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隋史遗文第一回 图夺嫡晋王树功 塞乱源李渊惹恨

 liuhuirong 2022-08-08 发表于湖北

诗曰:

繁华消歇似轻云,不朽还须建大勋。壮略欲扶天日坠,雄心岂入弩骀群。

时危俊杰姑埋迹,运启英雄早致君。

怪是史书收不尽,故将彩笔谱奇文。从来极富极贵极畅适田地,说来也使人心快,听来也使人耳快,看来也使人眼快。只是一场冷落败坏根基,都藏在里边,不做千古骂名,定是一番笑话。馆娃宫、铜雀台,惹了多少词人墨客,嗟呀嘲诮,止有草泽英雄,他不在酒色上安身立命,受尽的都是落寞凄其,倒会把这干人弄出来的败局,或时收拾,或是更新,这名姓可常存天地。但他名姓虽是后来彰显,他骨格却也平时定了。譬如日月,他本体自是光明,撞在轻烟薄雾中,毕竟光芒射出,苦是人不识得。就到后来,称颂他的,形之纸笔,总只说得他建功立业的事情,说不到他微时光景。不知松柏生来,便有参天形势;虎豹小时,便有食牛气概。说来反觉新奇。我未提这人,且把他当日遭际的时节,略一铺排,这番勾引那人出来,成一本史书写不到人间并不曾知得的一种奇谈。可是:

器当盘错方知利,刃解宽髀始觉神。

由来人定天能胜,为借奇才一起屯。

从古相沿,剥中有复。虞夏商周,秦汉两晋。晋自五马渡江,天下分而为二,这叫做南北朝。南朝刘裕篡晋称宋,萧道成篡宋称齐,萧衍篡齐称梁,陈霸先篡梁称陈。北朝晋亡时,止存得一个拓跋魏。魏之后乱离,又分东西。东西二魏,一边为高欢之子高洋篡夺,改了齐;一边被宇文泰篡夺,改了周。周又灭齐,江北方成一统。这时周又生出一个杨坚。乃父杨忠,以战功封隋公。生他时,生得目如曙星,手有奇文,俨成王字。杨忠夫妻,知他异人。后来有一老尼,对他母道:“此儿贵不可言,但须离父母方得长大。贫尼愿为抚视。”其母便托老尼抚育。奈这老尼止是单身住庵,出外必托邻人看视。这日老尼他出,一个邻媪进庵,正将杨坚抱弄,忽见他头出双角,满身隐起鳞甲,宛如龙形。邻媪吃了一惊,叫声“怪物”,向地下一丢。恰好老尼归来,连忙抱起,惋惜道:“惊了我儿,迟他几年皇帝,总是天将混一天下,毕竟产一真人。”自此数年,杨坚长成,老尼将来送还杨家。后来杨忠病亡,杨坚遂袭了他职为隋公。其时周主见他相貌瑰奇,好生忌他,累次着人相他。相者知他后有大福,都为他周旋。他也知道周主疑他,将一女夤缘做了太子妃以固宠。直至周主晏驾,幼主庸懦,他羽翼已成,竟篡夺了周国,改号大隋。莽因后父移刘祚,操纳娇儿覆汉家。自古奸雄同一辙,莫将邦国易如花。

