宜
结合文句体例,似可补充:
春宜酸;酸味敛夏宜苦,苦味固;长夏宜甘,甘味缓;秋宜辛,辛味散冬宜咸,咸味
此于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咸,调以滑甘(《周礼·天官》),颇为相合。
“〼肝病在头,病人惊,宜酸,以苦补,以酸泻。
〼在五脏,在心宜苦,以甘补,以苦泻。
〼以辛补,以甘泻。”
结合文句体例,似可补充:
                       肝病以苦补,以酸泻。
肾病,以酸补,以咸泻心病,以甘补,以苦泻。
肺病,以咸补,以辛泻脾病以辛补,以甘泻。
《辅行诀》言:
陶云:肝德在散,故经云:以辛补之,酸泻之。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陶云:心德在耎。故经云:以咸补之,苦泻之;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陶云:脾德在缓。故经云:以甘补之,辛泻之。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陶云:肺德在收。故经云:以酸补之,咸泻之。肺苦气上逆,急食辛以散之。……陶云:肾德在坚。故经云:以苦补之,甘泻之。肾苦燥,急食咸以润之。
此敦煌残文与《辅行诀》,泻法所用同;而补法所用异。
                 脾欲湿。
以咸补,以辛泻。肺欲气逆。
《素问·藏气法时论》云:“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
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酸补之,辛泻之。……心欲耎,急食咸以耎之,用咸补之,甘泻之。……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此敦煌残文为“脾欲湿”“肺欲气逆”与《素问·藏气法时论》“脾苦湿”“肺苦气上逆”,似乎相反。
总之,此《亡名氏本草序例》记述的五味理论,与传世文献所载的五味理论,有同有异。展现出五味理论的复杂与不统一。此似乎提示:五味理论,并非固定的;不同医家(或学派)基于各自的理解,对五味理论也有不同的认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