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蒲华,一世清贫的晚清书画大师

 知识分享zhsh 2022-08-08 发表于陕西

在海派画家中,嘉兴人蒲华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诗人、书法家、画家,其艺术堪称“诗书画三绝”。与虚谷、吴昌硕、任伯年合称“海派四杰”。综观蒲华一生,虽然经历坎坷,怀才不遇,但他最终成就卓著,享誉画坛,为我国传统绘画的开拓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人格精神和书画作品,是留给后人的宝贵文化财富。

身世:祖上属堕民,父辈卖“饺子”

蒲华原名成,字作英,号胥山野史、种竹道人。1832年生于嘉兴城内学子弄(今育子弄)。他的祖上属于堕民(在明代称丐户,相传是元灭南宋后,将俘虏和罪人集中于绍兴等地,数百年来被视作贱民、卑贱族,不准与平民通婚,也不许应科举)。蒲华家族中的父辈们那时在嘉兴城隍庙前设铺,其父善观气色,会看相测字,兼顾经营冥品,以卖祭供给城隍的“包福饺”为生,因此他自幼家境贫寒。

学历:秀才终身,绝意仕途

蒲华天资聪颖,深得外祖父姚磐石喜爱,出资供其到私塾读书。对于绘画,年少的蒲华表现出特别的兴趣,时常对着课堂里供奉的孔子画像临摹。有一次,先生在课本的背面发现画有孔老夫子的肖像,就向蒲华提及此画的来龙去脉,当获悉是蒲华画就时,大为惊喜。此画像,虽只有巴掌大小的篇幅,但是神形兼备,很有点儿味道。

先生在课堂里拿出蒲华画的孔夫子肖像,大为赞赏了一番,这给少年的蒲华带来了极大的鼓励。之后,他对学画更来劲了,时不时的向父亲索要画图的纸张。1853年,二十一岁的蒲华考中秀才,全家上下喜笑颜开,为之庆贺。可是这时的蒲华却无意于功名,而是一头钻进书斋,除了阅读各种画论之外,还是时不时的挥笔习画。只要能借到的临摹的画,他都视如经典,细细揣摩临习。

情爱:妻子死后,浪迹江湖

蒲华22岁结婚,妻子缪晓花出身书香门第,也擅长书画,两个人感情极好,可谓是夫唱妇随。缪晓花写诗:“本来我是画家儿,煅粉调脂擅一时。”蒲华答:“画欲超群亦甚难,生绡香艳醉中观。青衫红雨春入梦,深感年年旅食寒。”诗歌唱答,琴瑟和谐,伉俪情笃,贫困相守。

当时嘉兴城外的胥山风景幽雅,每逢端午、重阳时节,便会有舞文弄墨的朋友,到胥山雅叙。年轻的蒲华兴致所至,也会夹上几张精心临摹的画作,请高手点评,以求画事长进。同样能书会画的妻子缪晓花,时不时的给奋进中的蒲华鼓劲打气,希望他在画事上有长进,并出人头地。

1863年春末夏初,胥山雅集,人来如潮,各色人等次第而来,只为评出嘉兴画界当年的名次。蒲华也来了。当年的比赛规则是参赛者在一个时辰内画一幅花卉扇面,画好后上面以蓝印花布盖之,到时一起揭开亮相,由考官点评,以神形兼俱者胜。

少顷,各家画作一一端将上来,当考官将其中一位画家的蓝花印布提起时,扇面上鲜艳的花卉栩栩如生,引得一只彩蝶驻足,底下一片惊呼:此画妙哉,竟骗过了蝴蝶的眼睛,头筹非此画莫属。面对众人惊讶的呼声,蒲华气定神闲,用一双明亮的眼睛平静地看着芸芸众生。不一会儿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考官几次欲揭开蓝花印布,可就是不知从何下手。倒是边上看热闹的人道出了玄机所在;“考官大人上当了,这是用笔画出来的蓝花印布啊!你怎么揭得开呢?”