隋主初即位,打起一番精神,早朝晏罢;又得一独孤皇后悍妒非常,成全了他不近女色;更是在朝将相,文有李德林、高颎苏威,武有杨素、李渊、贺若弼、韩擒虎,君明臣良,渐有拓土开疆、混一江表意思。若使江南人主,也能励精图治,任用贤才,未知鹿死谁手。无奈创业之君多勤,守成之君多逸;创业之君亲正直、远奸谀,守成之君恶老成、喜年少。更是中材之君,还受人夹持;小有才之君,便不由人驾驭。这陈主叔宝,也是一个聪明颖异之人,奈是生在南朝,沿袭文弱艳丽的气习,故此好作诗赋。又撞着两个东宫官:一个是孔范,一个是江总,又乃薄有才华,没些骨鲠的人。自古道:“诗为酒友,酒是色媒。”东宫无事,诗赋之余,不过酒怀中快活,被窝里欢娱,台池的点缀。打点一对风流君王,浪子宰相。及到即位,不说换出他一付肝肠,倒越畅快了他许多志气。升江总为仆射,用孔范作都官尚书。君臣都不理政务,只是陪宴和诗,过了日子。陈主又在龚贵嫔位下,寻出一个美人姓张名丽华,发长七尺,光可鉴人。更是性格敏慧,举止闲雅,浅笑微颦,丰华入目,承颜顺意,婉娈快心。还有一种妙处:肯荐引后宫嫔御。一时龚、孔二贵嫔,王、李二美人,张、薛二淑媛,袁昭仪、何婕妤、江修容并得贯鱼承宠,陈主还有闲暇理论朝廷机事?就有时披览百司章奏,毕竟自倚着隐囊,把张丽华放在膝上,两人商议断决。妇人有甚远见?这里不免内侍乘机关节,纳贿擅权。又且孔范与孔贵嫔结为兄妹,固宠专政,当时只晓有张、孔、不知有陈主了。

檀口歌声香,金樽酒痕绿。一派绮罗筵,障却光明烛。

况是有了一干娇艳,须得珠宝玉佩,方称着螓首蛾眉;翠襦锦衾,方称着柳腰桃脸;山珍海错、金杯玉爵,方称他妙舞清讴;瑶室琼台、绣屏象榻,方称得花营柳阵,不免取用民间。这番便惹出一班残刻小人:施文庆、沈客卿、阳惠朗、徐哲暨慧景,替他采山探海,剥众害民。在光昭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座大阁,都高数十丈,开广数十间,栏槛窗牖,都是沉香做就。还镶嵌上金玉珠翠,外布珠帘,里边列的是宝床玉几,宝帐翠帷。且是一时风流士女绝会妆点,在太湖、灵壁、两广,购取奇石,叠作蓬莱,山边引水为池,文石为岸,白石为桥,杂植奇花异卉,正是:

直须阆苑还堪比,便是阿房也不如。陈主自住临春阁。张丽华住结绮阁。龚、孔二贵嫔住望仙阁。三阁都是复道回廓,委宛相通,无日不游宴。外边孔范、江总,还有文士常侍王"等,里边女学士袁大舍等,都得陪从。酒酣命诸妃嫔及女学士、江、孔诸人赋诗赠答。陈主与张丽华品第,各有赏赐。把极艳丽的谱在乐中,每宴选宫女数千人,分番歌咏。只是这些供应,都从那里来的?做了一个人主,不能治民,反又害民。

酿尽一国愁,供得一时乐。杯浮赤子膏,筵列苍生膜。

宫庭日欢娱,闾里日萧索。

犹嫌白日短,醉舞银蟾落。

消息传入隋朝,隋主便起伐陈之意。高颎、杨素、贺若弼都上平陈之策。正在议论之间,忽然隋主次子晋王杨广,请领兵伐陈,道:“叔宝无道,涂炭生民,天兵南征,势同压卵。若或迁延,叔宝殒灭,嗣以令主,恐难为功。臣请及时率兵讨罪,执取暴君,混一天下。”看官们,你道征伐是一刀一枪事业,胜负未分。晋王他是亲王,高爵重禄,有甚不安逸,却要做此事?原来晋王乃隋主次子,与太子勇俱是独孤皇后所生,他却不甘为下,起有夺嫡之念。知得独孤最妒,朝臣中有蓄妾生子的,都劝隋主废斥。太子因宠爱姬妾云昭训,失了皇后欢心,他就乘机阳为孝谨,阴布腹心,说他过失,称己贤孝。到此又要谋统伐陈兵马,贪图可以立功,且又总握兵权,还得结交外臣以为羽翼。却喜隋主素是个猜疑的人,正不肯把大兵尽托臣下,就命晋王为行军兵马大元帅,杨素为行军兵马副元帅,高颎为晋王元帅府长史,李渊为元帅府司马。这高颎是渤海人,生来足智多谋,长于兵事。李渊成纪人,胸有三乳,曾在龙门破贼,发七十二箭,杀七十二人。更有两个总管韩擒虎、贺若弼———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君———为先锋,自六合县出兵,杨素由永安出兵,自上流而下,一行总管九十员,胜兵六十万,俱听晋王节制。各路进发,东连沧海,西接川蜀,旌旗舟楫,连接千里。陈国屯守将士,雪片告急。施文庆与沈客卿,遏住不奏。及至仆射袁宪陈奏:要于京口、采石两处添兵把守,江总又行阻挠。这陈主也不能决断,道:“王气在此,齐兵三来,周师再来,无不摧败。彼何为者耶?”孔范连忙献诌说:“长江天堑,天限南北,虏马怎能飞渡,总是边将要作功劳,妄言:'臣每患官卑,虏兵若来,臣定作太尉公矣。’”施文庆道:“天寒,虏马冻死,如何能来!”孔范又道:“可惜冻死了我家马。”陈主大笑,叫袁宪众臣,无可用力。这便是陈国御敌的议论了。饮酒奏乐,依然如故。北来烽火照长江,血战将军气未降。

