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顿好自己

 杉乡文书阁 2022-08-08 发表于贵州

作者:洞见onetong

顺时守心,难时宽心,闲时养心。

历史学家许倬云接受《十三邀》的采访,主持人问:人的归宿是什么?

许倬云回答道:“我伤残之人,要能自己不败不馁,唯有向内走,安顿自己。”

人生是自我的修行,只有把心安顿好,才能从容行走于世间坎坎坷坷。

01

安于朴素

《菜根谭》有言:“做人,要存一点素心。”

浮华世界,诱惑丛生,汲汲于名利,戚戚于富贵,易迷易失。

身体安于朴素,内心才会富足。

艺术家吴冠中,画作风格华丽,色彩鲜明,与他的生活成了极大的反差。

他常年居住在一间很简陋的房子里,上门维修的水电工人都惊讶道:“现在已经很少能看到水泥地的房间了。”

工作的画室又暗又小,只放得下一张桌子,颜料随意地堆在墙角。

一位房产大亨曾表示愿意为他建一幢独立小院,他毫不犹豫拒绝了。

他对艺术的创作有着无限的追求,却对物质的生活没有任何贪念。

在楼下的理发小摊理发,每日陪妻子在小区散步,对他来说就是极大的幸福。

不滞于外物,专注于艺术,所以他的作品不沾染半分俗气,更能触动人心。

周国平曾说:“如果一个人太看重物质的享受,就必然要付出精神上的代价。”

层次越高的人,越能看淡名利,不为虚荣吹捧所囚。

1921年,爱因斯坦受邀到荷兰莱顿大学执教。

学校要给他高规格的待遇,他婉言谢绝。

“给我牛奶,饼干,水果,一把小提琴,一张床,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就好。”

后来他移居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要以当时最高年薪16000美元聘请他,他却说:

“这么多?能否给少点?3000美元就够了。”

因为在他看来,每件多余的东西都是人生的羁绊。

人真正需要的东西并不多,纵有家财万贯,日食不过三餐;纵有广厦万间,夜卧不过七尺。

02

安于平静

曾国藩曾说:“失意事来,治之以忍;荣辱事来,置之以让;怨恨事来,安之以退。”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苦难的风会吹过,也会停止。

在暴风雨过后,整理好自己的心,才能体面地面对世界的不公和折磨。

特殊时期,杨绛曾被安上“右派”的罪名。

那时候的她,每天睡在四根木桩架成的竹榻上,吃的是玉米渣、煮白薯和窝窝头。

除此之外,每天还要进行艰苦的劳作,先是被安排打扫厕所,后又下放去挖井,污泥地里,痰涕屎尿什么都有。

面对人生的种种遭遇,她只是淡淡地说:“可作书读,可当戏看。”

顺境也好,逆境也罢,都是生命的一部分,与其耿耿于怀,不如全盘接受。

一个人最好的精神境界是,逢艰难而不慌乱,处困境而心豁达。

作家汪曾祺生于战争年代,少时因为战乱经常要躲避炮弹的袭击。

后来两次下放到农场劳动,甚至住过牛棚。

他的一生坎坷不断,漂泊不定。但面对苦难,汪曾祺说:“我们有过各种创伤,但我们今天应该快活。”

正是这种释然的心态,让他有一颗平常心去发现市井生活的乐趣,留下了很多佳作。

有句话说得很好:“与其违心赔笑,不如一个人安静;与其在意别人的背弃和不善,不如经营自己的尊严和美好。”

若生活没有垂青于你,你更应该善待自己。

把每一次跌落,当作生活给我们改变的机会,把每一次低潮,当作命运给我们休整的假期。

默默忍受,努力扎根,熬过低谷,万丈深渊,也将变成前程万里。

03

安于简单

看过一个故事。

爱迪生曾让助手测量梨形灯泡的容积。

助手拿起标尺开始细心测量,然后又运用一大堆数学公式进行计算,三个小时过去了,他还是没有得出结果。

爱迪生进来,拿起灯泡,往里面倒满水,递给助手说:“你把水倒入量杯,就会得出答案。”

生活也是如此,哪有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当你以简单的心态处世,一切自会变得简单起来。

演员张颂文刚入圈时,一个朋友曾担心地跟他说:“演艺圈太复杂,戏霸、耍大牌,走关系……你不善交际,容易被潜规则淘汰。”

张颂文说:“可我就是复杂不起来啊。”

后来,他有机会参与《大漠朝阳》的拍摄,朋友忧心忡忡:“王庆祥架子大,不好合作。”

张颂文回答:“我只管演好自己的戏就行。”

第一次见面,为了更好地推进合作,张颂文战战兢兢地上前征求王庆祥的意见:“我想和您谈谈对剧本人物关系的理解,可以吗?”

没想到王庆祥笑了笑说:“好啊,你说说看。”

接下来,两人进行了一番激烈的讨论。

事后,张颂文觉得自己太过鲁莽。

然而第二天早上,王庆祥一见他就说:“颂文,我喜欢这种合作方式,希望你保持这种创作状态。”

《大漠朝阳》杀青后,王庆祥竟然主动拉着张颂文说:“戏拍完了,我们以后也联系,你愿意吗?”

很赞同作家马德的一句话:

“这个世界,看似复杂,各色人等,泥沙俱下。本质上,还是你一个人的世界。

你若澄澈,世界就干净。你若简单,世界就不复杂。”

真正的成熟,不是走向复杂,而是抵达天真。

04

安于纯粹

画家丰子恺中年时,正逢乱世,心爱的书斋“缘缘堂”在战争中被付之一炬,四处逃难成了他生活的常态。

往日精致的画风已不再适用,因陋就简、取材随意的“简笔画”无意中成了他最常用的形式。

在丰子恺眼中,万事万物皆可入画:

哭喊着要摘月亮的儿子,兴致勃勃给凳子穿鞋的女儿,春日出行的游人,茶楼闲聚的食客……

有意思的是,丰子恺漫画中的很多人物都没有眼睛,有的甚至连五官都省略掉。

这样的画法自然会招来很多批评和非议,看惯了工笔画的同行更对此嗤之以鼻:

“上面的人连个五官都没有!这也能叫画?”

面对这些质疑,丰子恺不以为然。

有人劝他放弃这些简单的小画,选择更宏大的题材,更有人重金求他作画,但他却一一婉言拒绝了。

他无意邀名博利,只愿描绘烟火人间。

胡适的父亲曾经编写过一部家训,开篇第一句就是:为人之道,在率其性。

指引你做出一切选择的应该是你的那颗,欢喜的心。

作家席慕蓉也曾说过:“人的一生应当为自己而活,应当不要在意他人怎么看我,或他人怎么想我。”

你无须小心翼翼地迎合别人的想法,也别勉勉强强地追随着别人的脚印走。

安于纯粹,顺着自己的心意去活,自在随性,便是最好的生活。

周国平曾说:“人生的使命就是把生命照看好,把灵魂安顿好。”

我们不知道未来境遇如何,但却可以把当下的日子过得活色生香。

顺时守心,难时宽心,闲时养心,恬淡美好的生活,你我皆可获得。

点个赞吧,与朋友们共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