胥山斗画人称奇。蒲华从此在嘉兴城里名声鹊起,他以蓝花印布蒙骗考官的故事,成了嘉兴城乡民众广为传诵的故事。对于给自己带来了好运的胥山,蒲华心存感激之心,之后,为纪念这一雅事,之后,他自号“胥山野史”,还刻了一方印章,每每有得意和画作问世,都会钤下此印。

1863年秋,蒲华32岁时,妻子不幸病亡。蒲华悲恸不已,在悼念的诗中有“十年结知己,贫贱良可哀”、“良缘何其短”的句子,说出了内心深切的悲痛。第二年,他就离家出走,从此寄情书画,浪迹江湖,四海为家。

谋生:结交知己,名噪日本

1864年冬,蒲华先到宁波,后来又去台州,一度还在太平、海门等县做幕僚。因为不善于官场应酬,更不耐烦经常写官样文案,几次都做不下去,最后只好寄居寺庙,卖画为生。

蒲华不拘小节,经常不修边幅,还常常醉酒,搞得油腥染身,所以被人称作“蒲邋遢”。 见蒲华一到,甚至会故意藏起纸张,因蒲华不讲究纸的好坏,逢纸即画,有时还画在糊窗纸上,时人戏称他为“蒲邋遢”。然而当时的有识之士,特别是书画界的同辈,已真正认识到他的非凡笔墨功力,说他下笔有奇气。

1871年,蒲华在苏州结识吴昌硕,两个人很投缘,引为知音,交往达四十年之久。蒲华比吴昌硕大十二岁,他的艺术个性和艺术见解,对吴昌硕影响颇大。吴昌硕也尤为看重蒲华的艺术。据吴昌硕的长孙吴长邺先生回忆,其祖父经常向他们提到蒲作英,他说:“祖父生前曾对我们讲:蒲作英墨迹千万要看重,我们家里一定要珍藏好蒲作英的书画。”

蒲华生活虽然拮据,却很大方。只要有人向他求书画,他从不去算酬金多少,都是一口答应。而且喜欢当众画画,用粗笔蘸大墨,宏幅巨制,一下子就可以画好。这从他去日本后大受欢迎可以反映出来。1881年,春暖花开之际,蒲华东渡日本,名噪日本画坛。

1894的冬天,蒲华终于结束了浪迹江湖的生涯,定居上海。

身后:成就卓著,享誉画坛

蒲华虽清贫,却视金钱如粪土。每逢日本人用重金向他求画,拿到钱后,他就去和朋友喝酒,或者去为妓女赎身,反正把钱花光为止。又因为住在妓院旁边,他又把寓所叫做“不染庐”。有许多妓女跟他学习画画。朋友把他从妓院里拉出来,他还一步三回头地叮嘱这些女弟子:“临帖、摹画,不要忘记啊。”

蒲华晚年,笔老墨精,超迈绝伦。尤喜画大幅巨幛,莽莽苍苍,蔚为大观。蒲吴两家粗豪奔放的画风,使纤巧因袭之作大为逊色,俨然一新画派崛起于沪上画坛。声名远扬,乡间旧友聊翩前来探望。蒲华盛情款待,视同至亲。而于阿堵之物,素所轻视。清末多灾荒,他同高邕之等发起组织“豫园书画善会”,义卖书画以助赈。

1911年的夏天,蒲华因为喝酒,醉卧家中,不料假牙脱落,跌入咽喉,梗塞而死,享年80岁。他是一个吃光用光的潇洒人,全靠好朋友吴昌硕、何熙伯、徐星洲等为他料理丧事,把灵柩运回嘉兴,安葬在西丽桥堍。吴昌硕写的《 蒲君墓志铭》,至今还嵌在南湖烟雨楼的鉴亭墙壁上。

综观蒲华一生,虽然经历坎坷,怀才不遇,但他最终成就卓著,享誉画坛,为我国传统绘画的开拓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他的人格精神和书画作品,是留给后人的宝贵文化财富。

更多蒲华书画作品欣赏


书法

绘画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