赢得深宫明月夜,银筝檀板度新腔。

直到日暮方觉。不期这日贺若弼领兵,已自广陵悄悄渡江。韩擒虎又带精兵五百,自横江直犯采石。守将徐子建一面奏报,一面要率兵迎敌。元旦各兵都醉,没个拈得枪棒的。子建只得弃了兵士,单舸赶至石头。又值陈主已醉,自早候至晚,才得引见。面道:“明日会议出兵。”次日鬼混了一日,到初四日分遣萧摩诃、鲁广达等,出兵拒战。内中萧摩诃要乘贺若弼初至钟山,击其未备。任忠要精兵一万,金翅三百艘,截其后路。都是奇策,都不肯听。到了初八日,督各将鏖战,其时止得一个鲁广达竭力死斗,也杀贺若弼部下三百余人。孔范兵一交就走;萧摩诃被擒。任忠逃回,陈主也不责他,与他金两柜,叫他募人出战。谁知他到石子岗,撞了擒虎,便率兵投降,反引他进城。这时城中士庶乱窜,莫不逃生。陈主还呆呆在殿上等诸将报捷。及至听得北兵进城,跳下御座便走。袁宪一把扯住,道:“陛下尊重,衣冠御殿,料他不敢加害。”陈主道:“兵马杀来,不是耍处。”挣脱飞走,赶入后宫,寻了张贵妃、孔贵嫔,道:“北兵已来,我们须向一处躲,不可相失。”左手绾了贵妃,右手绾了贵嫔,走将出来。行到景阳井边,听得军声鼎沸,道:“罢罢!去不得了,同一处死罢!”一齐跳入井。喜是冬尽春初,井中水涸,不大沾湿。后主道:“纵使躲得过,也怎生出得去?”

凯歌换却后庭花,箫鼓翻成羯鼓挝。

王气六朝今日歇,却怜竟作井中蛙。三人躲了许久,只听得人声喧闹,却是隋兵搜劫珠宝宫女。止见正宫沈后端处宫中,太子深闭阁而坐,单不见陈主。众军四下搜寻。有宫人道:“曾见跑到井边,莫不投水死了?”众兵闻得,都来井中探望。井中深黑,微见有人。忙下挠钩去搭。陈主躲过,钩搭不着。众军无计,遂将大石投井中,试看深浅,好下井找寻。陈主见飞下石子,大喊起来道:“不要打我!快把绳子抛下,扯了我起来。”众兵急取长绳,抛勾数十丈。又等了半日,听得陈主道:“你等用力扯我,有金宝赏你,切不可扯不牢跌坏我。”初时两人扯,扯不动。又加两人,也扯不动。这些人道:“毕竟他是个皇帝,所以骨头重。”一个道:“毕竟是个蠢物。”及至发声喊,扯得起来,却是三个人束做一堆,故这等沉重。众人一齐笑将起来,簇拥了去见韩擒虎。陈主到也官样,相见一揖。晚来贺若弼自北掖门入城,呼后主相见。后主见他威风凛凛,不觉汗流股战。贺若弼看了,笑道:“不必恐惧,不失作一归命侯。”着他领了宫眷,暂住德教殿,外边分兵围守。

这时晋王率兵在后,先着高颎、李渊抚安百姓,禁止焚掠,驰入健康。两人正在省中出示,晓谕黎庶,禁约士卒,拘拿陈国乱政众臣,只见晋王向来矫情镇物,不近酒色,此时他离远京师,且又闻得张丽华妖艳,着高颎之子记室高德弘,驰到建康,来取张丽华。高颎道:“晋王身为元帅,伐暴救民,岂可先以女色为事!”不肯发遣。高德弘道:“大人!晋王兵权在手,取一女子,抗不肯与,恐至触怒。”李渊便道:“高大人!张、孔狐媚迷君,窃权乱政,陈国覆灭,本于二人。岂容留此祸水,再秽隋氏。不如杀却,以绝晋王邪念。”高颎点头道:“正是。昔日太公蒙面斩妲已,今日岂可容留丽华。”便分付并孔贵嫔取来斩于清溪。高德弘苦苦争阻不听。

秋水丰神冰玉肤,等闲一笑国成芜。

却怜血染清溪草,不及夷光泛五湖。

张、孔二美人既斩,弄得个高德弘索兴而回。回至行营参谒,那晋王笑容可掬,道:“丽华到了么?”高德弘恐怕晋王见怪,把这事都推在李渊身上,道:“下官承命去取,父亲不敢怠慢,着备香车细辇,还选美貌嫔御十人,陪送军前。”晋王笑道:“非着记室往取,高长史也未必如此知趣。”高德弘道:“只是可耐李渊,他言祸水不可容留,连孔贵嫔都斩了。”晋王听了失惊道:“你父亲怎不作主?”德弘道:“臣与父亲再三阻挡,必不肯听,还责下官父子做美人局愚弄大王。”晋王大怒道:“可恶这厮!他是酒色之徒,一定看上这两个美人,怪我去取他,故此捻酸杀害。”却又叹息道:“这也是我一时性急,再停两日,到了建康,只说取陈叔宝一干家属起解,那时留下,谁人阻挡;就李渊来劝谏,只是不从也没奈我何,这便是我失筹,害了两个丽人。”临后恨恨的道:“我虽不杀丽华,丽华由我而死。毕竟杀此贼子,与二姬报仇。”当下一场懊恼散了,早已种下祸根。

头悬小白惩亡陈,谁解匡君是忤君。

羡是鸱夷东海畔,智全越国又全身。

晋王因此一恼,到勉强做个好人。一到建康,拿过施文庆,道他受委不忠,曲为谄佞;沈客卿重敛逢君;阳慧朗、徐哲暨慧景侮法害民;都将来斩在石关下,以息三吴民怨。使元帅府记室裴矩,收图籍,封府库,一无所取,以博贤声。又道:“贺若弼先期决战,有违军令;李渊怠惰,不修职事,上疏纠劾,请拘拿问。”隋主知平陈若弼首功,俱免罪。还先召回若弼,赐绢万段。其时各处未定州郡,分遣各总管督兵征服,川、蜀、荆、楚,三吴、百粤,凡得州三十、郡一百、县四百。三月晋王留王韶镇守建康,自督大军与陈主,与他宗室嫔御文武百司,发建康。

四月至长安。获俘太庙,拜晋王为太尉,赐辂车衮冕之服玄圭白璧。杨素封越公,封他子玄感为开府仪同三司。贺若弼、韩擒虎并进上柱国。若弼封宋公。擒虎因放纵士卒,淫污陈宫,不与爵邑。高颎加上柱国,进爵齐公。李渊升卫尉少卿,因是晋王恼他,不与叙功,反劾他,故此他封赏极薄。李渊也不介意。喜是晋王复奉旨出镇扬州,不得频加谗谮。但是晋王威权日盛,名望日增,奇谋秘计之士,多入幕府,他图谋非望之心越急了。

四皓招来羽翼成,雄心岂有老公卿。直教豆向釜中泣,宁论燃箕一体生。

总评:

杀一丽华,能禁世无丽华乎?也只是迂谋。但忠臣计国,不可不如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